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国对话傅高义:中美关系处于冰点,但希望仍在
2020年08月07日  |  来源:中美聚焦  |  阅读量:5257

周柳建成:我们说的这一段,傅高义教授已经写在《华盛顿邮报》上,相信贾庆国教授您也看到了。那么贾教授,他所说的,以及他在有关美国政策的重头文章中所写的这些,正在推动对中国友好的人反对美国的民族主义……您怎么阻止情况的进一步发展呢?您在自己国家看到了,在成都,就是这一两天,美国领事馆关闭了。几天前我们看到,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团,在经过这么多年之后也关闭了。你们管这种“停止”叫什么,暂停?如果我们不能前进,没关系,但我们怎样暂停,怎样阻止情况进一步恶化呢?

贾庆国:眼下很难,我觉得特朗普政府看来下决心要挑起某种危机,以提高他在国内的政治地位,争取连任。所以很难阻止。此外,中国也有国内的政治因素,所以,当美国关闭休斯敦领事馆时,中国觉得它必须关闭成都领事馆。如果美国决定采取其他措施,中国政府也会觉得有必要采取其他措施。因此,我们的关系仍在滑坡,在恶化。我只希望双方能冷静下来,用更加务实的方式来处理两国关系。这很难,但我认为各方人士都应做一些努力。

周柳建成:傅高义教授怎么看呢?

傅高义:我想告诉你们这两三天里美国发生的一些新闻,我认为它们使事情有了新的苗头。那就是,在蓬佩奥发表演讲之后,美国国内的反对声非常强烈。很多以前不发声的人现在都发声了。过去三天,除了我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文章外,还有几篇批评蓬佩奥的重要文章,比过去多了很多。一篇是在昨天《纽约时报》的社论版,整个社论都在批评蓬佩奥,说我们不能走那么远,我们必须与中国共处,必须找到与他们合作的途径。其次是,在《国家利益》上有篇文章,作者是保罗·希尔,他曾经当过七八年的亚洲地区国家情报官员。他的批评很严厉,而且十分详尽地指出了那篇演讲存在的问题。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刚发表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处理华为的方式是错的。保持所有渠道开放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即使是我们的半导体行业,也需要销售给许多其他国家,这样才能保持现在的超群地位。所以,在过去的三四天里,我在美国感觉到,蓬佩奥的演讲引起了如此强烈的反对,这让我充满希望。当然,特朗普在大选之前恐怕不会有什么改变,他们会说很多话,我担心许多民主党候选人也会说一些不利于促进中美良好关系的话。但是我觉得,现在正形成这样一群人,他们更多地表达自己,开始说出“我们走得太远了”。这让我觉得更有希望,如果我们在明年1月有一位新总统,我们就可以开始努力把两国关系拉回到更好的状态。

周柳建成:显然还有一些因素在发挥作用,而且正如傅高义教授观察入微地指出的,在这一切之中仍包含着某些可能。

傅高义:当然。

周柳建成:但直到实际上变得甚至更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回到您这里,贾教授,因为您最近和《中参馆》(ChinaFile)进行了一次对话。在这次对话中,您说中国的外交政策与过去是一致的,这是否暗示,或者说认为,在那段时间里,其实是美方在对华关系上的态度出现了重大转变?还是这本身只是一种非常简单化的提法?

贾庆国:我的意思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实质方面没有太大变化。中国仍然希望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这样才能完成国内改革,实现经济发展。中国仍然坚持反对外国干涉的主权原则。所以,实际上,中国的外交政策并没有太大的转变。但是在风格和姿态上,它是改变了很多,行事更加积极主动了,这在某种程度上让很多人觉得,中国的外交政策变了。我认为,在实质层面,这种变化并没有那么显著。不过当然,中国的崛起伴随着能力的提升,所以,很多以前被认为不那么重要的事情,现在人们都重视起来。我们的情况不同了嘛。

周柳建成:作为这个对话的局外人,看到人们对待世界用不同的态度,我感到非常难过。与过去几十年相比,中国与世界互动的方式更多了,这种方式有时会被看成威胁传统西方大国的民主。美国退出了伊朗核协议,退出了巴黎协议,退出了联合国的部分协议。傅高义教授,您谈到过富布赖特项目,说通过富布赖特项目送到中国的美国人,他们为建立学术关系和重要联系做了了不起的工作,但现在这也受到了威胁。不过,我想谈的是更大范围的教育问题,因为许多学生,你们自己的学生,会担心今年秋天他们去哪里,不仅是中国学生,还有外国学生,全体国际学生。当然了,还有不知几个星期后是不是该背上行李返校的美国学生。我的意思是,您会对他们说什么呢?因为情况仍然很不稳定。我们的谈话是在7月28日,过去几天的情况也是变化无常。您会对学生们说什么呢?

傅高义:首先,我现在没有学生了,因为我退休了。但我告诉我做学生的朋友们,现在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状况,即使没有外国学生问题,新冠疫情的情况也是非常不确定的。我们是否真能让学生一起上课,小班课能不能上,大班课能不能上,还是尽管事情非常不确定,但一切都可能通过Zoom来完成。所以,对外国学生来说,问题变得非常复杂,甚至目前在国外的美国学生,他们能回国吗?还是能通过Zoom继续接受教育?所有这些都悬而未决,很不确定。我告诉学生们,尽管我们国家采取了非常糟糕的政策,但幸运的是,我们教育界非常团结。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很快就想办法,阻止这种让外国学生更难前来上学的做法。他们得到了美国各大学的大力支持。当然,部分原因是财政方面的。中国学生交很多学费,是很有帮助的。其中很多人对研究实验室来说也非常重要。但在很大程度上说,这是因为我们主张教育国际化。我们以为,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对我们国家是有好处的。他们就各式各样的问题进行自由讨论,我们对此持欢迎态度,认为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对世界有好处。所以我觉得,我想对来自中国的学生说的是,请他们放心,即使政府内有一些疯狂的人,大学里有某些疯狂的人,但绝大多数美国人是欢迎他们的,是希望我们的大学对中国学生有吸引力的。

周柳建成:贾教授,我们再看看你们北京那边的情况。就像我们说的,您是世界领先的教育机构之一——北京大学的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疫情不是美国的问题,它是人类的问题,而且也深深影响了中国人民。中国重新出现了病例,这是无法保证的,这种情况很可能在未来几周或者几个月内再次出现,和在世界各地一样。我的意思是,您的学生们,就算他们没有去国外,他们呆在中国国内,现在他们都在什么地方呢?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