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全面还原历史,更好纪念二战
2020年05月25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3106

受新冠疫情影响,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的盛大庆典被迫推迟,但还是举行了空中阅兵。更让莫斯科高兴的是,在俄美关系降到冷战后冰点之际,两国总统于4月25日发表联合声明,强调二战期间美苏军队的易北河会师“预示纳粹政权的最终失败”,盛赞“易北河精神”是俄美摒弃分歧、建立信任和为实现共同目标开展合作的典范。

然而,在鲜花和掌声之外,也有一些批评让俄罗斯很是烦恼。5月8日,白宫在介绍特朗普参加二战纪念仪式的推特上称“美英战胜了纳粹”,只字未提苏联的贡献;4月3日,捷克首都布拉格拆除了苏联元帅科涅夫的雕像,这是东欧国家多年来接连拆除苏军雕像的最新个案;更有甚者,近年来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开始指责苏联在战前勾结纳粹德国,战后又实施占领进行压制与掠夺。

追根溯源,现实政治中的分歧是与历史上的复杂纠葛分不开的。永远不能忘记,苏联在争取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过程中承受了巨大牺牲、做出了巨大贡献。苏联战场是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主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1941年至1945年卫国战争期间,苏联共有2700万人牺牲,物资损失高达6790亿卢布。可以说,苏联军民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卫国战争的胜利,而苏德战争对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没有苏联军民的英勇奋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进程可能会更加艰难。长期以来,世界各国对苏联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肯定,而苏联也通过雅尔塔协定等战后条约在领土、经济、势力范围等方面得到了诸多补偿。

同样不可讳言,苏联在二战前后确实也曾对其他国家和人民造成过伤害。

在英法与德意签署《慕尼黑协定》对纳粹侵吞捷克苏台德实行“绥靖”、苏联倡导建立欧洲集体安全体系的设想落空之后,1939年8月23日,苏德两国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其《秘密附加认定书》划分了两国在东欧的势力范围。八天之后,纳粹德国入侵波兰,而苏军也打着保卫“西部边界安全”的旗号侵入波兰。之后,苏联又侵占了芬兰的卡累利阿和维堡等地,占领了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并将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并入其版图。苏联以建立“东方战线”的名义,将西部边界向西推进了约300~400公里。

此外,苏联在此过程中还犯下了一些如卡廷惨案这样的罪行。1940年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在斯摩棱斯克以西的卡廷森林对大约2.2万名在押波兰军人、知识分子和公职人员进行了有组织的大屠杀。直至1990年4月,苏联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责。2010年4月7日,俄波两国总理共同参加卡廷惨案70周年纪念活动。俄时任总理普京称卡廷大屠杀“这样的罪行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之后,时任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下令公开俄方掌握的卡廷事件档案。

在东亚,苏联在二战中发挥的作用也是多向度的。1936年11月,德日法西斯签署反共产国际协议后,苏联为让中国抗战拖住日军,开始对民国政府提供支持,先后三次向中国提供2.5亿美元贷款、出口军事装备并派军事顾问和航空志愿队参与指挥和作战。但二战期间苏联也对中国构成了一系列伤害。

对俄罗斯来说,颂扬在二战中的“伟大贡献”、维护雅尔塔秩序是其凝聚国内民心、维护战后既得利益、改善国际形象的重要选择。对全人类而言,纪念二战是为了更好地缅怀为人类的解放与进步事业舍生取义的所有先驱,是为了汲取历史教训而不让战火肆虐、生灵涂炭的悲剧重演。纪念二战,只有全面还原历史,才能更好地纪念。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