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追问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2019年01月30日  |  来源: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  阅读量:5407

《财经》:在复杂多变的世界政治面前,怎么认识和把握世界政治的发展和变化,是一个重大挑战。

王缉思: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我讲过十几年的国际关系理论,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国际关系立足点是本国政治和各种利益,局限性很大。我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国际关系就好比冰山浮出海面的部分,它的运动和形状取决于海平面之下的冰川和地壳的运动,也就是世界范围和各个国家内部的社会运动、经济活动、文化底蕴等。 

因此,近年来我开始关注和思考“世界政治”。“世界政治”研究的就是世界范围内政治发展的总趋势、各个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政治、国家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世界政治研究的是冰山隐藏在海平面下面的部分,它比通常理解的国际关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借助世界政治的视角,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复杂多变的世界。 


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财经》:政治都是有目标的,在您看来,世界政治的目标是什么?

王缉思:世界政治目标有多种,有初级目标、中间目标,也有终极目标。什么叫终极目标?终极目标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但又是值得人们去追求的。我最近出版的《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一书,就是试图找出当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社会和从事政治活动的个人都接受的长远目标。

《财经》:您提出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是不是受到了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政治动荡的影响和启发?或者说,在这样的背景下,对这些问题有了更多的思考?

王缉思:是的,越是在纷乱的世界里,我们越要找到终极目标,才能够反观世界,不失去方向。如果追根溯源,早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时候我就想,和平与发展是不是人类永恒的主题?100年前、1000年前的世界是不是也要和平与发展?人类是不是还有别的主题?这就是我的思考原点。

后来,我到过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感触最多的是不同社会里的人对国家、信仰、社会组织、家庭等的不同观念。我从接触不同国家、不同社会的人,开始了对“世界政治终极目标”的感悟。1993年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发表“文明冲突论”,引起国际学界的争论,触发了我对这个议题的深入思考。

《财经》:亨廷顿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政治的焦点不再是意识形态冲突或大国争霸,而是以宗教界定的“文明”之间的碰撞,特别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冲突。当时,中国思想家和学者认为亨廷顿的论点完全站不住脚。

王缉思:这并不足为怪。在那个年代,中国学者辩论的焦点是邓小平提出的“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的论断,有人强调邓小平的论断否定了过去“战争与革命”是时代主题的看法,也有人争辩说邓小平的原话其实是和平与发展是“两大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还有人争论世界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是南北矛盾、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矛盾,还是中美矛盾?

这些问题跟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完全搭不上边。那时我就感觉到,中国跟许多西方国家、伊斯兰国家在政治话语体系方面有很大区别,主要区别在于国情、文化和历史经验不同,对政治的终极目标的理解也就大有区别。很多中国人认为,世界如能保持长期和平和经济高速发展,就天下太平了;中国高举和平与发展两面大旗,就能赢得世界的尊重。但是对世界上很多人来说,“政治”不仅仅是解决和平与发展的问题。

在寻找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的过程中,我不断地阅读古今中外书籍,自己和自己辩论,也不断地找外国人讨论。例如,在我和法国人交流时,他们就提出“尊严”应该是终极目标,所有人都要尊严。于是我考察了尊严的含义。但是后来发现,“尊严”和其他目标有重合,如果一个国家有自由、有公正、有信仰,人们自然就有尊严了。于是我没有把它单列到终极目标里。

《财经》: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思考,您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什么?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有哪些?

王缉思:我认为,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这五大政治目标是各国政府、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普遍追求的。世界各国都将保障安全、促进国民福祉(一般都表现为财富的拥有)、维护信仰、社会公正、个人自由列为国家的目标,写入宪法。宪法对于多数国家来说是庄严而长久不变的,因此宪法中这些目标也可以看作是其制定者心目中的终极目标。 

作为终极目标,它们都是不可能得到终极满足的。一个人可能觉得自由不够充分,社会不够公正,信仰不够充分,安全没有得到完全保障,财富没有满足。虽然不可能得到终极满足,但是值得人们永远去追求。

《财经》:显然,有一些重要的目标似乎被忽略了,例如,平等就是古今中外都很重视的人类社会的理想目标。

王缉思:平等是很重要的价值,很多人崇尚平等,我也承认平等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之一,但是之所以没有将它同其他终极目标并列,是因为“平等”可以涵盖在“公正”和“自由”的含义之中。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明确地说:“不公正即不平等,公正即平等。”如果自由平等和公正不可分割,把平等单独列为政治的终极目标就没有必要了。

另外,人人都追求自由、公正,但并非人人都追求平等。平等是弱者追求的目标,强者往往享受不平等。尽管人人都会承认“平等是好东西”,但在具体事情上,特别是涉及收入分配的问题上,他们心目中“平等”的含义完全不同。

《财经》:人们普遍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什么民主不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呢?

王缉思:民主是表达个人自由意志的一种方式。诚如英国牛津大学政治学者斯坦·林根所说:“民主的目的就是要使每一个普通人都拥有自由。自由就是民主最后要实现的目的。”作为制度安排,民主在推进世界政治文明的进程中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许多近现代西方思想家承认,民主只是达到国家长远政治目标的一种相对合理的制度安排。

同样,法治也是被普遍认同的“好东西”,但它也不是终极目标,而是实现公正的一种手段。因此,我未将民主和法治列入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之中。当然,作为政治理念,民主法治比独裁专制先进得多,这是毋庸置疑的。此外,还有稳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