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洪:唱衰联合国不可取
2022年04月26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092

俄乌冲突爆发后,联合国成为没有硝烟的“战场”。西方一些官员和学者趁机对联合国提出质疑甚至责难。他们认为,联合国在解决大国分歧方面的作用有限,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对抗使联合国越来越边缘化,联合国有成为第二个国际联盟的风险。

安理会确实面临一些危机,但唱衰联合国并不可取。其实,安理会的危机由来已久。联合国成立不久,世界就陷入东西方对抗。美苏在安理会频繁使用否决权,安理会成为冷战的工具和舞台,其权威性和有效性严重受损。

冷战结束后,安理会的作用有所上升,但对安理会进行改革的呼声一直很高。由于国际力量对比和格局发生巨大变化,加上会员国数量大大增加,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加入联合国,一些会员国提出要求扩大安理会规模、增加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国、改革否决权等。联合国启动了安理会改革政府间谈判,但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的一大缺陷,是未能有效制约或阻止大国特别是常任理事国破坏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行为。五大国因为对结束二战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而在安理会被赋予更大的责任甚至某种特权,但“大国一致原则”不能解决大国分裂的现实问题。

安理会的问题和缺陷需要会员国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通过改革来解决。乌克兰战争加深了人们对安理会的失望,但并不能因此而唱衰联合国,更不可否定联合国存在的必要性。联合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联合国是万万不能的。

联合国是国际社会团结的象征和国际秩序的基础。还没有一个国际组织能像联合国那样把最广泛的国家团结在一起,表达各国的利益和诉求,开展国际合作。联合国框架下的国际法、国际准则和国际规则成为国际秩序的基础。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联合国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的世界,但肯定是一个更加混乱的世界。

联合国是一个系统。除了大会和安理会等6个主要机构,联合国还有大量的附属机构、专门机构、基金和项目、其他实体和相关组织。无论是开展国际合作,还是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都离不开这个系统的有效运转。

联合国的职能已大大扩展。联合国成立的初衷是为了避免世界性的战祸。70多年来,人类防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生,联合国功不可没。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仍然是联合国的宗旨和目标,但其职能已拓展到支持可持续发展和气候行动、保护人权、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维护国际法和开展全球治理等广泛的领域。

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下的世界更离不开联合国,但联合国需要通过变革和转型提升其价值。面对充满不确定的世界,联合国的理念和使命有待丰富和发展。除了预防和解决冲突,国际社会更需要联合国致力于解决气候变化、公共卫生、贫富差距、难民移民等全球性问题。联合国不仅要为会员国服务,更要为世界人民服务。联合国不仅要成为国际合作的中心,更要成为全球治理的主力。联合国还需要为非国家行为体参与这些合作和治理提供可能性,让更有能力而不仅仅是更有权力的行为体在联合国决策和议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时,联合国的某些机构和机制也亟待变革。已完成历史使命的托管理事会需要改组,而履行发展和人权等职能的机构需要加强和升级。在安理会改革难以在短期内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下,可赋予联合国大会在以和平方式和政治解决国际冲突方面的某些职权。

(作者是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