闻一:普京最后的“一揽子”修正案,与没普京的“普京国家”
2020年03月12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3915

自1月15日普京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提出要修改现有宪法,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各修宪工作组也提交了宪法修正案,普京总统将此作为最后的“一揽子”修正案,提交杜马审议。杜马已对修正案进行了二读,就剩下最后一读——三读了。按照俄罗斯杜马的审议程序,三读过后,修正案就被通过,而后在经宪法法院的通过后,就付诸实施了。 

普京这个最后的“一揽子”修正案是包罗万象的,涉及到俄罗斯现有宪法的方方面面:俄罗斯未来国家的性质、基础、道德准则、领土、信仰、民族、国家领导人的权力及其行使、在国际舞台上位置和话语权等等。如果这个修正案通过,俄罗斯将拥有一个其国家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宪法。

2020年1月15日,俄总统普京向议会上下两院发表国情咨文。 新华社 图

普京在任期到后的去留问题眼下是个“显学”,所以,修正案中有关俄罗斯未来总统的职权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其中有两段修正案涉及到了这些问题。一是,总统的任期问题。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沿袭苏联总统的宪法规定,任期为两届。普京接手当总统后,任期也是两届。但在2008年普京总统连续两届期满,由梅德韦杰夫接任。梅德韦杰夫执政后采取的最早的最重要的措施就是修改宪法,而修正案只有一条,就是将总统的任期由4年改为6年,并且声明此项修正将从下一任总统开始执行,也就是说,梅德韦杰夫本人还是4年一任期。十分明显的是,这个宪法修正是专为普京4年后继续担任总统作准备的。2012年,普京再度担任总统,俄罗斯宪法随之作了一次修正:将宪法限制总统的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取消,用了一个微妙的措辞——“подряд”,意即“接连的,不断的”。也就是说,根据这一修正,普京可以一直把总统当下去。这是俄罗斯联邦以总统届期为题,对国家根本大法作出的第二次修正。普京这次的修正案中,对总统届期又作出了修正,不再单独使用“подряд”,而是使用了一个完整的词组:“не более двух сроков подряд”,意即“不得超过连续两届的任期”。这是俄罗斯为总统届期作出的第三次修正。但是,杜马在二读中,没有接受这一修正,而是重新确认了“总统任期不受限制”的修正。尽管普京总统在提出“限制”修正案后也反复表示,总统的任期要限制为两届。但对杜马表决的结果,普京最后还是认可了:只要宪法法院批准,将此规定列入宪法,他不反对。也许,这一修宪案的提出和杜马二读的结果表明,俄罗斯是在为自己的总统修宪,或者说是为了总统的任期而修宪。无论是总统任期两届的规定,还是将总统的任期限制为两届的规定,显然都不是为了限制普京的权力,而是要将大大扩大的权力“подряд”地赋予现在的普京总统,使他成为俄罗斯政坛上的“不倒常青树”。

二是,卸任总统后的地位问题。修正案提出,要将“俄罗斯前总统的不可侵犯权”作为法律列入宪法。修正案的条文是这样写的:“停止执行自己职责的总统拥有不可侵犯权。”这是一条保护(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名誉上的)卸任后总统的特殊条例,首开此例的是普京总统。他在接任总统后,于2001年以俄罗斯联邦法律形式,而不是以宪法,正式颁布了对卸任总统叶利钦的保护令。这个法令保证不对叶利钦任职期间的权力行使以及当时喧闹一时的国家杜马对这位总统的弹劾进行追究,并且保证叶利钦退休后仍然享有丰厚的经济待遇与政治地位。当年,媒体有不少报道,说是叶利钦多次换总理,换接班人,而最后落定具有强力手腕的普京,所谋求的也正是这一纸保护令。这次,普京的修正案上用了“неприкосновенность”这个词,不少文章都把它译成“豁免权”。这个词的基本意思是“不可侵犯权”,外交辞令上也用作“豁免权”。根据俄罗斯的现实情况和修正提交文本的说明,将此词译成“豁免权”是不够精确的。修正案的说明是:国家新领导人总是对前任的活动评头论足,甚至常常修正前执政者的决策和措施。为了保证这种情况不出现,必须立法不允许此类情况发生,以保护前任的权威性。这一修正案中的“前总统”用的是复数,指的是所有当过总统的人,但实际上是为普京总统一人而修正的。这就是说,普京的执政是正确的,符合俄罗斯的实情和需求的。因此,在未来的某一天现总统普京成为前任时,不仅是对其豁免,而是要保证他的决策、方针、措施得以继续执行下去。

