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刚:“新中东”权力格局初显:域内利益重组 域外干预变身
2020年09月21日  |  来源:光明日报  |  阅读量:2703

【鸣镝】

中东是大国安全博弈的主战场,中东秩序是全球秩序的有机组成部分。从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的爆发,到2010年年底“阿拉伯之春”横扫西亚北非,域外大国谋霸与反霸的斗争成为第一组矛盾,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与以色列的对抗成为第二组矛盾,上述两组矛盾贯穿始终,成为中东“双重权力平衡”的主要特征。2010年年底以来,中东地区格局由美国独霸到多强林立,地区强国从战略依附走向战略自主,阿拉伯世界加速碎片化,中东联盟分化组合,西方大国从直接干预到鼓动盟友冲锋在前,“新中东”权力格局呼之欲出。

首先,大国关系从美国“一超独霸”转变为“多强争霸”。冷战结束后,从1991年海湾战争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目标几乎全部实现。但是2010年年底爆发的“阿拉伯之春”并没有沿着西方预设的“自由”“民主”轨道发展。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解决中东热点问题的能力和意愿下降,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为主的非西方大国登上中东地缘政治的舞台,三国不仅在叙利亚形成政治联姻,而且在其他中东热点问题上也主动出击,打破了西方对中东安全事务的垄断。随着美国的战略收缩与“退居二线”,非西方大国开始跃跃欲试,战略自主性日益增强,“一超多强”让位于“多极并存”。

其次,中东国家外交从意识形态主导转变为国家利益优先。冷战结束后,尽管阿拉伯世界政治制度、经济发展阶段差异甚大,但在维护巴勒斯坦人民正义事业、实现阿拉伯世界的团结与统一方面,具有目标一致性。过去十年里,阿拉伯世界普遍面临高人口增长率、高失业率、高物价、货币加速贬值、经济增长乏力等问题。尽管大多数阿拉伯国家提出了经济振兴计划和中长期发展战略,但执行力弱,国家治理能力不足。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经济复苏缓慢,能源需求不旺,加上低油价,使中东国家雪上加霜,甚至被称赞为“和平绿洲”与“经济增长火车头”的海合会6国也隐忧浮现。面对经济和安全双重挑战,中东国家奉行“以我为主、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务实政策,淡化意识形态因素。阿联酋打破沉默,实现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构建“中东科技创新联盟”,助力国家转型,就是一例。

再次,中东地区主要矛盾从“阿以冲突”转变为“阿以对抗伊朗和土耳其”。自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到2020年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阿拉伯世界的内部问题积重难返,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索马里等热点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伊拉克、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危机潜伏。以色列抓住机会,借助美国的威逼利诱政策,各个击破,与多个阿拉伯国家改善关系。同时,土耳其与以色列却从昔日的准盟友变成今日的竞争对手。埃尔多安政府反对以色列恃强凌弱、吞并巴勒斯坦人土地的政策,故在叙利亚问题上同以色列最大敌人——伊朗开展合作,在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划界问题上与以色列龃龉不断。此外,近年来土耳其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也持续恶化。在利比亚,土耳其与埃及、沙特、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支持不同的代理人,土耳其成为以色列和上述阿拉伯国家在地中海的“假想敌”。伊朗既反对以色列的地区霸权主义,又反对阿拉伯国家牺牲巴勒斯坦人权益、充当西方遏制伊朗的“马前卒”,成为阿以在海湾地区的共同“假想敌”。土伊“合纵”,阿以“连横”,以色列与主要阿拉伯国家从不共戴天的敌人变成了心照不宣的“准盟友”。

最后,西方干预中东事务的方式从“亲自上阵”转变为“幕后操纵”。冷战时期,大国通常亲自操刀、介入中东地区冲突。1991年海湾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也都是大国直接干预中东事务的模式。但是从2011年开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大国开启了干预中东事务的新模式——提供必要的武器装备,鼓励代理人冲锋在前,撮合盟友“拧成一股绳”。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的流血冲突至今仍未停止,伊拉克尚未恢复元气,巴勒斯坦和黎巴嫩尚未走出困境,与大国的“代理人”战争不无关系。美欧不再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而是让代理人冲锋在前,自己在背后“掌舵”,以防止战略透支和陷入战争泥潭。在瞬息万变的“新中东”,大国扶持代理人成为一种新常态,代理人战争成为大国干预中东事务的重要方式。

总之,“新中东”权力格局解构了原有的地区秩序,集团政治死灰复燃,中东地区无论是弱国还是强国都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中东国家曾经是“不结盟运动”的积极倡导者。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各国被迫对“不结盟”的内涵加以与时俱进的解读,开始与域外大国、地区国家甚至非国家行为体建立特殊关系。中东国家和阵营也加速分化,阿盟与海合会功能弱化,敌人和盟友关系开始易位。土耳其、以色列、伊朗、埃及、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等多国的强人政治成为中东政治生态的新特点,其通过政治、军事、经济和战略传播等综合手段整合国内外各种力量,通过“组合拳”应对不确定性;而中东战乱国家则内部凝聚力不足,国家认同虚化,发展方向迷失,甚至沦为任人摆布的代理人。

“新中东”权力格局下,军事对抗逻辑取代了政治谈判逻辑,恶化了大国之间以及中东国家内部的安全困境。地缘政治的强势回归,导致国际法和国际协议遭到践踏,多强争霸的“新中东”正进入“战国时代”。

(孙德刚,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