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斯、丁纯: 教育投资回报决定中国经济将长期增长
2020年08月11日  |  来源:光明日报  |  阅读量:4518

丁纯:全球疫情暴发期间,一些国家谋求其企业从投资国撤资。全球性的经济危机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全球治理的方向是什么?

格罗斯:在经济危机面前,我们尤其需要全球治理。而现阶段全球治理面临着一些压力。没有团结,全球化很难维持。只有那些状况较好的富裕国家显示出团结的态度,全球治理方面的进步才有可能发生。在困难时期,政府总会倾向于关闭自己的国门,其部分原因是政府希望保护本国企业不受外国收购。但除了医疗领域,这很可能只是暂时现象。

丁纯:关于撒资问题:一方面,一些发达国家面对产业空心化,以及各自国内由于逆全球化催生加剧的民粹呼声,鼓励企业回流;而美国本届政府更是出于对华战略遏制的需要,提出了“脱钩”等政策主张,利诱和胁迫美企撤资回国;加之相关企业因疫情而产生的对产业链中断的担忧和成本收益、升级换代等考量,出现了个别外资转移。但另一方面,我们欣喜地看到,目前,外资非但没有出现大规模撤离,反而出现了逆势追加投资中国的情形。其中的标杆有美国特斯拉公司在上海投资的工厂;而近期德国奔驰公司在疫情之中追加投资10亿欧元,用于江淮汽车扩大再生产,则成为欧洲企业信赖和看好中国市场的鲜明案例。

应当看到,美欧企业长期以来在华投资主要是基于成本和利润回报、市场占有等务实的经济考虑,相关产业链也是长期形成的。近年来,中国不断推出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和举措,有目共睹,包括:建立众多自贸试验区;不断缩短外商投资领域的负面清单,放宽外商投资限制;修订和颁布新的《外商投资法》,明确禁止强制要求外商转移技术;持续扩大金融领域如保险行业的对外资开放,取消相关配额限制;不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等相关举措。在世界银行发布的排行榜上,中国营商环境世界排名已从2009年的第99位,上升到了今年的第31位,无疑增加了外资继续留驻和增资的信心。

您曾受邀参加中国发展高峰论坛,您对中国政府这些年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有什么评价?您如何看待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关系?您对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走势有什么预判?

格罗斯:当前的危机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潜力影响不大。因此我预计,在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将继续以超越欧美的速度增长。中国的经济增长来源于以基础设施为特征的有形资本和以义务教育、高等教育为特征的人力资本的高投入积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以及大多数城市已经拥有了所需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投入产出效益正在下降。但是,教育的投资回报会继续支持经济增长,尤其是在服务行业和高科技产业。中国每年培养的数百万大学毕业生将满足其新兴产业的发展需求,并由此决定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

(格罗斯是比利时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欧洲议会咨询顾问,欧洲系统风险管理委员会学术顾问;丁纯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副院长)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