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从里根到特朗普,为何美国总统越来越“不像总统”?
2020年06月12日  |  来源: 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5948
题:为什么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美国国内这批受损的人越来越多。中国在往上走,所以班农就发明了一套话语体系,说中国向美国出口通货膨胀,让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工人失业,而这些工人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失业,那些华盛顿的建制派不知道,所以特朗普就站在这些工人面前,“我为你们代言,你选我上去,我去制裁中国,帮你把就业机会找回来”,这个逻辑是非常顺的。

希拉里克林顿对此完全无感。在民主党的话语体系当中,主流民主党人对这个话语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一直到到今年为止。今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当中直接回应下层一级的就俩候选人,一个就是很早退出的,有亚裔血统的杨安泽,就是那个主张发支票的,另一个就是桑德斯,但是你看桑德斯也被打掉了。拜登是不会对那帮人做出直接回应的。

而这批人起来了之后,这批人所需要的美国是什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美国:一方面它有超强的实力,在全球特立独行,另一方面美国必须确保在全球的所有合作中,美国向任何国家进行的这种交易,美国都绝对性的要获益。就是特朗普说的“交易的艺术”,我跟谁谈都要赢。而且它的这种赢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是纳瓦罗的那种过时的经济学。纳瓦罗是一个标准的重商主义者,他对于一个国家财富的理解就是贸易当中的顺差,就说穿了他的理解就跟当时重商主义的就是财富的唯一象征就是经营贵金属。现在他们把它理解为货币,然后财富的象征什么?通过贸易我卖的多,我买的少,财富向美国回,我做生意赚钱,这个事情跟美元的霸权地位,跟今天全球化的生产方式整体性是格格不入的。

包括库德洛前两天在福克斯商业台做了一番讲话,说美国政府愿意为那些中小企业美国的搬迁费用当期100%的支付买单,然后掀起了一轮讨论,好像就此这些企业都要回去了,但事实上福布斯已经分析过,现在美国企业跟中国的关系,其实不是那种库德洛以为的,很多企业在中国开厂,很多企业是到中国订货,购买中国出口的中间件到美国再进行生产,没有那么多企业在中国等着,就欠那笔搬家费,不搬回美国。

更加直白的说,在奥巴马政府任内,奥巴马就做过一轮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努力,靠的是退税,而且力度比现在要大。奥巴马跟乔布斯当时有过一番对话,乔布斯非常明确的告诉奥巴马,流出美国的工作机会就不可能再流回来。你要让这些就业机会留回来,美国国内要形成完整的新的产业工人的培教育体,要形成强有力的供应链体系,缺一不可。这些东西美国政府能不能建?可以建。要怎么建?短期内像中国政府搞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一样,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建设。今天的美国国内的政治有没有可能做到这一条?不可能。

所以特朗普政府就变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美国总统,一方面他要求“重振国威”,意思就是让美国在世界上继续重新受到尊敬。这种尊敬其实是需要美国发扬领导力,发挥领导作用,而发挥领导作用意味着成本,意味着支出,而这种成本跟支出是特朗普不愿意承担的,你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不断退群的过程。另一方面他又希望美国能够通过自己的硬性的实力或者是别的实力,让美国在跟世界交往过程当中变成一个只承担收益不承担成本的角色——一个内卷化的孤独的领导者,跟世界隔离的领导者,然后好像看上去他希望世界各国自愿用某种方式去供养美国,这个逻辑是极其诡异的,甚至是不自洽的。

在战略上作为最新的一任冷战后的总统,特朗普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他现在试图维护美国霸权的每一个举措都在透支美国霸权最至关重要的战略资源,大家对美国制度霸权的信任跟信心,这种资源是不可再生性资源,它的透支会带来巨大的问题。

在这轮新冠疫情当中,大家看到的是什么?看到的是对美国霸权认知的破灭。每一次做出一些举措的时候,你会发现美国的软实力确实影响了很多人,很多人会自动脑补一个强大无比的美国,就此会创造出一个奇迹。接着24小时到48小时之内奇迹就破灭,证明他只是在说大话,而且他所做的那种实力的展示跟人们对他的预期截然不符。

我们简单总结一下,从里根到特朗普,一头一尾两个总统都提出了“让美国再度伟大”的口号。对里根政府而言,在一定程度上它是美国进行了一轮有序的战略收缩之后的再度兴起。我们看到了美国霸权的逆势上升和重新复苏的过程,并且最终赢得了冷战。但是在特朗普这儿,也许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霸权,至少在心理和认知层面上,英文里面有个词叫做所谓的self-defeating,自我击败,自我否定和自我消解的过程,慢慢的内卷化,以及在经历这一轮新冠疫情的冲击和挑战之后,迎来权力中心,从西方或者欧美的在美国的单一中心,向其他力量中心转移,尤其是在影响力和领导力方面的这种转移,恐怕将是一个无人能够否认的历史大趋势。当然也许还会出现某种逆转。

但是整体而言,从诸多国内政治因素看,包括国内政治经济制度在内的结构性约束的制约下,有非常大的概率。过若干年以后,我们回望这段历史,特朗普可能会作为(任上)美国战后霸权发生重大实质性变化的一任总统而被记入史册。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