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金云 谈创业商机:看清大势,避开死穴
2019年04月11日  |  来源:复旦新闻文化网  |  阅读量:2605


记者:你怎么看待如今的创业现状?

孙金云: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创业界、创投界、企业家都发现一个共同现象——缺钱。创业者找钱很难;投资人手里拿着钱,往外投资更难——他们不知道应该投给谁是安全的,双方都在急切地寻找对方,但达成投资交易的概率却越来越低。但我觉得,在这个点上真正适合创业的时机可能到来了。

过去的2018年,宏观经济发生了什么变化?

总结起来有四个层面:金融去杠杆、供给侧改革、中美贸易谈判以及房地产降温。我们不妨看看宏观经济对于中观和微观领域的影响。我一直在跟踪一个数据,2013年到2018年间,创业企业A、B、C、D四个轮次的融资数据,通过统计可以看到它们的成长过程。按照年份来看,2013年宣布A轮融资的企业有363家,这些企业中最后拿到D轮融资(上市、被收购都被视为完成D轮)的共有137家,D轮除以A轮,创业成功率比较高;2014年,资本开始活跃,这一年获得A轮融资的企业数量约为900家,坚持到D轮的企业数量为244家,两年间能从A轮拿到D轮的企业比率大大降低。到了2015年,比例降低到10%,近年来更是降低到6%左右。

虽然A/D轮比率逐年降低,但分析这些数据可以看到,从A轮到D轮的融资中,A轮受政策推动影响特别大,但是到了D轮,企业的数量却保持着稳定增长。所以,我认为,如果没有资本过热产生的副作用,A/D轮这个数据,可能会更加健康。

记者:人们都说,创业是“向死而生”的,但也有少部分企业不仅能活下来,还能茁壮成长。企业如何化被动为主动,逆势上游?

孙金云:我在这里提供三条思路。

第一条思路,找对行业。每一件事情都有周期规律,经济也是一样。经济有大周期律,但不是所有行业都完全按照这个周期律来同步发展。除了顺周期行业和逆周期行业,还有很多行业是抗周期行业,比如,食品、通讯、教育、医疗、科技发展等,都属于抗周期行业。我们可以在抗经济周期波动的行业中,选择更加具有投资潜力和增长前景的子行业。举个医疗的例子,我对这个行业的创投交易数量、并购数量、投资数量做了比对,2018年医疗行业这三项数据已经创出2015年来的新高,其中,融资规模、融资数量甚至超过2017年,反映出医疗行业的景气程度。在其中,大健康领域里的生物医疗、医疗信息化、医疗器械及硬件都是非常亮眼的子行业,有值得投资的前景和发展的可能。

第二条思路是找对市场。去年下半年我们看到一些创业企业在美国上市,并且受到追捧,他们出现了一个共同的特征——做了市场的转移,瞄准下沉市场。这些企业大家可能都很熟悉,包括拼多多、快手、趣头条等。下沉市场此前是被许多企业忽视的,现在看来,中国的三四五线城市蕴含着巨大市场潜力,创业者需要根据人群细分特征,进行策略调整。举个例子,小镇青年中就埋藏着不少商机,他们对于更多品质商品的需求,仍然有着巨大的挖掘空间。

第三条思路是技术驱动,应该更多去关注一些技术热点和技术前沿。技术创新有两大特点:不分国界,进入壁垒高。技术创新的进入壁垒一定高于商业模式创新。技术创新企业首先要找准自己的技术定位,谋求长期竞争优势,就可以做到十年磨一剑。比如,华为2007年就成立研发团队研发5G技术,这家企业投资了一大笔钱用于研究,直到今天才“亮剑”,人们看到的是华为在5G技术上的国际领先地位,但他们不知道这是十年磨一剑的结果,这就是技术创新,中国还缺少这样的企业。

记者:如何避免创业中的“死穴”,作为投资方有何建议?

王雷:以我的观察来看,创业者需要避免创业中的三大“死穴”。

第一个“死穴”,是需求与商业模式的问题。我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很可能无法瞄准靶心,这是大多数创新企业失败的原因。但是,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方法提高瞄准率。首先,我们在创业时,必须从用户行为和用户需求入手,而非从产品、技术、服务切入,即经济学上所说的为用户创造价值  (VPC,Value Proposition Canvas);其次,在瞄准靶心后,我们需要验证商业模式(BMC,Business Model Canvas),也就是说,你设计的产品或者服务要能卖出去;最后,当商业模式得到验证之后,再考虑商业化。放眼望去,现在的创业生态圈里,大部分企业在没有走通商业模式前,就开始规模化发展,为日后的衰败埋下了祸根。

第二个“死穴”是人。试问一个问题,在做创业项目或者商业计划时,你从哪里组织创业团队?我们做过调查,创始团队构成来源中,43%是同学或朋友,24%为前同事,还有12%是家人,绝大部分创始团队来源于这三个渠道。这个构成看起来非常亲密,却容易为创始团队埋下矛盾根源。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妨运用3R-V模式,分别指关系(Relationships)、职 责(Roles)、回报(Rewards)以及价值观(Value)。3R-V框架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根据公司的变化来做调整和平衡。

第三个“死穴”是现金流。现金从哪里来?朋友、家庭的自有资金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主要渠道是融资。不少企业在运营中出现了问题,总结起来有几点:亏本生意规模化;把预付款当真收入;未认真计算单位效益特别是固定成本。此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过度依赖投资人的注资。其实,投资人的钱是很贵的,投资人给了钱帮助创业公司成长,几年之后,他是要把钱几倍拿回来的。所以,创业者有必要了解投资人的目的和他们的操作方式,融资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


(本文来自《文汇报》2019年3月31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