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宇:百年变局中的拉美社会主义运动
2023年04月09日  |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  阅读量:2120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背景下,拉美社会主义运动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2018年以来,拉美地区迎来了21世纪以来的第二轮“粉红色浪潮”,左翼与社会主义政党在拉美多国上台执政。系统把握当前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新动向,不仅是理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新发展的理论需要,更是构建携手共进的中拉命运共同体、应对日趋常态化的中美战略竞争的实践要求。本文以政党为切入点,从理论发展、实践探索、经验与制约因素、发展前景等角度透视当前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新趋势、新动向,评析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特别是中国崛起对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影响。

一、拉美社会主义政党的理论发展

根据指导思想和产生背景的不同,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可以分为四种类型:一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传统共产主义政党,如古巴共产党、巴西共产党等;二是20世纪60年代从传统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激进社会主义政党;三是主张改良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如巴西劳工党、智利社会党、阿根廷社会党等;四是21世纪以来新兴的民族社会主义政党,如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等。

在理论方面,拉美共产党和激进社会主义政党普遍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政党的指导思想并注重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一些拉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为适应本国政治需要,不再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而是在政党原则中加入其他社会主义思想元素。拉美民族社会主义政党一般不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唯一的指导思想,但其理论的发展受到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影响。

拉美共产党和激进社会主义政党坚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社会主义终将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拉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强调社会主义的民主内涵,主张用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纠正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社会不公。民族社会主义政党将社会主义思想与拉美各国的民族文化传统相融合,提出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普遍批判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社会不公,特别是帝国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为拉美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相互叠加,使拉美共产党更坚定了社会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的信念。拉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具有改良主义特征,多数主张通过改造资本主义来实现社会正义。民族社会主义政党也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观点相似,并非坚决反对资本主义,而是主张走“第三条道路”。

历史上,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在革命策略的选择上曾存在分歧,有主张武装斗争与暴力革命的古巴共产党,也有阿连德领导下主张通过和平的宪政道路实现社会主义的智利社会党。当前,拉美民主制度渐趋稳定,多数社会主义政党在斗争策略上更强调合法的斗争方式。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尤其是拉美共产党,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有较为明确的认知:当前全球政治正经历一场剧变,由美国及其盟友主导的单极霸权秩序不可持续,社会主义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扩大已成事实。中国崛起增强了拉美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信心。

二、拉美社会主义政党的实践探索

在实践方面,古巴共产党执政已逾半个世纪,带领古巴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克服美国封锁制裁,维护了西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稳定。除古巴共产党外的其他拉美共产党积极参加选举,成为各国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21世纪初,拉美民族社会主义政党与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纷纷上台执政,提出“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在政治领域,拉美共产党的政治地位正处于上升期。通过与其他左翼政党结成联盟、参加议会选举等方式,拉美共产党得以参政议政。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普遍主张提高民主质量。巴西劳工党等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倾向于支持自由民主制,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等民族社会主义政党反对将自由民主制作为民主的唯一模式,积极推动本国政治体制改革。

在经济领域,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尝试替代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探索适合本国的经济发展道路。民族社会主义政党主张建立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经济主张更温和,既反对新自由主义完全放任市场的模式,也反对大规模的国家干预。古巴共产党在寻求适合本国的发展道路方面也进行了重要探索。

在社会领域,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普遍主张社会公平正义,以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差距为政策目标。民族社会主义政党推动的社会政策覆盖面较广,力度较大。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在不打破自由民主制的情况下施行了减贫的社会政策,但规模和力度都相对较小。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这些政策减贫效果明显,但并未有效缩小贫富差距。

在外交领域,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普遍反对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反对美国干涉拉美事务,积极推动区域一体化。民族社会主义政党反美主义更强烈,对与美国合作态度消极;社会民主主义政党较少公开反美,注重维持与美国的合作关系。两者都希望通过区域一体化削弱美国霸权主义在拉美地区的影响。

三、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与制约因素

拉美社会主义运动之所以能取得重要成就,是与其坚持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重视社会主义理论本土化、强调左翼政府间合作与党际合作等分不开的。第一,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始终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在逆境中秉持理想信念,使拉美社会主义在变动不居的国内外环境中薪火相传并积蓄力量。第二,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日益重视将社会主义理论同本国实际相结合,主张社会主义理论的本土化与社会主义道路的多样性。第三,拉美社会主义政党注重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国际社会主义组织、构建跨国党际合作机制和国家间区域合作组织,在制度层面促进了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整体发展。

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存在诸多制约因素,其中既有内部因素,也有来自外部的挑战。第一,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最主要的制约因素是该地区的资本主义制度环境。第二,拉美部分社会主义政党个人主义色彩强烈,缺乏科学系统的思想理论体系和制度化的组织基础,削弱了这些政党的政治生命力。第三,一些拉美社会主义政党在经济政策上倾向于重分配而轻发展,未能持续改善民众生活水平。经济停滞不仅与这些社会主义政党的初心相悖,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执政党的合法性,不利于巩固其执政地位。第四,“粉红色浪潮”并没有实现对新自由主义模式的替代,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发展模式并没有根本改变。拉美对外部市场高度依赖的经济模式限制了社会主义政党的执政稳定性与政策连续性。第五,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国的遏制。

四、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前景

虽然拉美社会主义运动仍需面对来自国内外保守主义势力的挑战,但总体来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其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首先,拉美国家对自主发展的不断探索为社会主义运动提供了强劲动力。其次,拉美左翼政党日趋频繁赢得选举,为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提供了有利的国内政治环境。最后,中国崛起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为拉美社会主义运动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与现代化路径选择。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拉美社会主义政党需要继续坚持社会主义目标,突破资本主义制度文化禁锢,不断壮大社会主义政治力量,探索出一条适合拉美国家国情的发展道路。

(肖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类: 期刊论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