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治波:新形势下,伊朗核问题走向何方?
2021年08月03日  |  来源:观中国  |  阅读量:1502

当前伊核协议恢复的前景面临新形势。美国拜登政府有意兑现竞选承诺,修复盟友关系,防止中东局面失控,牵制中国与伊朗合作。伊朗也有缓解制裁压力、改善外部环境的需求。美伊达成妥协可能性较大,最终协议能否恢复,取决于伊朗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美国提出的限制条件,和美国能在多大程度上解除对伊制裁。

当前,伊朗核问题的走向处于一个关键节点:美国拜登政府表示要重回《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伊朗和以色列都刚完成政权变更。新形势下,正在维也纳进行的恢复“伊核协议”谈判能否成功,伊朗核问题如何演变,将对中东地区和平与稳定、对世界安全和大国关系都产生重大影响。

一、美国:牵制中国的考量

拜登竞选时就承诺要重回奥巴马时期的对伊政策。当年奥巴马政府对伊政策的考量是:在强压不能使伊朗屈服的情况下,用严格的核协议约束伊朗核能力发展,使伊朗不能发展拥有核武器。但奥巴马政府对伊朗做出了可以拥有铀浓缩权利的让步,而这正是以色列极为反对的。

拜登政府重回“伊核协议”,也是修复、巩固与盟友关系的政治外交需要。特朗普政府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引起美国盟友的强烈不满,是美国与盟友关系产生隔阂的主要原因之一。拜登上台后致力于恢复与盟友的传统关系,以联合其力量一起应对正在崛起的中国。

拜登政府也需要防止伊朗核问题失控而使美国陷入新的危机。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也退出了“伊核协议”,开始提升其核能力,这使以色列极为担心。若不能恢复“伊核协议”,伊朗会在发展核能力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最终很可能出现以色列对伊动武、中东陷入战争的前景。届时美国不得不介入这场战争,这对美国的全球战略是一个掣肘。

此外,重回“伊核协议”还可以牵制伊朗与中国的全面合作。中伊今年刚刚达成了一项为期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若不能恢复“伊核协议”,在孤立状态下的伊朗会更加强化与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合作,特别是在“去美元化”道路上向前更进一步,这对美国的全球利益是一个重大威胁。若恢复“伊核协议”,伊朗则可能改善同西方的关系,扩大对外合作面,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二、伊朗:改善外部环境的需求

伊朗是产油大国,其经济与民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石油出口。美国等西方国家因伊核问题对伊朗实施的石油出口和金融等制裁,对伊朗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影响。这是导致伊朗经济长期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也是伊朗愿意接受严苛的条件达成“伊核协议”的内在原因。

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重新实施对伊制裁并采取“长臂管辖”行动,这对伊朗对外石油出口产生极大影响。据路透社报道,当月,伊朗石油出口达250万桶/天,而在次月就骤降至30万桶/天。伊朗40%的财政预算来自石油出口,要维持正常的经济运行,原油出口必须保持在约154万桶/天(基于54美元/桶的油价)水平以上。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导致伊朗经济重新陷入衰退。

因此,伊朗在核问题上的主要目标是在保住铀浓缩权利的前提下,通过恢复“伊核协议”来解除国际制裁,以恢复经济正常发展。同时,伊朗可借此改善与西方关系和整体外部环境,推动更多对伊投资贸易,服务于其地区大国战略。

三、困难:美国“要价”过高

“伊核协议”是中国、欧盟、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和伊朗各方长期艰苦谈判并为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所确认的有效解决核争端的国际法律文书。因此,恢复“伊核协议”的谈判,应聚焦解决各方回到“伊核协议”的“路线图”,而不是协议本身,这是恢复“伊核协议”谈判的正确道路和做法。但是,美国对“回来”提出新的条件和要价,这是目前恢复“伊核协议”谈判的主要困难。

美国提出过一个“加强版”的“伊核协议”,要求将伊朗发展弹道导弹、支持地区组织等非核问题列为协议内容,这遭到伊朗的断然拒绝。在不能将这两个非核因素纳入协议的情况下,美国又要求伊朗销毁现在已经在运行的新一代离心机——这是伊朗核技术发展的最新成果,而只允许伊朗在协议规定范围内保留一定数量的老式离心机。这是美伊争执的关键问题。

同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时相比,当前国际上出现了一个新情况,那就是近一两年来出现的“碳中和”问题。当年在谈判“伊核协议”时,西方非常怀疑伊朗发展核能的动机,认为伊朗拥有巨大石油储量,完全没有必要发展核能——除非“另有所图”。但在目前全球气候变化影响下,各主要经济体纷纷提出“碳中和”目标,为此必须尽快进行能源技术革命,改变现有能源结构,以清洁能源替代油气能源,石油将逐渐失去其主力能源地位,这对产油国的经济和国家发展战略产生重大影响。这样,伊朗发展核能的主张更具合理性,动力也更大。

四、前景:妥协可能性较大

在美国已看清现实,不得不放弃将非核因素加入协议内容情况下,协议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两点:一是伊朗在多大程度上会接受美国提出的限制其核能力发展的条件。这一点要受到上述伊朗政权变更和“碳中和”形势的影响。

二是美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解除对伊制裁。美国声称,即使恢复“伊核协议”,特朗普当政以来实施的对伊制裁也不会全部取消,那些与“反人权”“违反国际规则”有关而与核无关的制裁不会取消。伊朗则坚持所有压迫性制裁必须全部取消。围绕取消美国对伊制裁的范围,美伊双方还需讨价还价。同时,鉴于美国政府经常出尔反尔,政治信誉不佳,伊朗提出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做出对“伊核协议”的“保证”,但这难以实现。

从美伊双方主要利益需求和形势大局看,美伊达成妥协、恢复“伊核协议”的可能性较大,因为达成协议能解决美伊双方的战略性问题,而双方只需在战术问题上做出让步即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