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震:让北约亚太化,美国真是“想得美”
2022年05月11日  |  来源:深海区  |  阅读量:2541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事组织,而亚太地区则是世界地缘政治板块中资源最丰富、人口最多,也是最具有经济活力的一个地理单元。前者主要是由欧洲国家组成,从地理上看与后者并无关系。然而,国际体系中的变化是永恒的,这种变化最近似乎让二者开始发生一些非同寻常的联系。

北约亚太化 动向引不安

在近日访问英国期间,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与英国首相约翰逊达成原则性共识,让日本自卫队与英军实现“相互准入”。约翰逊称此举 “具有里程碑意义”,将加强“英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岸田文雄则耸人听闻地宣称“今日乌克兰或是明日东亚”,并表示“现在是七国集团巩固其团结的时候了”。

图片

5月5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英国首相府前握手。图源:sky

也是在这一天,韩国国家情报院(以下简称“国情院”)表示,国情院代表韩国成为北约的下属组织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以下简称“北约网络防御中心”)的正式会员。由此,韩国成为首个加入该中心的亚洲国家。一段时间来,北约与韩国之间互动频频。4月7日,韩国外长首次应邀出席北约外长会议。几天后,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史上第二次访韩。

一时间,关于北约“亚太化”的话题开始成为地区问题中的热点。

而当前的北约还有一个令人不安的动向,那就是其与“五眼联盟”和“印太战略”合流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这种趋势在恶化了中国周边安全形势的同时,也对整个欧亚大陆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形成冲击。

美欧与日韩 个中小心思

当前北约与亚太国家积极互动的主要推手是美国,体现的也是美国的意志。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近日便透露,6月北约峰会就将邀请日本参加。

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近日透露,6月北约峰会就将邀请日本参加。图源:hankyoreh

对于美国来说,通过这样的举动可以实现多重目的。首先是利用日韩牵制中国,达到降低霸权护持成本的目的。其次是利用这样的行动恶化日韩与中国的关系,将这两个国家更牢固地绑定在自己的战车上。最后,最隐蔽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则是打掉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前景,防止其在高科技产业领域对美国形成竞争,更防止颠覆美国金融霸权的亚元的出现。

而对于日本来说,同样也是有多重目的的。四面环海的日本,向来以东亚海洋的主人自居,在海洋争端领域采取了与其二战战败国身份不符的咄咄逼人态势。自北向南,日本分别与俄罗斯、朝鲜、韩国和中国发生海洋权益争端,其中以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和日俄之间的南千岛群岛之争最为激烈。而近期日本在外交领域的举动使上述两个海洋权益争端陡然升温,而形势对日本较为不利。加上日本打算向太平洋排放核污水,遭到周边各国口诛笔伐。在这种被动局面之下,日本企图通过绑定北约,推动“印太战略”的落实来使自己获得强援,进而摆脱被动局面。

韩国的考虑也是多方面的。尹锡悦当选韩国总统很大程度上是因其对华、对朝的强硬姿态迎合了美国的需要,而朝鲜屡屡试射导弹也给了他深度绑定北约的安全需求。此外,近年来,随着中国在中高端产业,比如汽车工业和液晶面板等领域开始发力,韩国感觉与中国的经济互补性下降,竞争性上升。中国市场对韩国已经不那么具有吸引力,相反,韩国还要提防中国在中高端产业领域占据原本属于韩国的市场。因此在韩国看来,冒犯中国似乎不需要承担太多后果,可以绑定北约取悦美国。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曾扬言要在网络领域对中国进行干涉,这次韩国加入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不仅标志着双方在情报领域的合作,更有可能为美国打压中国的高科技网络企业提供了更便利的工具。

发起围堵者 大多被反噬

从长远来看,让北约增添亚太色彩可能并不如美国设想的那样美好,在落实的过程中会面临不少障碍。

就其本质来说,北约面向亚太,很大程度上相当于扩容。一般来说,国际组织成员国越多,效率越低下,因此内部掣肘多而很少能做到步调一致。欧盟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伽利略”的失败就是典型的例子。而东北亚国家之间的固有矛盾使得这种掣肘有可能会演变成内讧——日韩之间的海洋权益争端随时有发酵的可能性。

而且随着韩国成为发达国家,日韩之间的竞争,尤其是产业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实际上,日本已经在半导体原料领域卡过韩国的脖子,未来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频繁地发生。

图片

日韩半导体材料争端,看似偃旗息鼓,实则暗流涌动。图源:GJ

此外,北约转向亚太,很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围堵遏制中国。然而,从国际关系史看,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之后,针对世界头号工业大国的围堵从来没有成功过,相反,围堵的发起者大多被反噬。

所有这一切,都将给北约的亚太化蒙上一层阴影。

(作者为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