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 杨洁萌: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展新机遇
2020年09月25日  |  来源:中国金融杂志  |  阅读量:2341

同时,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后,便捷的网上结算、极低的支付成本、时尚的支付体验,定能促进消费冲动,从而拉动经济增长;还可以通过发挥其信息和技术优势,为广大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商户提供门槛更低、成本更低、更加灵活的融资服务,以实实在在的“硬核”举措,促进复工复产复市,助力“六稳”“六保”,加快经济复苏步伐。

第五,后疫情时期世界经济发展期待便利的跨境支付工具,法定数字货币具备“世界货币所需的一切条件”。

中国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具有法定性、稳定性和锚定性,在诸多方面较私有企业发行的数字货币(如Facebook发行的Libra)等支付工具有更多优势,尤其体现在其由中央银行发行和管理,由国家信用背书,违约风险低,是“真正的数字货币”。由于DC/EP可以与人民币1∶1自由兑换,可以对接国际上各主权国家现有的货币体系,通过跨境支付可以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目前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仍存在许多弊端,超发的美元给世界上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带来了“负外部性”,并且目前全球最主要的支付交易系统SWIFT也由美国主导,中国有必要也有能力建立一套新的支付系统网络,打破美元垄断地位,而法定数字货币将是人民币国际化“弯道超车”的重要法宝。可以借助“海淘”消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和借贷等渠道,打开海外市场,也可以考虑和已经从事跨境支付业务的企业(如支付宝等)合作,推广法定数字货币在海外市场的应用,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第六,中央银行早已着手研发法定数字货币,具有先发优势。

中国是全球移动支付第一大市场,无论是移动支付用户的规模与交易规模,还是渗透率,都处于比较领先的地位。“刷卡支付”和“扫码支付”对现金的替代效应日趋明显。加快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的步伐,防止诸如比特币、Libra等“影子货币体系”对现有体系的冲击,提高支付体系的运行效率,推动经济数字化治理程度的提高。

中国人民银行2014年就开始了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2017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成立,截至2020年4月,已为数字货币及其相关内容提交22件、65件、43件专利申请,涵盖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应用的全流程,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已完成技术储备,具备了落地条件。

如何积极稳妥地推行法定数字货币

第一,进一步加强法定数字货币宣传科普,总结试点经验,扩大应用场景。

目前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正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稳步推进,已在多地开展小范围试点。但民众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认知还不够全面,一些人将数字货币与“炒币”、投机画等号,部分机构甚至冒用中央银行名义推出所谓“法定数字货币产品”,进行诈骗和传销。

在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之前,应通过多媒体手段向民众普及更多法定数字货币知识,营造良好使用环境。同时,要考察试点区域的使用效果,重视市场需求,总结积累经验,跟踪调研法定数字货币对现有体系的影响,确保法定数字货币使用的便利性、安全性、高效性,提高市场接受的主动性,并逐步推广到全国。此外,要适时启动对公领域的法定数字发行和试点工作。

第二,顺应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建立法定数字货币新型监管模式,加快配套制度建设。

当前,数字经济正深刻影响国民经济各领域,未来法定数字货币将与数字经济互生共促,不断推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融合,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央银行应加快法定数字货币配套制度建设,在政府与市场、安全与效率、创新与规范之间寻求平衡。

在传统监管方式的基础上建立新型监管方式,制定一系列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项法律法规,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应用的全流程环节配套相应的数字金融监管制度,制定研发数字货币发行的国家标准,打击非法炒作数字货币行为,为新的货币体系提供完善的法律保障,促进法定数字货币和数字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第三,强化理论与实证研究,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助力经济复苏。

法定数字货币将使得中央银行对货币供应量、流通速度、货币乘数等数据的测算更加精确,进而提升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准确性。在法定数字货币试点区域,应利用大数据手段加强统计监测,运用相关数据开展理论模型构建与实证研究,也可以将试点区域与非试点区域进行对比研究,还可以开展国际比较研究,总结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的优势,为全面推广搭好政策框架和理论依据以及疫情后经济复苏奠定基础。

第四,参与数字金融全球治理,加强国际协作,掌握法定数字货币主导权、话语权。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数字货币完全有可能突破现有货币体系的束缚,成为“世界货币”。数字货币竞争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我国有必要“弯道超车”,研究数字货币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路径,探索发行中国主导的可跨境使用的全球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此外,在全球数字金融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争取话语权,与其他正在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合作,参与制定法定数字货币国际监管统一标准,掌握数字技术关键领域知识产权,努力在数字经济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竞争优势。

第五,善用先发优势,抢占第一赛道,驰而不息加快发行法定数字货币。

货币具有先天的垄断性,数字货币的发行与流通,将对现有国际货币体系、清算体系和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改变和影响。因此,对数字货币的发行权和控制权,将成为主权国家间竞争的“新战场”。中国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具有诸多优势、面临诸多机遇,应加速抢占第一赛道,充分发挥网络效应,并赢得先机。

(孙立坚,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杨洁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