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周楚人:普京的“孩子们”㉑|沃洛金:从统俄党总书记到杜马主席
2021年06月24日  |  来源:澎湃  |  阅读量:2283

编者按: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2021年4月5日,普京签署了关于总统任期的法案。根据该法案,他可以在现任期结束后再连任两届。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维亚切斯拉夫·维克托罗维奇·沃洛金(Вячеслав Викторович Володин),1964年2月4日出生于萨拉托夫州赫瓦伦斯克市阿列克谢耶夫卡村。1986年毕业于萨拉托夫农业机械学院,获得农业机械工程学位;1995年毕业于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获得法学学位。1996年在内务部圣彼得堡学院获得法学副博士学位。现为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联邦国务委员会成员,曾任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书记、联邦副总理、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在《独立报》2016年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沃洛金位列第4名,仅次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总理梅德韦杰夫以及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在2021年5月的排行榜中位列第17名。

年少时光

沃洛金出生于伏尔加河下游村庄的一个虔诚的东正教家庭。父亲曾是内河船队的船长,51岁那年因心脏病去世。母亲莉迪亚·彼得罗夫娜·芭拉芭诺娃(Лидия Петровна Барабанова)毕业于萨拉托夫师范学院,为照顾年迈的母亲拒绝被分配到列宁格勒,选择在阿列克谢耶夫卡村做一位小学教师,在老沃洛金去世后带着孩子改嫁。左一为沃洛金的母亲,日后成为亿万富豪。

沃洛金年少自立,儿时就主动帮母亲分担工作,检查学生作业。七年级毕业后他在当地国有农场找到一份联合收割机驾驶员的工作,因而对机械操作产生浓厚兴趣。

高考时,沃洛金本来可能进入当时最负盛名的莫斯科鲍曼高等技术学院(现为莫斯科国立鲍曼技术大学)就读,但因心系母亲最终选择就读于萨拉托夫农业机械学院(现为萨拉托夫国立农业大学)。

大学期间,他积极参与学生活动,曾在校工会基层委员会工作,还担任过校学生建设大队的政治委员。1984—1988年担任校学生工会委员会主席,1985年加入苏共。1986年大学毕业,随后继续攻读机械工程师研究生。1989年获得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

从学者到官员再到商人

1986年本科毕业后,沃洛金留校任教。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混乱无序,也英雄辈出。沃洛金的第一任妻子是萨拉托夫州埃尔绍夫区苏共第一书记的女儿,不甘沉寂的沃洛金在岳父的帮助下先后出任萨拉托夫市议会代表、萨拉托夫市政府副市长兼市长办公室主任,1994年担任萨拉托夫市杜马副主席。1993-1996年他兼任伏尔加沿岸干部人才中心副校长、宪法教研室教授及国家和地区管理系主任。该干部人才中心是俄罗斯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伏尔加沿岸管理学院的前身,是在萨拉托夫党校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现已成为伏尔加河地区培养专家和行政人才的教育基地。

1992年起,沃洛金一直与时任萨拉托夫市第一副市长德米特里·费德罗维奇·阿亚茨科夫并肩作战。传言他的第一任妻子是阿亚茨科夫的侄女。1993年秋,沃洛金受命领导阿亚茨科夫参选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的选举总部,此后他被誉为萨拉托夫最好的公关专家。

1995年,沃洛金从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毕业,获得法学学位。1996年,阿亚茨科夫升任萨拉托夫州州长,沃洛金也受到提携,升任萨拉托夫州副州长。在就职后的一年里,沃洛金在全州推动建设了20所学校、铺设了30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为当地居民提供了近10万平方米的住房。

出人意料的是,一年后沃洛金辞去了副州长的职务。《生意人报》透露,沃洛金离职是因为与阿亚茨科夫反目。据说沃洛金在未经阿亚茨科夫同意的情况下试图参加地区议会选举,而且有很大可能成为杜马代表或联邦委员会成员。在阿亚茨科夫的压力下,沃洛金被迫弃选。但阿亚茨科夫对传言予以驳斥,同时对沃洛金的专业素质评价极高。

辞去萨拉托夫州副州长职务后,起初沃洛金抱着经商的想法来到了莫斯科,在首都发展不久他就成为Solnechnye Products控股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的大股东。2006年,他在《金钱》杂志的俄罗斯富翁排行榜中位列第351位。2007年后,沃洛金将该公司转交给母亲和继父打理。

