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薇薇:美欧贸易和技术理事会首次会议:共识难掩分歧
2021年11月06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464

9月29日,美国和欧盟举行贸易和技术理事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以下简称TTC)成立以来的首次会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贸易代表戴琪和商务部长雷蒙多,以及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执行副主席、贸易专员东布罗夫斯基以及欧盟驻美国大使兰博里尼迪兹共同主持会议。首次TTC会议选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第二大城市匹兹堡举行。这座曾经的钢铁工业城市以成功转型为高科技、金融服务和教育为支柱的城市而闻名。这似乎正呼应了会议着眼新经济和科技合作的主题。不过TTC框架绝非单纯着眼美欧双边合作,美国与欧盟在合作的总基调下也有着不易调和的诉求差异。

2021年9月30日,美欧贸易和技术理事会(TTC)首次会议期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右一)、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维斯塔格(右二)、美商务部长雷蒙多(右三)、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左一)、美贸易代表戴琪(左二)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参观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 AI,并与公司CEO塞尔斯基(左三)合影。

《联合声明》制定路线图  

首次TTC会议后,美欧双方发表总计16页的《美国欧盟贸易和技术理事会创始联合声明》。《联合声明》主要分“匹兹堡声明”“匹兹堡成果”和“未来工作”三大部分。其中“匹兹堡声明”部分概括说明美欧在TTC框架下的合作目标、原则和领域;“匹兹堡成果”部分及五个附件是《联合声明》的重点,详细阐述美欧在“投资审查”“出口管制”“人工智能”“半导体供应链”和“全球贸易挑战”这首批五个重点领域的合作举措;“未来工作”部分是为TTC先期确定的十个工作组制定具体任务,并要求工作组在下次会议时汇报成果进展。

首批确定的五个重点领域清晰勾勒了美欧TTC合作的着力点。就“投资审查”而言,美欧同意就“影响国家安全”的外国投资在TTC投资审查工作小组和其他合适渠道展开定期磋商,并与企业等利益攸关方就相关政策保持密切沟通。磋商议题包括投资来源、投资产业类别、交易类型以及降低安全风险的最优做法等。

在“出口管制”方面,美欧同意就促进全球一致的出口管制法律法规展开技术磋商,内容包括管制清单、例外许可证颁发、敏感两用品管制、强制执行措施及向第三国提供出口管制能力建设等。会议还计划于10月27日召开美欧利益攸关方视频会议,广泛征集对上述合作内容的意见建议。

关于“人工智能”,美欧表示将合作争取在发展和应用“可信赖”和“负责任”的人工智能(trustworthy and responsible AI)体系中的领导地位,继续执行《OECD人工智能建议》,促进“全球人工智能伙伴关系(GPAI)”发展。美欧还计划就人工智能对未来人类就业前景的影响展开联合研究。

半导体合作是本次会议的讨论重点。美欧称将就“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再平衡”结成伙伴关系,短期主要讨论半导体供应短缺问题,并责成相关工作组研究双方中长期战略合作计划。美欧将找出各自薄弱环节,强化半导体设计、研发和制造的国内生态链,同时加强沟通,减少由于过度海外投资造成的产业链对外依赖,改善供应链结构,并尽量避免对相关行业的政府补贴竞赛。

应对“全球贸易挑战”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一是针对非市场经济体的相关行为,如强制技术转移、产业补贴等,开展贸易政策合作。二是避免在新兴技术贸易领域设置新的不必要壁垒,但需尊重双方的规则自主权。三是加强在WTO等多边框架内就劳工问题的合作,反对强迫劳动和童工,关注技术对劳工市场、劳动环境和劳工权益的影响。四是就贸易相关的环境和气候政策展开合作。

除上述首批五个重点领域外,《联合声明》还以工作组任务的形式为其他合作领域规划了工作方向,如加强在国际技术标准制定组织中的合作,促进跨大西洋清洁技术的发展、投资和贸易,提升美欧信息通信技术的安全和竞争力,就数据治理和技术平台交换意见,应对危害安全与人权的技术滥用,促进中小企业数字化运营等。

多项成果难掩美欧诉求差异  

首次TTC会议看似达成多项成果,但都是美欧合作中“最易摘的果子”。《联合声明》背后,美欧在地缘政治竞争、数字治理、贸易等领域的分歧依然难以调和。

一是对TTC定位的分歧。本次会议较多体现了美国意图“联欧制华”的设想。美国有意将TTC打造成对欧展示协调姿态的新抓手,并利用TTC裹挟欧洲,运作“一致对华”的战略设想。会议召开前一天,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接受美媒采访时称,“我们必须与欧洲盟友合作,不让中国获得最先进的技术,使他们无法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追赶上来。”雷蒙多还扬言要通过“施压”的方式来让中国遵守所谓“规矩”。首次TTC会议突出美欧在投资审查、出口管制和应对“全球贸易挑战”等问题上的一致态度。虽未直接点明中国,但其中所列问题多与中国相关。TTC下设专门负责出口管制与投资审查事务的两个工作组,成为美国系统性收集中国对外投资信息、协调欧美出口和投资管制事务的新工具。欧盟却竭力淡化TTC的排华性质,而强调欧盟将通过该机制获得对世界经济规则和标准制定的更大影响力。会前,欧盟委员会对内和对外不断释放“TTC不针对任何第三国”的信号。法、德等欧盟重量级成员亦明确表示不会卷入以中国为对手的新冷战。

二是在数字治理方面的分歧。美欧在TCC首次会议上虽然就人工智能、半导体供应链等高科技相关问题达成一些共识,但双方在数字治理这一重要问题上的分歧未见任何弥合的迹象。针对大型数字平台和科技公司监管问题,美国强调竞争,支持本国科技企业在全球攻城略地,倾向行业自律式的监管。而欧盟则自诩数字治理规则制定方面的“先行者”,强调“数字主权”,视强有力的监管为同中美并肩坐到数字谈判桌前的关键砝码。欧盟用反垄断、数字税和隐私保护三块盾反击美国的数字科技入侵,令美国头疼不已。本次会议,欧盟曾欲以TTC为平台,以其《数字市场法案》和《数字服务法案》为蓝本,推动美欧统一监管步调,遭到美国坚决抵制。而美国曾力主在TTC会议边会时通过一份新的跨大西洋数据传输协议,但欧盟认为时机远未成熟。

旨在促进美欧间创新与投资、强化供应链合作、促进贸易而成立的TCC议题广泛,或在一定程度上促成贸易与科技领域的“美欧合流”趋势,其动向与成果值得密切关注。但在欧盟日益寻求“自主”的背景下,美欧双方在贸易、科技领域还存在很多难以调和的结构性矛盾,能否在TTC框架下进行长期合作,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张薇薇,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