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朝鲜半岛的变局,新局与谋局
2021年01月20日  |  来源:国际湃  |  阅读量:3772

2020年,中美关系与新冠病毒带来的变局为朝鲜半岛带来深刻调整与变化。朝鲜半岛的局面出现新的变量并引发新变化。中国的朝鲜半岛外交也应顺应形势发展,认清变局与新局中的挑战与机遇,谋划有利于己的外交转型。

01 朝鲜半岛:多重冲击酿变局

总体上讲,朝鲜半岛出现了诸多新挑战。

第一,是新冠肺炎重塑朝鲜行为模式。

内部困难加重。新冠肺炎暴发后不久,朝鲜就宣布封国,切断了中朝、朝俄边境,并加强了非军事区的管控。对于经济上严重依赖外援的朝鲜而言,面临的首当其冲的冲击就是外贸的断绝。不仅如此,朝鲜还经历了罕见的台风与自然灾害,对农业造成了严重影响。再加上本来就有的联合国与美国的对朝制裁,朝鲜2020年遭受了三重苦难,导致物资匮乏,民生艰难,诸多建设计划跑票。

外交担忧加剧。新冠加重了朝鲜的外交担忧。朝鲜医疗系统极其脆弱,才采取了极端防疫措施,如断绝对外交往、军事化防疫等,同时也使在处理接触问题上极端化,如发生了枪杀韩国公务员事件、处理海关等涉外人员、严令居民不得接触雪与鸟等“恐外”事件。

南北关系断绝。朝鲜本就怀疑韩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而由于韩国境内保守势力与NGO不断挑衅并辱骂朝鲜领导人,向朝鲜境内飘放反朝物品,朝鲜以此为据彻底切断了与韩国的联系,并自行处理开城工业园与金刚山旅游等事务,朝韩关系进入严冬。

内部整理加强。新冠与封国给朝鲜带来了难得的机会,相继召开了多次会议,对党内、国内的诸多治理方式与架构进行了整理,除设立防疫司令部总提防疫抗疫之外,朝鲜对劳动党治国的首要地位进行了整理,确立了权力归于最高领袖、治理机构由秘书室统管、具体业务由政府部门处置的架构,并对政治局、军队、内阁等进行了调整。

第二,中美关系与新冠肺炎重创韩国。对韩国而言,中美关系的挑战要大于新冠肺炎。

文在寅政府出现“尾盘效应”。走向收尾阶段,外交行为上无意、无力、乏力,维持好局面、不出现更多的麻烦是文在寅政府的最大要求,内部保守派的反击与民主党内的斗争令韩国政治麻烦不断。而(去年)4月份的国会选举虽然大胜,但却激化了共同民主党内部关于总统候选人的竞争。

新冠肺炎重创韩国经济与政治。韩国是产业形态依赖外贸和出口,新冠肺炎影响中韩贸易关系,造成经济下滑,就业困难,房价上涨,又恶性循环式地冲击国内政治,成为保守派攻击的主要抓手。而治理新冠肺炎上,K-检疫使韩国一度成为国际抗疫“模范生”,但由于教会等聚集性感染的上升,韩国政府的光环不再。

依靠强力治疫取得国会选举大胜的模式已经不再有号召力,使执政党对总统选举非常担忧。

在中美关系上“骑墙”做法使韩国外交处境尴尬。中美交恶对韩国的冲击更明显,“安美经中”一方面造成更大的外交撕裂感,一方面却又造成更大程度的“经中安美”,韩国为此专门在外交部设立了“中美关系局”,在军队与情报部门也设立了专门的中美研究单位,以求在中美竞争中更好地趋利避害。

文在寅政府丧失南北关系主导权。在协调朝美关系上的无能为力、无所作为,以及对内部反朝行动的放任自流、反应迟缓,导致朝鲜不再信任韩国和关系的断绝,韩国不再拥有对朝鲜的影响力。如何重建南北信任,重构对朝影响力,获得在朝鲜问题上的发言权与主导权已经成为韩国内部经济提升、政治稳定、外交主导的最紧迫、最首要任务。

02 朝鲜半岛:冰川效应现新局

当前的朝鲜半岛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小冰河”期,在新冠病毒的影响与中美竞争的大局面下,各方都在客观和主观上陷入暂时不做动作的“冰川”封冻时期。而封冻的冰川下面,由于各方的内在动力发展,尤其是美国政局的变化,朝鲜半岛正酝酿着诸多新变化。

美国新政府为朝鲜半岛带来诸多新挑战。拜登政府的对朝鲜半岛政策可以总结为三个要点。

对朝鲜外交更多地走向“拉”。

拜登团队的朝鲜半岛政策团队坚持共识、价值观与实用主义,不能像特朗普那样莽撞地滥用美国的外交资源,要有决策团队的共识才能一起推进,而在人权、民主、自由上的价值取向将使拜登团队在对朝问题有更多的反思。

面对中国或将成为头号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拜登团队)对朝鲜的认知将从“刻不容缓的威胁”转变成为有可能打击中国势头的一张“博弈牌”。

对韩国呈现出更多的“管”。

特朗普破坏了美国对韩政策的根基,也伤害了美韩同盟,拜登团队要更多地修复韩美同盟,将美韩同盟打造成为遏制中国的一张更顺手、更有力的牌。

对中国将更多地采取“赶”。

拜登团队认为,评估过去的对朝政策,凡是中国参与度大者则美国取得的进展更少,而没有中国或较少中国介入者,美国则能取得较大的进展,因此要最大程度地减少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影响与介入。这将是对中国朝鲜半岛政策的最大挑战,也是拜登团队对朝鲜半岛政策的核心所在。

未来朝鲜半岛问题上,中美将从过去的合作中有竞争,合作多、竞争少的局面,转向竞争中有合作,竞争多、合作少,甚至为数不多的合作将出现停滞局面的可能。反映到朝鲜半岛内部,多重冲击塑造了朝鲜半岛内部新局面。

朝鲜对拜登政府的上台感到失望,但仍抱有相当的期待。朝鲜会通过一定的忍耐与等待来塑造美国对朝政策的善意环境。

同时,朝鲜将更趋内向化,关注于内部问题,如抗疫、经济重启、外部因素弱化的有利环境下修炼内功等,这导致了传统安全问题,如朝核问题暂时失焦,被有意忽视。朝鲜的应对也由过去的“刺猬”策略不断演化成为特朗普时期的“洋葱”策略,再到目前的Tit for Tat(针锋相对)的“钢球”策略。朝核问题因此出现“都认为有问题,但却无计可施”的尴尬局面。

韩国失去对朝鲜半岛局面的掌控能力,不但在朝美博弈中的比重与地位不断跌落,在中美竞争中的骑墙策略也困难重重。而在内部问题上,保守与进步之争成为社会焦点,经济问题也没有可用方案。2021年要进入大选年,在应对中美、朝核等问题上无意、无力、乏力的漂流状态;南北关系上,韩国陷入少见的零交流阶段,在对朝问题上出现了外交、内政、经济问题上因朝鲜立场出现“老虎、棒子、鸡”式的死循环空转状态。

这种冰川效应下,各方正在等待防控新冠肺炎新进展、中美关系新变化的融冰时刻,带来的效果超过预期。

(郑继永,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原标题《朝鲜半岛:变局,新局与谋局》,有删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