实际上,在沃洛金从政之初,他学生时代的朋友们就已经在萨拉托夫商业领域崭露头角。他的好友弗拉迪斯拉夫·布罗夫是布克特贸易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同为创始人的还有沃洛金的母亲。这也不是沃洛金母亲第一次经商,她曾与沃洛金的下属潘科夫联合创办了一家大型公司。在沃洛金成为主管萨拉托夫州经济的副州长后,布克特公司控制了整个萨拉托夫州的面粉厂和食用油厂。多年后,布克特集团随着沃洛金一同进军莫斯科,2017年该公司葵花籽油产量在全俄罗斯市场排名第二,在人造黄油市场排名第三,在蛋黄酱市场排名第四,是俄罗斯前25大企业之一。

重返政坛

在莫斯科商界崭露头角的沃洛金吸引了时任莫斯科市长尤里·卢日科夫的注意。在他的帮助下,沃洛金开始由商转政,在祖国运动党总委员会工作。1996年,沃洛金在俄罗斯内务部圣彼得堡学院通过《俄罗斯联邦主体:权力、立法和行政问题》的副博士论文答辩,获得法学副博士学位。

1999年,经过几年磨练的沃洛金以“祖国-全俄罗斯竞选联盟”(由祖国运动和全俄罗斯运动组成)代表的身份在国家杜马选举中胜出,成为第三届国家杜马代表兼该党杜马党团副团长,两年后在普里马科夫的推荐下,沃洛金继任“祖国-全俄罗斯”杜马议会党团领导人。消息人士透露,沃洛金曾表示普里马科夫是他从政的引路人。2003年,沃洛金同普里马科夫一同出席活动。

2001年,统一党、祖国运动党和全俄罗斯党合并为统一俄罗斯党。两年后,沃洛金作为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在第四届杜马大选中胜出,并出任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的党团副团长。2005年起,沃洛金成为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书记。

2007年2月-2010年10月,沃洛金担任第五届国家杜马副主席兼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书记。此间,他牢牢把控统一俄罗斯党青年近卫队,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该青年近卫队在俄罗斯被视为统一俄罗斯党的人才储备库。日后的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第一副主席、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书记图尔恰克此时就在沃洛金麾下负责青年近卫队的事宜。2003年8月,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接见沃洛金。

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书记的权力包括安排党内正式职务,批准党员参加杜马竞选,并监督非竞选职位的任命。值得一提的是,沃洛金经常根据候选人对统一俄罗斯党及对其本人的忠诚度来统筹人事安排,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任职期间,他增加了与俄罗斯公众的接触,经常公开阐述统一俄罗斯党的政策立场,并与反对派展开辩论,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公众的信任。

平步青云

2011年12月27日,在普京的运作下,有着多年管理竞选经验的沃洛金接任克里姆林宫“灰衣主教”苏尔科夫,转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成为普京的密友伊万诺夫的副手,并开始筹备2012年总统大选,为普京扫除障碍。此时的沃洛金已经被授权参与俄罗斯国内政策的决策。

2011年俄罗斯杜马选举期间的操弄行为使数万人走上街头,要求进行重新选举。为此沃洛金上任后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他简化了政党登记程序,推动一批新政党的创建,同时要求一批旧政党重新登记。沃洛金还恢复了对225名单席位杜马代表个人候选人的直接选举。这分化了民众对反对党特别是俄罗斯共产党和公正俄罗斯党的支持,而对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基本没有改变。事实证明,被选中进行单席位选举的地区绝大多数都支持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

沃洛金的改革不仅在名义上确保了国家杜马选举的公平,还帮助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中获得了自成立以来高达105席的最多席位。与普京、梅德韦杰夫一同出席活动。

2012年3月,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同年7月16日,普京签署《管理干部储备库组建与培训委员会成立》法令,次年2月11日,俄罗斯国家机构及管理干部储备问题委员会正式成立。时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任委员会主席,时任副总理苏尔科夫任第一副主席。沃洛金此时担任伊万诺夫的副手,也开始参与各部门干部选拔培养,他主管人事的能力顺利地从统一俄罗斯党延伸到了政府内部。

身为安全系统、强力部门、“圣彼得堡帮”外的实权派人物,沃洛金凭借政治天赋飞速晋升难免遭受核心集团的非议。

2014年10月,时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的沃洛金在参加“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一次非公开会议时宣称,“有普京就有俄罗斯。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

