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乾:发展与政策调整中的中亚油气产业
2020年09月22日  |  来源:欧亚发展观察  |  阅读量:4969

哈萨克斯坦国内汽油的过剩和与邻国相比较低的价格也引起了边境地区的“灰色出口”问题。哈萨克斯坦能源部表示,在哈俄边境每天有数千汽车从哈萨克斯坦向俄罗斯走私汽油。他表示,一方面将采取措施限制走私,另一方面还将逐步提高哈萨克斯坦国内的成品油价格,到2025年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持平。目前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的汽油价格相比每升差价超过100坚戈(0.26美元,16.5卢布)。

2. 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大规模投资天然气化工项目

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因此制定了大规模的天然气化工项目计划。土库曼斯坦的目标是实现天然气资源利用的多元化,生产更多高附加值产品,促进经济增长。乌兹别克斯坦的目标相对单纯,即通过天然气制油(GTL),提高本国汽油产量以满足国内需求。

2019年6月,位于土库曼斯坦阿哈尔州的天然气制油项目投产,该工厂设计年产60万吨汽油,符合欧5环保标准,此外还能每年生产1.2万吨柴油和11.5万吨液化气。在2019年10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访问日本期间,两国企业商定将在天然气化工领域开展进一步合作。目前两国的合作项目包括位于马雷州的硫酸和尿素生产厂,位于巴尔坎州的钾肥厂,位于基亚雷的乙烯厂,以及位于阿哈尔州的气制油工厂等。根据土库曼斯坦的计划,未来几年还将建设位于列巴普的橡胶和聚苯乙烯生产厂,位于巴尔坎州的第二个聚合物工厂(第一个已经于2018年在基亚雷投产),位于达绍古兹州的PVAC和甲醇生产厂,位于奥瓦丹捷佩的气制油工厂二期工程等。

2019年9月,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和美国Air Products签署了协助建设气制油工厂的合作路线图。该厂2017年已经开始建设,投资额为37亿美元,位于卡什卡达里亚州。该工厂能够每年加工36亿立方米天然气,生产74.35万吨柴油、31.1万吨航空煤油、43.11万吨石脑油和2.09万吨液化气。项目建设期为四年,由韩国Hyundai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以交钥匙工程的方式进行建设。

四、政策的重大调整

1. 哈萨克斯坦加强油气行业本地保护

由于油气行业在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直致力于提高本国劳动力和本国企业对油气项目的参与程度,保护本国的利益。2019年5月,哈萨克斯坦最大油气项目田吉兹油田发生工人骚乱,使哈萨克斯坦再次将油气行业的本地保护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此次发生骚乱的是田吉兹油田扩建工程的承包商Consolidated Contracting Engineering & Procurement S.A.L. Offshore (CСЕР)。有消息称,该公司雇佣的本地和外国员工在工资、工作条件和劳动保障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这引起了本地员工的不满并导致与外国员工的冲突和受伤。事件发生后,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要求政府保障该国石油天然气项目中哈萨克斯坦人得到公平的工资和劳动条件。他要求政府总理马明在2019年底前制定出相应的办法。托卡耶夫强调,必须注意包括哈萨克斯坦人在油气项目中的劳动权利,如果需要修改同投资者的合同,将进行必要研究并解决这个问题。

马明随后约见了在哈萨克斯坦作业的多家国际油气公司的代表,讨论了加强项目中的哈萨克斯坦员工的劳动保障问题。马明还在7月份视察了哈萨克斯坦的多个大型油气项目,并在阿特劳召开会议,讨论研究大型油气项目的本地含量、发展油气行业装备制造和遵守哈萨克斯坦劳动法等问题。马明强调,大型项目的本地含量还在增长,但比例很不平衡。比如,田吉兹项目在商品采购中的本地含量只有5%,卡拉恰干纳克项目达到12%,北里海项目(卡沙甘)项目为27.3%。他表示,必须实现油气装备制造的哈萨克斯坦本地化,政府必须创造条件使本国设备生产商能够公平的获得大型项目中的采购机会。他要求能源部、工业和基础设施部等就采取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2. 乌兹别克斯坦实行大规模油气行业改革

2019年7月,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签署有关保障国内能源需求、完善油气领域管理体系的总统令。总统令中规定该国油气行业进行大规模改革,以提高油气产量和行业效率、满足经济和居民生活的能源需求、为促进行业公平竞争创造条件。

总统令批准了改组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剥离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运输公司的建议,并在乌兹别克斯坦各地区供气分公司的基础上成立负责天然气输配、向居民和社会供应天然气的“输配气服务”公司。改革后,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运输公司将成为负责从开采企业采购天然气、经干线管道运输、出售和出口天然气的运营公司,并按照合同向“输配气服务”公司供气。天然气供应设施将分阶段交给私营公司管理,这些公司将根据国家-私人合作模式向用户售气。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将合并油气钻井公司、开采公司、成品油公司和机械装备制造公司,并逐步出售非专业资产。

除改组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外,该国还计划在2019年12月1日之前出台新版的《产品分成协议》法律。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总裁西济科夫表示,该法律是15年前通过的,其反映的问题中已经有一些不符合目前的要求。他表示,新版文件计划邀请国际专家参与修订,并吸收其他国家的良好经验。

3. 土库曼斯坦恢复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

在停止三年之后,土库曼斯坦从2019年4月恢复了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天然气贸易。双方商定,俄气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采购12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从2019年下半年起的五年内(至2024年6月30日)每年采购55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天然气。

2009年之前俄气公司从土库曼斯坦每年采购400-420亿立方米天然气,之后减少至100-110亿立方米,2015年为40亿立方米,2016年起停止购气。减少并终止购气的主要原因在于俄罗斯认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定价过高。

在俄罗斯停止采购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之后,中国成为土库曼斯坦的唯一买家。俄土两国为恢复天然气贸易进行了多轮谈判,并最终达成了一致。分析认为,土方在天然气价格上做出了一定让步,以避免天然气出口过于依赖中国方向。在TAPI管道和跨里海管道尚未建成之前,恢复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符合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出口多元化的利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米勒表示,采购土库曼斯坦的气量可能提高到每年200亿立方米。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