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一块金表引发的韩国政坛“大案”
2020年03月05日  |  来源:今日头条  |  阅读量:6705

近几天,韩国疫情处于失控边缘,感染确诊人数突破4200人,而且没有降下来的迹象。所有人都认为,韩国现在要当机立断,采取断然措施,切断传播途径,建设方舱医院......等等,这也是韩国人、中国人的期盼。虽然中韩两国政体不一样,但在疫情面前,抗击病毒的方法目前也只有中国的好用。总而言,虽然晚了许多,韩国先不管别的,反正就按武汉的作业抄,说不定还有很大的机会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

但是,我们似乎小看了韩国人民。面对如此大的国家灾难,韩国人民迅速而又一如既往地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斗争中。当然,不是抗疫斗争,而是他们更为熟练操作的政治斗争。从高层政客到普通民众,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先不管疫情往哪发展,坐都没坐稳,先开整。

第一,得整明白疫情从哪来的,怪天怪地就是不怪自己,先怪没禁中国人入境,再怪口罩都给了中国,又怪没管好韩国境内的中国人。难怪,这是韩国(右派)政客的思维定式,好事从来都是美国给的:美国给安全、美国给救济、美国给医护。只要是好事,美国能给的也得给,不能给的也得给,只有美国才是青天;坏事从来都是来自中国的:中国给经济下行、中国给沙尘暴、中国给瘟疫、中国给了核问题、中国给了分裂。只要是坏事,中国能给的也得给,不能给的也得给,就你了,别想跑!

第二,要继续左右互掐,这个利用各种事件把对手往死里整的传统更不会丢弃。疫情一来,黄教安任党首的未来统合党等右派政党与势力,更是得到了满手的牌:口罩少,骂;左派议员说了句“封城”,骂;文在寅邀请各党领袖会谈,骂......只要你文在寅做的,就是该骂的,反正也不用提方案,骂就是了。方案嘛,管他有没有。即使自己的老窝是大邱和庆尚北道也不在乎,骂舒爽了再说。疫情嘛,做个秀就好了,人死不死的,我都亲自戴着口罩去首尔一个小巷子里消过毒了,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搞得同一阵线的大邱市长和庆尚北道知事都有点懵逼了:嘿,兄弟,我这正等着救呢,你4月15号的选票究竟还要不要?

第三,整的目的是为了下一轮更好的开整,这也是韩国人民的惯性思维,不舒服就换个总统玩玩。朴槿惠勾结邪教,那就搞掉她,换个总统上台试试水。疫情来了,文在寅政府最早还信心满满,各方面做了充足准备,预防措施那叫一个严密,严阵以待守住前方,并通过援助等方式,试图“御敌于国境之外”。可即使这样,防来防去还是没防到自己人头上:一个新天地教的大妈,直接叫韩国的疾控体系破功崩溃,大邱与庆尚北道迅速瓦解,4200人的确诊数绝不打住,同时也直接击垮了以传销方式严丝合缝的新天地教,逼得老教主出来跪地求饶。

老教主李万熙这一跪不打紧,跪出来个大雷。

先看看李教主是怎么跪的。上图:

3月2日,新天地教教主李万熙下跪谢罪

跪得比较标准,腿是腿、手是手的,挺好。尽管心有不甘,李教主还是说,新天地教给韩国民众造成了极大的后果,非常羞愧,也承认自己并非“永生不死”,也是肉胎凡身。

换在平常,这场记者招待会也就是个平凡的见面会,大致就是否认三连的2.0版:我没有,不知道,别瞎说。基本套路上,大致也就是大家互相泼点脏水,像现场那样有大妈高声叫骂几嗓子、记者们问几句新天地教是否自带防毒功能就完事了。毕竟,新天地教也是“受害者”,因为最大的锅中国背着呢,新天地教教徒也是“到了中国后才染上的”。

在严重的疫情之中,按正常,得赶快防控疫情,这事过就过去了,小插曲,不值得大书特书。

如果你这样想,你已经严重曲解、误解、不理解韩国政客,也说明你真不了解历史了。因为这一幕,在韩国历史、甚至朝鲜王朝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次的翻版。

眼尖的好事之徒立即“看出了”两个万万不可错过的细节:1.李教主上衣袖子为什么那么短?2.李教主带的手表上为什么为青瓦台的双凤标志,还有“朴槿惠”三个字?

看到这里,正常人的思维是这样的:看到朴槿惠,想到李万熙,就会联想到邪教,然后联想到右派,联想到黄教安不愿意称新天地教为“邪教”的种种过去,就会想到这个邪教秘密地在发展教徒,甚至伪装成其它正经宗教教徒去李代桃僵式地发展,然后会联想到那个用“哈利路亚”去抗击病毒的全光勋,然后然后......你可以挥起想象的翅膀了。

不过,看官啊,你又不正常思维了。右派大表哥们的思维是这样的:为什么李万熙会举行发布会?为什么他会跪下?为什么穿这么短的衣服?为什么今天戴这个表出来?-->答案就是:李万熙为躲避罪责,被文在寅招安,故意栽赃给朴槿惠,然后联系到右派,然后联系到4月15号选举。。。。这一定是阴谋,天大的阴谋!

这还得了!来,挖之!不挖不打紧,一挖料可真多!太棒了!

这个地方应该词穷,可以用诸多象声词来形容来填补空缺,大家可以自己脑补。

1 2 3 4 5 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