普京稍后回应称,他不赞成这种说法,并认为“即便没有普京,俄罗斯也没什么问题。”政治学者亚历山大·康科夫认为,沃洛金的话反映了“我们今天面临的现实世界的精髓”。学者德米特里·巴多夫斯基表示,沃洛金的讲话实际表达了90%俄罗斯人的感受,在克里米亚事件导致俄罗斯受到整个西方世界制裁之际,“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令俄罗斯人更好地理解了俄罗斯上层对克里米亚达成的共识以及总统对政府内部的政治整合。俄罗斯国家战略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雷米佐夫则表示,国家的利益和总统的利益在此被证明是难解难分的。

沃洛金在俄罗斯被称为务实的政治家、冷酷的战术家和强大的指挥家。凭借卓越的个人能力以及普京的赏识,沃洛金逐渐站稳了脚跟。借助克里米亚事件促成的俄罗斯国内前所未有的共识,作为近年来俄罗斯保守主义道路回归的重要推动者,沃洛金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他不遗余力地宣传传统的俄罗斯价值观、爱国主义和东正教精神。在担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期间,他支持立法,对未经授权的抗议和示威活动处以更严厉的罚款和监禁。他帮助推动了俄罗斯的《外国代理人法》,建议授予安全部门更广泛的监视权力,还促使诽谤再次成为刑事犯罪。

2016年9月,总统普京在与第七届国家杜马的政党领导人会晤时透露,他将提名沃洛金为国家杜马主席;9月23日,普京在会见杜马各党团领导人时表示,他和梅德韦杰夫无论如何都会绝对支持沃洛金的候选资格。此次提名后,多位俄罗斯学者及西方学者撰文指出沃洛金已经有资格并有可能在2018年或2024年参加俄罗斯总统大选,成为普京的继任者。但是普京后来被问及沃洛金作为总统继任者的相关问题时则回应称;“只有人民才能决定国家元首的继任者。”

2016年9月25日,在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和总委员会会议上,经普京提议,沃洛金被批准为统一俄罗斯党第七届国家杜马主席候选人。10月5日,在总计450张选票中,沃洛金获得404票当选国家杜马主席。据俄罗斯政治技术中心的评级,此时沃洛金影响力仅次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民调显示,78%的俄罗斯人对沃洛金作为国家杜马主席的活动评价为积极或中立。

2016年11月24日,沃洛金当选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委员会主席,12月24日,当选为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联盟委员会主席。2017年1月,沃洛金成为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19名主席团成员之一。

俄罗斯的政治发展往往很难预测,部分原因是克里姆林宫倾向于尽可能长时间地将其计划保密。沃洛金的经验、年龄和明显的忠诚度无疑使他成为俄罗斯总统职位的潜在候选人。尽管在今年5月《独立报》的政治人物排行榜中沃洛金仅排第17位,但曾在地方、统一俄罗斯党、政府办公厅、总统办公厅和国家杜马和商界游刃有余的沃洛金仍将在俄罗斯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未来是否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让我们拭目以待。

家庭

沃洛金与第一任妻子维多利亚·德米特里耶娃·沃罗金娜相识于学生时代,她是萨拉托夫州埃尔绍夫区苏共第一书记的女儿。这在沃洛金仕途起步阶段起到了一些推动作用。1990年,他们大女儿斯维特兰娜出生,先后在萨洛托夫国立大学、莫斯科国立大学就学,获得副博士学位,曾出版专著论述多党制在俄罗斯宪法制度中存在的必要性。

后来沃洛金与发妻离婚,具体时间不详。2016年,沃洛金旧部、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副书记奥尔加·尤里耶夫娜在社交媒体脸书为沃洛金庆生,她写道:“你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一个真正可靠的后盾——一位母亲、一位妻子、一个成年女儿,还有两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儿子。”第二任妻子雅娜·波利亚金娜自此慢慢走进大众视野,2020年3月被爆出其姓氏已经改为沃洛金。后来有人发现,雅娜早在2011年就参与了沃洛金母亲多家公司的运作。沃洛金的两个儿子被保护得很好,并不为公众所知。2018年,沃洛金访问萨拉托夫市慰问当地群众。

在俄罗斯政界有很多人从不提及自己的家乡,往往以莫斯科人自居。但沃洛金恰恰相反,他不仅常常将萨拉托夫挂在其嘴边,而且多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改善家乡,为萨洛托夫建设孤儿院、寄宿学校、教堂、养老院、军人疗养院等。财大气粗的沃洛金热衷于慈善事业,仅在2014年-2018年间就捐款近1.5亿卢布。据内幕人士透露,沃洛金家族总资产超过1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8852万元)。

(冯玉军,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