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关键的就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大变局
2022年08月23日  |  来源:国际玄鸟战略研究  |  阅读量:2212

大家下午好!现在这个俄乌战争之后,国际货币体系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现在可以讨论?大家还是有分歧的,有人认为美元这个体系是不会动摇的,它还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支撑,但是也有人认为它已经开始动摇了。美国的霸权实际上是建立在金融霸权上的,金融霸权形成历史很长,一战二战的历史就不讲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今天上午好几位专家提到布雷顿森林体系,其实包括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以及外贸总协定。这三个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里面,也就是整个世界经济体系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控制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就建立了美元霸权。所以美元霸权就是美国霸权的基础。

布雷顿森林体系当时能够保持的原因是三条。一条美国有巨额的贸易顺差,当时占全世界GDP的50%。一条是最充足的黄金储备,当时是有90%的世界黄金储备。一条可以兑换,任何人拿35美元都可以换一盎司黄金。所以这三个条件都具备,才能有黄金本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但是到了70年代初都没有了,出现了三个反方向的负条件,第一个是巨大的财政赤字,第二个是严重的通货膨胀,第三个是国际的贸易逆差。这三个在70年代全部爆发,这样就维持不了,就要换体系了。就出现了牙买加体系,牙买加体系的核心问题就是从固定汇率到浮动汇率。美元上午好几个专家提到这个问题,讲得非常好,我就不讲了。

最关键的就是浮动汇率,第二个是让别的国家也来承担国际货币基金的配额,有几个最重要的国家。这里面出现两个新的因素,一个新的因素是石油美元,一个新的因素就是欧元。这两个是布雷顿森林体系没有的,美国的牙买加体系就把这个吸收到新的货币体系。这样的一个美元霸权就构成了“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美元的单独霸权变成了一个美元为主的多种货币的世界货币体系。

所以也就看出来了,美国霸权和美国领导下的国际体系是两个不同阶段。到冷战后美元霸权又大大地强化了,因为对立面没有了,苏联没有了。所以军事霸权、科技霸权、舆论霸权,同时都掌握在美国手里。这时候美国就不允许有世界上有第二个货币出现,美元从一个国家货币变成世界货币。它这个世界货币的功能,不是完全执行的,首先执行的是美国的国家货币,用世界货币来执行国家货币的功能。世界货币为国家的利益,为美国的利益服务,所以出现了很多美国的特权。这些特权别的国家不可能有,只有美国有。所以美国的美元霸权变成了美元的武器化,它可以用来制约、制裁别的国家,最后来实现美国利益。这样美元就两重性了,既是世界货币,又是国家货币。所以它的内在矛盾更加尖锐,到了最近的2008年到现在的十几年,三个问题即贸易逆差、联邦债务,通货膨胀,这三个问题越来越尖锐。

所以原来这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原因,现在重新出现了,重新爆发了。这就面临着能不能继续维持这个霸权的问题,至此俄乌战争之后刚才讲的这些矛盾发展得更严重了,俄乌战争之后一个是美元的储备功能受到了怀疑。就是我在你这里用美元存储的钱,美国人可以没收。第二个它的结算功能,可以不让你参加。一个结算,一个储备,这两个功能都可以在美国的手里归零,你这样不和美国一个体系或不是一个盟国,我可以让你所有的储备和结算都不能进行。

第二个俄罗斯反过来强迫别的国家用卢布结算。这个里面就变成了你不许美元,我就强迫你用卢布。处在中间的欧元就倒霉了,就让欧元不得不用卢布结算。第三个就是全球的通货膨胀,一个能源,一个粮食,造成世界上的通货膨胀。而且这个通货膨胀短期内是不会解决的,前面是美国量化宽松,无限制地放水,后面是全世界的物价暴涨。两个结合起来,这个通货膨胀就可能形成长期的滞胀。长期滞胀是什么情况?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后,就是70年代到80年代的15年以上的滞胀,如果我们美国的美元体系再出现一个10年以上的滞胀,世界经济就非常的可怕。因为现在的量非常大,而且当时发展中国家没有进入这个体系。

所以大家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出现,开始把手里的美元换成别的货币。就是美元的结算功能进一步削弱,大家互换货币,或者互相之间结算,这个就是“去美元化”,所以现在国际货币体系面临的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去美元化的问题。大家可能找到一个货币来替代美元原来的份额,美元最近已经降到58%了,就到世界储备货币总量中。俄乌战争之前是60%多,5年前是70%多,现在只有58%了。再往下降到50%以下,那就是美国能不能再继续这个体系了。所以到底是做世界货币还是美国的本国货币,这就是一个挑战。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最后就讲讲结论,面临这样的一个形势,世界的货币体系,出路在什么地方?如果滞胀有10年时间或者哪怕是5年,我们可以看到国际货币体系发生很大的变化。最好的变化就是新的国际货币体系就是美元下降,五大货币里面的美元下降,欧元、人民币上升,建立新的平衡。这是一种改良的方法。第二种方法就是比较糟糕了,就是两元体系,美元体系和金砖体系。实际上金砖体系就是人民币体系,这个暂时是做不到的,但是最近金砖峰会里面包括俄罗斯和其他金砖国家已经提出了要建立金砖的货币体系。第三个就是美元把人民币打垮,人民币取代不了美元,甚至做不成世界主导货币。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也是一种可能。第四种就是建立数字货币体系,实际上美元去中心化之后,大家用不着和美元兑换了,美元作为中间货币的功能就回来了。最后一种是新的货币体系,美元崩溃了,世界货币绑定一个新的锚,这个锚是世界的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合在一起的总量,再翻倍形成世界货币体系。这个更遥远,但是其实是最合理的,美国人其实也不会允许出现这个问题,美元崩溃前它一定要冒险把其他的对手打败,打不败美元就直接崩溃。所以国际货币体系未来是一个巨大的世界的大动荡,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关键的就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大变局。

(黄仁伟为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文章来源于2022年7月9日-10日第五届世界金融论坛暨金砖国家与全球治理论坛。)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