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杰进:金砖合作引领国际发展治理体系变革
2022年02月21日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阅读量:1977

2022年中国将担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在金砖国家“中国年”即将来临之际,思考金砖国家合作的动力以及金砖国家与国际发展体系的关系,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金砖合作与南南合作的关系是什么?有何延续性与差异性?金砖新开发银行如何引领国际发展治理体系的变革?回答好这些问题将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金砖国家合作以及国际发展体系的变迁。

新型南南合作的中坚力量

进入21世纪以来,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一批发展中大国开始群体性崛起,成为新时期复兴南南合作以及推动国际发展治理体系变革的中坚力量。金砖国家合作又被称为“新型南南合作”,但与传统的南南合作有一定差别。一方面,传统南南合作主要集中在贸易、科技等领域;而金砖国家则在国际发展治理体系内开展“全方位”的合作,包括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数字经济发展等。另一方面,传统南南合作主要是“以说为主”,发展中国家用“同一个声音说话”以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而金砖国家合作除了“说”还注入了“以做为主”的“务实合作”新元素,创建了体现金砖国家新发展理念的新开发银行。

全方位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

在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金砖国家强调要平衡推进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在评估全球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上发挥重要作用,并致力于推动联合国发展系统的改革,以增强其支持成员国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能力。与此同时,金砖国家还敦促发达国家按时、足额履行官方发展援助承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发展资源。

在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方面,金砖国家呼吁各国根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以及各国国情,全面落实《巴黎协定》确定的目标任务,并敦促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提高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

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金砖国家强调数字经济是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现代化转型和促进包容性经济增长的重要工具,将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但不容忽视的是,数字经济的发展也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一定挑战,加剧了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的数字鸿沟,因此,金砖国家强调,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必须制定包容性的国际数字治理规则,实现数字技术对普通民众的可负担性与可及性。

引领国际发展融资体系制度变革

除了在国际发展治理规则制定方面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外,金砖国家还将发展中国家的新发展理念转化为具体行动,创建了新开发银行,以“先行先试”的方式引领全球发展融资体系的制度变革。在实践运营过程中,新开发银行在平权治理结构、与借款国关系、本币投融资与可持续基础设施项目等方面实现了制度创新,进一步丰富了国际发展融资体系的理念和实践。

在治理结构上,与世界银行采取加权的方式分配股权不同,新开发银行的五个创始成员国均无一票否决权,而是平均分配股权,拥有平等的投票权,从制度上保障了五国间平等互利与相互尊重,体现了南南合作的基本理念。

在与借款国的关系上,与世界银行强加“国际最佳标准”给借款国不同,新开发银行采用“国别体系”,即借款国自身的国家标准和制度体系,反映了南南合作平等互利的精神。一方面,国别体系有助于维护借款国的主权独立和发展自主性。世界银行所谓的“国际最佳标准”往往是发达国家的标准,发达国家通常是借助多边开发银行的“国际最佳标准”将本国标准“输出”到发展中国家,干涉发展中国家的内政,而金砖新开发银行直接采用借款国的国家标准,有利于支持借款国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实现发展经验的相互学习和借鉴。另一方面,国别体系还有助于降低借款国的融资成本。世界银行采用“国际最佳标准”的结果往往是借款国需要承担成本高昂且低效的“双重标准”,即“借款国的国家标准+多边开发银行的国际标准”,而金砖新开发银行直接采用借款国的国家标准,有利于提高贷款项目的评估效率,缩短贷款项目的审批周期,从而减少借款国的贷款申请时间和成本。

在本币投融资上,与世界银行通常以美元等国际通用货币来进行投融资不同,新开发银行积极探索采用成员国的本币进行投融资,有效降低了贷款项目的汇率风险,并促进了成员国本土资本市场的发展。由于基础设施项目的大部分收入都以本币计价,因此在成员国的本土资本市场上筹集本币资金,然后进行放贷,可以有效避免货币错配,具有合理的商业价值。

在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上,新开发银行更为关注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可再生能源、数字基础设施、智慧城市、水资源卫生设施等。《新开发银行第一个五年总体战略:2017—2021》明确提出,金砖新开发银行投资的项目约三分之二须为可持续基础设施项目。根据国际开发性金融俱乐部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新开发银行已经投资的项目中约60.4%为可持续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在能源投资领域,新开发银行约73.8%的投资项目为可再生能源,主要集中在太阳能、风能及其储存设施上。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