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金灿荣谈2020美国大选
2020年11月09日  |  来源:上观新闻  |  阅读量:3110

美国“无休止激增”的新冠病例、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种族主义痼疾、政治极化激起的社会动荡,共同为2020年的红蓝战场抹上一层灰暗的底色。

在多个战场州高频集会、搏杀数日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竞争对手拜登迎来美国大选投票的正日子。11月3日的“终极对决”过后,谁将入主白宫,全球都在屏息观望。

英国广播公司评论,这注定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大选。相比2016年,今年大选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是一次疫情下的选举——美国“无休止激增”的新冠病例、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种族主义痼疾、政治极化激起的社会动荡,共同为2020年的红蓝战场抹上一层灰暗的底色。几个关键词或许有助于理解今年大选到底有多么“非常规”。

关键词一:贵

今年预计约有1.5亿选民参与投票。但严格来说,他们都不能决定谁将成为下一任总统,这项任务将由人数少得多的个人来负责,他们就是选举人团的538名成员。

美国总统选举实行名为“选举人团制”的间接选举制度。除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外,其他48个州和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实行“赢家通吃”制度,即获得选民票最多者获得该州或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所有选举人票。总统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选举人票,即270张就可当选。正是因为这一制度,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虽然在全国选民选票中得票高于特朗普,依旧因选举人票不足而败北。

为了越过270票的“达标线”,今年两位年近八旬的高龄选手都使尽浑身解数,早早地撒下大笔真金白银。截至投票前一周,拜登所在的民主党已经为选举花了69亿美元,共和党则为特朗普花了38亿美元。猛烈的“金钱攻势”也刷新了今年大选的“烧钱”纪录。美国非政府组织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预计,今年大选总花费最终将达140亿美元,是2016年的两倍。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指出,“烧钱”创新高原因有二。其一,由于疫情,候选人取消线下活动,不得不依靠昂贵得多的广告造势,推高竞选成本。其二,华尔街、科技公司高管对拜登的资金支持,比奥巴马两次竞选总统时得到的总资金加起来还要多,说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得罪了金融巨鳄和科技巨头。金主的支持也让民主党更放心地大笔撒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选举中,特朗普与拜登的总统之争固然是重头戏,但也绝非全部戏码。美国选民还将投票选出国会议员。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都将展开选举。民主党眼下控制了众院多数席位,他们希望能将参院也一并拿下。

关键词二:险

2020美国大选除了“贵”字压身以外,还“险”字当头。

早在今年春季新冠疫情在美国集中暴发时,《纽约时报》就曾预判,新冠疫情引发的风险,可能重塑整个总统竞选形势。而今,按照《今日美国》报的说法,美国疫情已经发展到“平均不到一秒确诊一例” 的地步。严峻的态势对选举的方式和进程产生直接影响。

首当其冲的变化就是提前投票的州大幅增加,以降低投票日扎堆风险。相比2016年37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允许选民提前投票,今年允许提前投票的州至少有45个。明尼苏达、南达科他等州的投票点更是早在9月中旬就向选民开放。

民众的投票热情也是空前高涨。截至11月2日,提前投票的选民人数超过9800万,超过2016年大选全部选票的三分之二。《华盛顿邮报》指出,提前投票人数达到历史性水平,凸显了美国选民强烈希望在这场充满分歧的大选中表达政见。

另一个重大变化是邮寄投票激增。在美国大选史上,邮寄投票并非新鲜事物。然而今年,为自身安全而选择邮寄选票的选民数量空前。截至11月2日,6100万邮寄投票已达到2016年大选总投票数的四成,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表示,假如没有疫情这场“意外”,特朗普连任可能性较大。但糟糕的战疫表现动摇了他的地位。疫情也拖累美国经济,三季度经济增长看似不错,但这个数据是与二季度的“探底”相比得出的,本身不足以反映美国经济走出困局。疫情之险、经济之困,使特朗普执政四年积累的矛盾(政治撕裂、体制内制度被破坏)更加激化。社会的严重对立激发了选民的投票热情。

关键词三:乱

Axios新闻网写道,邮寄投票的激增,使计票工作出现前所未有的混乱局面,或导致选举结果无法很快产生,甚至引发司法争议。

首先,邮寄票的计票程序较现场票更为复杂,增加了拆开信封、验证签名等环节,耗时远多于现场票。

其次,美国22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出台规定,只要邮寄选票上的邮戳时间不晚于11月3日选举日当天且在此后的“宽限期”内寄达投票站,就将被记录。“宽限期”短则3天长则9天,包括一些选情胶着的战场州。

由此看来,希拉里近日有关“11月3日选不出新总统,选举夜或变选举周甚至选举月”的预言不是没有可能。

而围绕邮寄投票、计票引发的争议,可能给美国政治、经济、社会“添乱”。从政治上看,如果因邮寄投票争议导致候选人拒绝接受大选结果,联邦最高法院将介入争端。若是如此,决定胜者的过程将产生更多不确定性。经济和社会层面也会产生连锁反应——金融市场出现动荡,疫情防控和社会稳定受到冲击。

“一种隐患在于,双方都不承认选举结果,可能引发宪政危机。”金灿荣认为,如果两位候选人中有一方取得压倒性胜利还好说,就怕出现一方险胜的情况,“败北方”十有八九要发起司法挑战。

在金灿荣看来,如果诉讼发起者是特朗普,他新提名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法院其他保守派势力有望在数量上压倒自由派,为特朗普“转运”,但恐激起社会反弹,指责这是“司法政变”的产物,不排除发生暴乱。如果发起者是拜登,而他又因宪法裁量权旁落而无力改写命运,那么就要看“不主张暴力冲突”的他如何应对,其支持者到底以和平示威了事,还是上演难以收拾的流血冲突。

加州大学法律与政治科学教授海森也认为,希望获胜者能以明显优势取胜。“否则没有人可以预料,这场大选将让美国付出怎样的代价。”

吴心伯提醒,还需观察会不会出现停止计票的情况。美媒披露,特朗普恐怕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开票当天他的票数领先,就要先宣布连任,并将11月3日之后计入的邮寄选票视为民主党阵营选举舞弊的证据。特朗普1日晚间虽对记者否认此事,但他也再度抨击邮寄投票制度。

“11月3日之后的邮寄票会不会停止计算,过程中会不会发现问题,怎么处理……这些都是可能引起争端的因素。”吴心伯说,“事实上,如果因选票争议而诉诸最高法院,倒不是件坏事,意味着双方至少能统一解决办法。就怕在大选期间双方都单方面宣布获胜,互不买账,紧接着上演暴力冲突。”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