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钊:后冷战时期美俄关系的三个循环
2020年09月09日  |  来源:《和平与发展》202004  |  阅读量:7435

把美俄关系带入冷战后两国关系最低谷的是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2013年,乌克兰又处于一个抉择关头:或者加入欧盟的《联系国协定》,或者加入俄罗斯的关税同盟。乌总统亚努科维奇两边都不敢得罪,犹豫再三后决定暂不签署《联系国协定》。这一决定引发了大规模的群众抗议示威。美国与欧盟官员在广场上向示威者发放食品,参议员到访基辅对抗议者表示支持。抗议导致了乌政权更迭,重新燃起了占克里米亚居民多数的俄罗斯人脱离乌克兰、回归俄罗斯的希望。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决,96%以上的投票者支持加入俄罗斯。普京迅速吸纳克里米亚入俄。美国与欧盟作出强烈反应,包括对俄实施经济制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等。

二、美俄关系波动的深层驱动力

20多年的美俄关系之所以呈现上述状况,决非偶然。“高开”说明双方有共同利益,如维护战略稳定、打击恐怖主义、防止核扩散等。即使在两国关系最差的时候,双方在反恐、阿富汗、朝鲜和伊核等问题上也维持着合作。“低走”说明双方有着根本的、难以克服的矛盾和分歧。其主要由以下四方面决定。

(一)战略目标南辕北辙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主流观点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斗争已经终结,自由民主制度已经取得了最终的决定性胜利,世界进入了自由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时代,即由美国缔造、领导的国际秩序一统天下。从国家实力的角度讲,美国是毫无疑问的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进入了美国的“单极时刻”“单极格局”。美国的战略目标就是要维护一个稳定的单极体系。

但俄罗斯显然不认同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俄罗斯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从两极对抗向着多极化过渡、演进,多极世界尚未形成,这个过程是曲折的,但发展方向是确定的。俄罗斯的战略目标就是要成为多极世界中的重要一极。叶利钦明确地把推动世界多极化作为俄罗斯外交战略的目标,在俄罗斯的多个重要外交文件中、在俄中两国的多项联合声明和文件中都一再进行阐述。1992年12月,俄中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明确指出,“双方重申,中俄两国都不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以及世界其他地区谋求霸权,也反对任何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1993年4月出台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强调,“俄罗斯将致力于建立能够真实反映当今世界及其利益多样性的多极国际关系体系”。1996年4月,俄中联合声明进一步指出:“世界多极化趋势在发展”,并提出了“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问题。普里马科夫1996年出任外长后,对多极框架下的世界新秩序进行了比较全面、系统的阐述和界定,使之成为俄罗斯对当代世界发展趋势的基本认识和俄罗斯对外政策的重要指导思想。1997年,俄中两国更是专门就国际格局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双方将努力推动世界多极化的发展和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以回应时代和历史的迫切要求。

为什么“单极”和“多极”这个看似抽象的国际秩序观问题对美俄关系如此重要呢?首先,在单极格局和霸权主义治下,国家之间是不平等的,霸权国家是主宰,其他国家则处于附和、追随的地位。冷战后,美国惯于在国际关系中实行“长臂管辖”,动辄对别国实行制裁,正是这种强权政治的体现。其次,“从1992年起,俄罗斯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重新恢复其大国地位,并且得到美国的平等对待”。1993年4月出台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基本构想》即把恢复大国地位作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叶利钦在1994年2月《国情咨文》中强调,俄罗斯外交“应结束有缺陷的单方面让步”,“永远符合俄罗斯的大国地位”。

普京刚当政时俄罗斯的地位相当虚弱,但他也明确地提出,俄罗斯外交战略的核心目标——要发挥一个世界性大国的作用,融入世界体系,成为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和维护者;积极推进世界格局的多极化,希望俄罗斯能够成为未来世界国际政治格局中的“重要一极”。

美国把俄罗斯恢复大国地位的梦想视为对美国单极霸权的挑战,想方设法予以打压、遏制。美国对俄罗斯有一种深深的疑虑:苏联的崩溃不等于俄罗斯帝国的崩溃,俄恢复大国地位就意味着恢复昔日的帝国。苏联解体初期民调数据表明,大约2/3的俄民众乃至大多数民主派政治家认为,苏联的解体是一个悲剧性错误,必须用某种办法来纠正。叶利钦的政敌如鲁茨科伊、日里诺夫斯基还在唤起俄罗斯的自豪感,斥责苏联崩溃的负面后果。1996年初,俄杜马竟宣布苏联的解散是无效的。2005年4月,普京在《国情咨文》曾指出,“苏联的解体是本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而美国决意把俄罗斯的影响局限在现有边界之内,削弱、剥夺俄在新独立国家的影响力,这也是美国迫使俄尽快从原苏联国家撤兵,坚持北约东扩、在中东欧部署反导系统,在原苏联国家与俄罗斯展开角力的原因所在。

俄罗斯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单极霸权一直在挤压俄战略空间,俄罗斯是地缘政治博弈的受害者,强烈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2007年4月,普京在慕尼黑欧安会上直言:“我认为单极模式不仅是不可接受的,而且在当今的世界也是行不通的……因为这种模式的一个根本缺陷是,它没有近代文明的道德基础”;“非法的单边行动连一个问题也解决不了。不仅如此,这种行动还成为新的人类悲剧和紧张局势策源地的促成因素。”2007年出台的《俄联邦外交政策基本构想》指出:“单极世界的神话在伊拉克彻底破灭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认同世界格局多极化的现实性。”

(二)国家利益的结构性矛盾

如前所述,在后冷战时期,美俄两国是有共同利益的,这些利益是两国合作的基础。当共同利益突出的时候,如“9·11”袭击之后、世界金融危机后的一段时间,两国的合作也是有成果的。在这些合作中,尤其是在反恐方面,俄罗斯协助、配合美国,主动与中亚各国协调,允许美国和盟国部队、武器和后勤物资过境出入阿富汗。布什政府是以反恐划线的,而在反恐阵线中俄罗斯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盟友。俄方照顾了美方的核心利益,当然有理由要求美国投桃报李,在涉及俄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给予照顾。对许多俄罗斯人来说,美国坚持北约东扩,一意孤行地退出《反导条约》,说明美国在事关俄罗斯重大安全利益的问题上不考虑俄罗斯人的感受。而美方却变本加厉,不仅没有停止北约东扩和部署反导系统的脚步,反而在格鲁吉亚、乌克兰策动“颜色革命”,这就深深地伤害了俄方核心利益。

1 2 3 4 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