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璨:气候战略成为美国新政府核心战略
2020年12月08日  |  来源:文汇报  |  阅读量:2054

随着美国正式启动政权过渡进程,新政府的团队组建备受关注。目前,曾作为奥巴马政府时期国务卿的约翰·克里被拜登过渡团队提名为总统气候特使,并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早早被提上议事日程。

气候战略始终是拜登及其团队的核心战略之一,应对气候变化也将与控制疫情、恢复经济、促进种族平等共同成为拜登着重关注的四个优先事项。

希望通过加强气候变化多边合作,重塑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

对于气候议题,拜登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立场截然不同。特朗普先是“气候变化阴谋论”的支持者,而后虽态度有所转变,承认气候变化不是“骗局”,但他始终认为气候变化只是单纯的环境问题,是《巴黎协定》强加给美国上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义务。

拜登则有所不同。他将气候安全提升到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认为气候变化是“决定美国未来的挑战,迎接这一挑战将是百年一遇的机会”。拜登认为,在国际上,美国可以加强气候变化多边合作以重塑在全球的领导力;在美国国内,通过清洁能源投资和科技创新等一系列多领域的配套政策,推动能源领域的绿色转型,实现全社会2050净零目标,同时创造大量优质就业机会,重振美国经济。

具体来看,拜登的气候行动计划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在国际层面,拜登可能在就职当天带领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在百日内召开全球气候峰会,努力推动主要国家提高应对气候问题的雄心,加强减排力度;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取消化石能源补贴,并推动二十国集团(G20)停止向海外高碳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等。

在美国国内,拜登提出了2万亿美元的气候行动计划,用于基础设施、清洁能源等重点领域的投资。拜登还计划重建美国破败的基础设施,包括桥梁、道路、电网、宽带等,并在此过程中创造数百万个工作机会。

此外拜登还大力倡导推动清洁电力生产,旨在2035年之前实现电力部门的零碳排放。为支持这一目标,其将加大技术创新投资力度,大幅降低储能、可再生氢等关键清洁能源的成本,以及计划对400万栋建筑进行节能改造。在汽车工业领域,拜登计划大规模扩大针对电动汽车的税收减免,大规模建设电动汽车充电站。此外,他还表示将加强农业保护,提升环境公正度,减少少数族裔和低收入家庭群体的负担。

以上可见,拜登的气候行动计划不是某一个或几个部门的改变,而是需要整个美国社会自下而上积极配合。与此同时,技术创新是所有改变的核心推手,美国需要发挥科技创新的本土优势,大力加快清洁能源技术的创新,并将技术成果广泛应用到能源、交通、建筑等各行各业及普遍的家庭生活当中。

美国新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面临诸多挑战

从微观角度来看,克里被提名为总统气候特使,并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可看出拜登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毫无疑问,克里是合适的人选。1992年,他作为美国代表团成员参加第一届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正式开启了他的“气候事业”,那次会议通过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众所周知的《巴黎协定》正是在此框架下制定的。

2015年,时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的克里主导了美国的气候谈判进程,当时他抱着孙女在联合国总部签署《巴黎协定》的画面令全球关注。2019年底,卸任后的克里发起名为“World War Zero”气候运动,在美国组成了跨党派的全明星阵容,可见其在政界、商界的感召力与影响力。此外,克里还有着丰富的外交经验,善于联盟与合作,曾被《纽约时报》称为“美国的外交先生”。如此看来,他将有助于新政府赢得两党人士的好感,同时也将成为拜登在气候外交上的得力助手。

总的来看,拜登新政府上台后,有理由期待一个负责任的美国重现国际舞台,为多边合作创造新的机遇。但要实现这个目标,美国新政府也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如何让国际社会再次相信美国、相信拜登的气候计划是长期有效而非朝令夕改。这就要求以立法的形式来保障政策的实施,但是推动美国国内气候相关立法也是拜登面临的一个挑战。可以预见,分裂的国会和强大的共和党很大程度上会阻碍其立法进程。

此外,疫情、经济衰退、种族分歧是美国社会当下最严峻的挑战,将会耗费拜登新政府的主要精力。因此,新政府更有可能利用经济刺激计划,加大对清洁能源和绿色基础设施的投资,而非循序渐进地推动气候变化进程。

(杨璨,上海交通大学国际能源问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