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三大冲击面前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是高质量发展的保障
2023年03月08日  |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2041

未来,中国经济将从过去疫情防控时代的稳经济的主旋律,进入后疫情时代稳中求进高质量发展的阶段。然而,面对当前内外经济下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的现状,传统的货币政策三大工具(存款准备金调控,同业拆借市场干预,贴现率调整)收效有限。面对这一现状,为何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尤为重要?怎样的具体举措可以保障经济高质量发展?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邀请,对相关问题进行解读。以下内容由发展研究院整合采访内容及孙教授增补内容编辑而成,供读者参考。

Q1  成本上升、需求后退、预期疲软被认为是我国经济未来可能面对的“三大冲击”,这“三大冲击”缘何而起?针对此种状况,为何我国需要定出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的基调?

孙立坚:“三大冲击”的形成与我国经济结构特点密切相关。首先,因为发达国家的物价水平普遍处于高位,而我国“两头在外”(资源在外、核心技术在外)的发展模式很容易因为进口渠道而推高生产成本,从而影响企业的利润或消费者的购买力。同时,地缘政治的冲突也进一步影响到供应链的稳定运行,从而产生通胀。显然,该现象不是由于旺盛的需求而推动的,若此时采取传统的紧缩货币政策来抗衡通胀,那么很可能适得其反,把经济带入更加难以解脱的滞胀状态,这也是央行确定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的重要原因。

其次,发达国家近期很有可能同时出现货币政策同步进入加息的轨道,而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若跟进这样的做法以确保自己的币值稳定,就会产生加速经济下行的高代价。虽然欧美也有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但它们市场的成熟度更高、分散风险的方式更多,因而社会动荡的压力比新兴市场国家轻。相反,“以我为主”的货币政策也面临资本流出(国民储蓄骤减)汇率大幅贬值等系统性风险。所以,实行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意义重大。

第三,当前全球经济同步下行的时间拖得过长的原因,是由于经济已经进入一种长周期的低谷,这不是可以靠传统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控便可加以解决的。因为这一低谷很可能是源于某种结构性问题,比如人口结构失衡、低息杠杆投资所形成的产能过剩和由此产生的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的厌倦感以及疫情影响超出市场预期等问题。若仅靠货币政策的支持(调节价格的功能)去面对,而不能及时找到解决这类问题治本的良药的话,则很有可能使得经济在市场选择不作为的情况下会变得更为糟糕。

Q2  从全球经济形势出发,您认为央行基于怎样的考量而制定了稳健适度货币政策?

孙立坚:近年来,欧美国家都试图过度依赖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以解决2008年金融海啸所引起的金融市场流动性消失、价格破坏和债务危机的连锁反应。虽然靠新型货币政策工具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金融海啸暴露出来的结构失衡(产业空心化、服务业金融化;贫富悬殊恶化、阶层固化形成的利益冲突加大、国家巨额财政赤字靠货币化支撑等)的问题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反而增加了高通胀的后遗症。即便现在再用货币政策能取得了抗衡通胀的一定效果,但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依然存在,结构性矛盾也许会变得更加突出,而且内部矛盾也很有可能向外溢出。

所以,除了要减少包括美联储加息在内的上述“三大冲击”给我国造成的币值稳定的挑战之外,我国还要把西方这套货币政策工具带来的后遗症当作一面镜子。尤其在未来高质量发展的目标下,我们要摸索出一套中国特色的结构性货币政策的创新方法,以避免内外结构失衡的问题影响营商环境和社会稳定。事实上,配合其他的产业政策、财政政策、贸易政策和改革举措,央行现今已做了很多有建设性的创新,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Q3  您认为稳健适度货币政策有哪些特点?在我国未来具体经济实践中将如何体现出来?

孙立坚:稳健适度货币政策的特点在于多元性、灵活性和结构性。从两会的工作报告中我们能进一步看出未来央行货币政策的运用可能会在以下几个方面体现出稳健和总量匹配经济发展需求的定位:

首先,央行会利用好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精准性和对系统性风险进行监管的双支柱,加大力度提供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的流动性保障,尤其会解决新赛道中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同时,另一方面又会关注影响营商环境的物价水平和金融资产价格的变化趋势以及左右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的汇率变化,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稳健性功能。

其次,央行货币政策会确保政策工具的实施带来金融机构的杠杆效应,尤其是在新农村建设和中小企业的融资服务方面会发挥货币信贷的支持作用,从而确保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从而在没有洪水漫灌的情况下达到高质量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效果。

第三,央行会充分评价汇率、利率和物价的变化及其缘由,用稳健适度的货币政策工具来确保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主导权。同时,也会结合利率和物价的相对水平的变化趋势,分析实际利率的变化是否会增加企业和个人的融资负担或减少消费者的投资回报乃至资本流动的方向,以确保货币政策的稳健性和适度性,发挥经济下行时分散风险和提升经济活力走出低谷的功能。

Q4   能否请您为进一步优化货币政策提供一些建议?

孙立坚:首先,在三大冲击的压力下,货币政策的连贯性对市场预期的稳定依然十分重要。尽管当前的形势严峻而又多变,但我们还是要确保货币政策基调和方向的透明度,如稳货币、宽信贷、强监管的组合拳要深入人心,从而最大程度形成市场的共识,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第二,货币政策不仅要与产业政策、财政政策和贸易政策有机的统一,而且还应该加大结构优化为导向的改革开放举措,打通政策的堵点和痛点,从而降低单一货币政策可能会产生的副作用,如债务过度积累、资产价格失真的问题。

最后,货币政策要注意实施的时间窗口选择,因为今天欧美国家的经济基本面和发展阶段和我们很不相同,但是经济和金融一体化,会通过贸易渠道和外商投资渠道影响到我们货币政策独立性和实施效果,所以要尽量避开同一时间点上与发达国家不同的货币政策方向所带来的最终政策效果失灵的问题。如果这样的问题持续存在,久而久之,市场对货币政策的信赖度就会降低,从而有可能会造成今后我国货币政策不得不超过应有的合理程度,产生阻碍经济健康发展的不必要的后遗症。

分类: 东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