这些修正案的行文,提交和审议的程序是俄罗斯20年来此类修正的再现,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这一修正也确实说明,当今的俄罗斯迫切需要在未来的岁月里能有一个没有普京的“普京国家”,有一个在国家根本大法上明文规定的“普京国家”。

除了这种炫目的关注外,我觉得在这些修正案中,尚有一系列值得关注,但仍未受到相当关注的东西。这些未被充分关注的修正涉及到的正是更核心的东西:有关未来俄罗斯国家的性质、指导思想、信仰基础、利益底线、民族和社会等。在这里,我将它们归结为下述几点。

首先是,修正案再次强调俄罗斯联邦是逝去的苏联的继承国,但是,它作出了实质性的补充:“俄罗斯是在其领土基础上的法律继承人,也是苏联作为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成员方面的法律继承国(法律继承人)。”这些修正文字的意义是十分明确的:俄罗斯不是一切方面的苏联法律继承国、继承人。普京所强调的是苏联领土的继承和苏联在国际舞台上地位的继承。这样的法律条文明确的是:俄罗斯联邦虽是苏联的继承国,但它不是苏联。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权力结构、财富分配,这些支撑苏联大厦的统统都不在继承之列。对于这样一个既源自苏联又不是苏联的俄罗斯联邦的国家,20年间,普京总统本人已经无数次地阐述过、身体力行过,他的自“列宁格勒的谋士”直至“莫斯科精英集团”智囊们的各种献策也早已昭告于天下。只不过所有这一切都没有付诸法律形式,而这次修正就是要把这一切写在国家的根本大法上,让观望者和等待者看个明白。

但是,由于现在俄罗斯的最高执政者都是在苏联时期成长起来的,无论他们自己如何不承认苏联的主义和制度,他们所接受的苏联思维和行为方式必然深刻影到他们现在的决策和治国。而这种深刻的影响恰恰就可以集中体现为苏联的“两大”:一大为领土大,正如苏联的国歌所唱的,“我们的祖国辽阔无边”;二大是在国家舞台上的霸权大,即地位大,强硬,曾以霸主之势傲然天下。而对于苏联解体后国际地位一落千丈的俄罗斯来讲,重新崛起就是要靠这“两大”。也许,正是由于这样的状况,便对俄罗斯新领导人的决策和权力行使产生了严重误解:普京总统会向“社会主义苏联”和“苏联的社会主义”回归。 

有件事也许可以充分对这一点作个注释。普京执政后不久(2000年12月),他向杜马提交了恢复苏联国歌(旋律)的提案。这件事在俄罗斯联邦的新掌权者中间引起了激烈争吵,卸任的叶利钦也公开、明确反对普京这样做。但普京坚持这样做了,2002年6月24日,他向记者这样解释:“我不认为俄罗斯总统选择的方针在否定以前所做的一切。相反,我们在以俄罗斯第一届总统叶利钦为首的前政治领导人所创立的基础上发展国家。很清楚,生活在发展,不会停留在原地。很清楚,我们是不同的人,我们在许多方面对不同的局势、今天的和明天的俄罗斯可能会有不同的评价。很清楚,如果是叶利钦当总统的话,我们不可能恢复像国歌旋律这样的国家象征。我知道,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是反对的,并且讲了出来。他对这一问题有自己的意见。而我——有自己的。我今天在领导着国家,我对她的今天的状态和她的未来负有政治责任。”当年许多人把普京的这一举动看作是向苏联的回归,错判为是苏联重建的希望。但他恢复苏联国歌的旋律,却让作者重写了俄罗斯国歌的歌词,一首与苏联国歌的社会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截然不同的歌词。所以,普京当年的以及其后20来年的种种决策都是对新俄罗斯强国地位的诉求,这诉求既包括领土上的,也包括俄罗斯所急需的霸权: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和行动权。普京这一番话的核心意思就是:“我当总统,我说了算!”不巧的是,这意思被误解了,被借用了。

其次一点是关于俄罗斯国家的利益底线问题。这一点与上面讲的对苏联的继承密切相关。领土的“寸地不让”和对侵犯领土者的“虽远必诛”,以及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历史地位的不容更改,其话语权和行动权的绝不能被忽视,这就是当前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底线。关于领土的继承,在修正案中,有明确的文字:“与异化领土有关的一切行动,即使是呼吁或者其他行动都在禁止之列。”作为国家根本大法的这条禁令所强调的是:俄罗斯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国家利益的底线不容侵犯。这样的禁令在世界各国的宪法和法律中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条。但这里使用了一个语义微妙的词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