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金砖国家合作的基础重构
2021年06月22日  |  来源:  |  阅读量:1935

6月10日,以“携手共建创新基地 打造金砖合作典范”为主题的2021金砖国家智库国际研讨会在厦门举办。来自金砖各国知名学界、业界和政府部门、国际组织、商协会代表等200余人通过线上、线下形式出席研讨会。研讨会由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和厦门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我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教授应邀出席会议并作会议发言,现摘如下:

我今天要讲的内容是金砖国家合作基础重构的必要性。虽然和分议题的题目有点远,但是我觉得我们要讲投资贸易便利化,要有一个大的框架,如果这个大的框架在金砖国家里头出现了裂痕,具体的贸易投资便利化就很难执行,所以这个大的框架有没有出现裂痕是个问题。

首先,我们看到金砖国家面临着困难,特别是新冠疫情出现以来,金砖国家的经济出现了大幅度下滑,在疫情前就开始下滑了,疫情后下滑得更加严重。2020年,除了中国的经济有超过2%的增长外,印度是-8%,巴西-10%,俄罗斯是-3%,南非是-7%,全面负增长。2021年,这四个国家可能会进一步负增长,所以在这样负增长的情况下,推行贸易投资便利化是非常困难的。

另一方面,金砖国家的政治分化倾向也是比较明显的。2021年3月12日,印度参加美日澳印四国领导人首届印太峰会。6月11日,印度参加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在外交上开始明显倒向美国和西方阵营。此外,美国还在动员巴西参加民主国家联盟,在政治上分化金砖五国。经济上的困难和政治上的分化给我们金砖国家的投资贸易便利化带来了一些障碍。这个事实我们要承认,不能回避。

在这些新的问题出现之后,我们要分析金砖国家有没有共同利益,如果这些共同利益还存在,我们就要把这些共同利益巩固发展好,来克服已经出现的新困难。

金砖国家是一个整体性的、在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中的上升群体,这点不会改变。在全球治理体系中,金砖国家是一个要求改变现状的集体,虽然有困难,但是大前提没有改变,这是我们共同的、最大的利益诉求。

今年6月份,金砖国家外长发表《金砖国家关于加强和改革多边体系的联合声明》,这是一个新的政治共同文件,这个共同文件非常重要,我们一致表明:要推动建立更加公平、公正、包容、平等和更具代表性的多极国际体系。这是在金砖国家出现困难情况下的一个新的政治共同文件。

在全球金融治理方面,金砖国家共同对IMF提出了改革的要求,IMF第15轮的份额总检查未能完成份额和治理改革,金砖国家共同表达了失望。金砖国家提出,要在2023年12月15日之前,如期完成IMF的第16次份额总检查,以减轻IMF对临时资源的依赖并解决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不足的问题,使其能够实质性地参与IMF的治理,并保护也就是最贫穷和最弱小成员国的份额和发言权。

在全球贸易治理方面,金砖国家一致反对个别发达国家的单边主义,大家很明白个别发达国家的单边主义主要是指美国。大家要求恢复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因为争端解决机制之所以不能恢复也是美国在从中作梗。WTO改革的问题上,金砖国家包括印度在内还是一致的,要求维护WTO的核心地位、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要兼顾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利益。

在全球卫生治理方面,金砖国家一致要求确保新冠肺炎疫情诊疗手段、药物及疫苗、关键卫生产品和技术及其配件、设备等,实现及时、可负担的公平可及和分配的相关倡议,支持全面健康覆盖取得的成就,包括采取预防措施和行动。大疫当前,金砖国家强调需要采取全部相关措施,包括支持世界贸易组织正在进行的有关新冠肺炎疫苗知识产权豁免的讨论,以及运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以及《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和公共卫生的多哈宣言》规定的灵活性。与此同时,金砖国家还强调,需要分享疫苗试剂、技术转让、发展医疗产品的本地产能和供应链、提升价格透明度,并呼吁在采取阻碍疫苗、卫生产品和关键要素流通的措施时尽可能保持克制。

在全球基础设施投资方面,金砖国家合作一直走在前列,建立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总部在上海,可以说在其它机制都不完善的情况下,金砖银行是唯一一个金砖国家合作的实体机制,在如今的形势下仍然得到了巩固。还值得一提的是金砖国家的应急储备安排,这是金砖国家合作实体化的另一个机制。2020年,金砖银行批准的贷款是103亿美元,数量不是很大,但这是实实在在的运营。其中用在新冠疫情方面的贷款是60亿美元,而且金砖银行在国际信用评级上得到了标准普尔和其他评级机构的好评,信用级别是AA+,这五个国家平均都没有AA+,但是金砖银行自己是AA+,这就是说明金砖银行的国际信用是很好的。

除了上海总部外,金砖银行还建立了非洲中心、美洲中心、欧亚中心,现在还要建立南亚中心,如果这四个中心建立,加上中国的总部,就是五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分中心,在所在区域内就可以做金砖银行的区域业务。金砖银行还准备扩大成员,除了五国以外,在G20发展中国家中增加新成员。

金砖国家提出了经贸合作行动纲领,更大积极地参与制定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以及其他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中小企业等领域的国际规则,这些都是金砖国家合作新的有潜力的领域。我们看到金砖国家存在着严重的困难,在疫情和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我们金砖国家在坚持不懈地推进一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新文件。还有气侯合作,环境合作,这些就不一一讲了。

可以看到,虽然西方国家在做分化金砖的一些动作,但是金砖国家的基本利益、基本价值观、基本国际规则的诉求大体上是一致的,是可以向前发展的。现在的困难和挑战是局部的、暂时的,我们应该要保持战略信心和战略定力来推进金砖国家之间务实合作。

(黄仁伟,复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复旦大学教授)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