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欧美疫情恶化后的国际形势前瞻
2020年04月11日  |  来源:BRGG  |  阅读量:5076

一、疫情将改变全球治理秩序

疫情是不是跨时代事件尚有争论,但它确实是世界各国面临的一个全新课题。这个新课题正在改变我们对世界、对国际体系、对国际关系特别是大国关系的原来看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这不仅是德国统一以来,而是二战结束以来德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有的国家没有这么说,但他们的行为也揭示了这么一个道理。像英国搞集体免疫,美国开始的时候比英国还消极,一下子就暴露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陈旧思维。他们很快就纠正这种思维,发现原来的体制政策和思维方式都不能应对这样一场疫情。

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协调也有困难,现在这个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欧盟内部协调还要困难。现在涉及到“申根协定”免签证的整个体制能不能继续。如果申根体制长时间关闭,各国国界不再是流动开放,欧盟体制就从根本上改变了。

美国也同样出现联邦体制的严重不适应。到底是由联邦还是各州来承担疫情防控的责任,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像纽约州、加州情况特别严重,但是联邦对他们帮助很少,这两个州又是民主党的重镇,和特朗普水火不容,特朗普也不会用联邦财政上对他们帮助。如果纽约州疫情现在每天几千几千人的上升,美国其他州的安全是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像我们援助湖北省那样援助加州和纽约州,也不可能像我们封闭湖北省那样封闭这两个州。整个美国的疫情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们的防疫手段严重不足,检疫设备、人员数量同需要检疫的总量差距非常之大,有人说差十倍到一百倍。所以,现在被掩盖着的没有检疫出来的感染者人数是远远超过已确认的病例,没检验出来的很快成为新的感染源。

现在的全球疫情实际上是三大块,东亚、欧洲北美、南亚非洲,三大块的疫情发展前景不同。东亚首先可以稳定,中国也大体稳定,除了输入型病例之外。欧洲现在处于爆发高峰期,美国即将进入爆发高峰期。南亚、非洲在一至二个月内进入爆发高峰期。这三个板块的疫情差别反映了它们之间不同的治理方式,在国际体系中不同角色和不同地位。

国际体系的新趋势开始出现,朝着未来世界的新体系新秩序方向在走。如果能够成功控制疫情,需要有成功的国际治理模式;如果这个国际治理模式不能出现,疫情控制就会失败,而且会非常严重。这就看大国如何选择了。否则,一个地区的疫情刚刚缓解下来,另一个地区的疫情又上来了,其他地区照样要隔离封闭,照样要产业链供应链中断。世界上只要有一个地区没有平静下来,所有其他地区都不可能恢复正常秩序和正常经济运转。这个事实摆在面前,如果没有一个更好的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模式,疫情就不会得到根本解决。


二、疫情加速全球经济衰退到来

疫情造成全球经济“停摆”现象在欧洲、北美、亚洲各大经济区域不同程度的出现。即使停摆两到三个月,后果也非常严重,比2008年金融危机还要严重。当时只是资金链出现问题,生产链供应链是正常运转的。如果现在三大区域的供应链都停摆两三个月,它的后果就不是两三年的问题。

疫情暴露了欧美国家的供应链脆弱,许多必需品依赖中国生产。欧美国家开始考虑将生产链移回本国或本地区,要在欧洲内部或者美国内部另建供应链。实际上这很难做到,中国的大市场和产业群配套能力是其他国家很难替代的,搬迁成本也很高。所以产业链切断不是说做就能做到的,但是这种舆论会阻碍中国与世界市场的相互依存关系发展,毒化我们与欧美国家相互关系的舆论环境。

美国股市道琼斯指数一度跌到19000多点,纳斯达克、标普500全都跌了。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股市涨幅全部清零。美国股市暴跌可能带来的资金链中断将非常严重,所以特朗普政府拼命放水救市。但是有几个“地雷”随时可能引爆。一是世界市场的油价暴跌到了二十几美元,甚至更低。俄罗斯和美国的现有价格都支撑不住了,但是沙特还不松口。油价暴跌带来美国页岩气、整个能源集团的崩溃,也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二是波音已经处于破产状态,债务已经大大超过资产,今年没有一个订单。三是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濒临破产,它比雷曼兄弟要大得多,实际上已经亏损50%了。如果波音和桥水基金破产,绝对超过2008年的雷曼兄弟和房利美、房地美。四是美国政府如果出大钱回购这两个破产股票,美国财政债台高筑,危及国家信用。救市防疫需要大规模量宽货币政策,美元就要大规模贬值,世界货币体系发生混乱。可以预见这样一个前景,疫情暴发和股市泡沫破灭同步发生,不管有没有疫情股市泡沫都会破灭,只是疫情把泡沫破灭加快了。本来特朗普想拖到年底大选后,现在就提前出现了。

疫情、股市又与美国国内政治纠缠在一起。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在疫情即将爆发时提前抛售自己的股票。情报委员会主席掌握的情报,总统特朗普是完全知道的。这就出了一个大丑闻,就是在疫情爆发前夕高层决策者开始抛出股票。在法律上绝对是内幕交易,民主党绝不会放过这件事情。

叠加的多重危机已经超出了疫情可控的范围,何况疫情远没有得到控制。现在确诊感染病例数已经50万以上,还没有见到拐点,估计最后可能超过100万,死亡数10万左右。先判断美国情况比欧洲还严重,再来观察它的政治、社会、舆论、安全等各种其他后果。


三、疫情引发舆论战和政治安全冲突

疫情在世界范围大流行以来,反华浪潮迅速上升,并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在欧洲已经出现了,丹麦总理直接拒绝中国的援助,意大利拿了中国援助后媒体还在骂我们。欧洲反华情绪由从民间排华到舆论攻击,再到欧美可能联手。如果欧盟成员国越来越多走到另一面,反华情绪就转化为中欧关系的倒退了。美国舆论就更负面了。特朗普和蓬佩奥、彭斯带头辱骂中国,而且有社会基础。反华排华浪潮一旦出现,就会来第二个问题,大量华人要从海外回中国。这又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和社会后果以及疫情的二次爆发。

疫情带来的政治动乱也不可小视。许多国家政权领导人将发生更迭,造成很大的政治动荡甚至是政权危机。这些动荡带来的对华政策改变也有很大可能性。美国政治的不确定性增加,特朗普会不会在疫情加重的情况下实行紧急状态,推迟今年大选?如果疫情严重并延续到下半年,所有的竞选活动都不能集会,美国大选怎么进行?特朗普已经采用了紧急状态法和国防生产法等战时法律,可不可以对选举也来一个战争状态控制。所以,疫情引发的各国政治生态变化以及政治危机发生,都是值得我们做预测的。

随着疫情不断加深,中美关系的外交危机还会升级。从互相驱逐记者,到外交部发言人的推特互怼,对武汉军运背后真相的怀疑,生化武器基地关闭的原因调查等等。如果这些报复和追责不断升级,会不会导致中美外交危机。中美应当合作防疫抗疫,中美不合作,世界没希望。但是,蓬佩奥等人公开搅局,绝不让中美达成合作抗疫机制。这样,中美关系的唯一亮点就会暗淡下去,机会稍纵即逝。

最后,美国仅剩一张王牌即军事实力,也受到疫情打击而难以出手。美国在印太地区四艘航母的舰载人员都有新冠病毒的感染,潜艇和陆上基地也不能幸免。美军已停止一切训练和演习项目。在这样的时刻,对中国发起军事上的严重挑衅十分困难。如果美国国内疫情非常严重,到了美国老百姓不满达到沸点,它就要转移视线,这是减轻国内压力的一种手段。美国和中国进行大规模军事摊牌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各种军事挑衅行为还是可能的。在波斯湾和委内瑞拉等敏感地区进行战争行动的概率,也不能排除。打了伊朗,油价就有可能上升,是一石三鸟的策略。这个形势预测完全是一种推理。但是如果我们不做这些准备,这些问题一旦发生,可能就来不及了。

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特朗普和他的白宫班子,他们的行为充满着非理性和不可测。2017年以来他们的所有行为都是这样,疫情大流行后更是如此。种种因素都指向最坏场景,我们不能等这个场景出现后再做判断,现在就应做各种准备。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努力争取与美国合作防疫抗疫,要和美国各州合作,和美国企业合作,和各种民间团体合作。同时,我们也希望在国际组织和多边机构中与美国合作,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应该得到中美两国的共同支持。但是现在美国对世卫组织舆论攻击,经费断供,还要清查总干事谭赛德,只是因为世卫组织充分肯定了中国在抗疫过程中的成功经验。由此可见,无论是双边合作还是多边合作,美国都缺乏诚意。这对美国本身没有一点好处,只能使美国更难走出疫情困境,更加损害美国的公信力和软实力。


(作者是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