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一带一路”进入共建阶段,工笔画十个微观点
2019年06月05日  |  来源:文汇网  |  阅读量:4576

其次是高质量的融资。“一带一路”不可以依靠对外援助,主要的资金应当依靠市场,而市场资金中需要更多的国际资金。所以应从中国主权基金走向国资与民资的结合,中资与外资的结合,比如IMF资金等,以及国际金融机构的参与,形成高质量的融资,确保项目安全。

再者是高质量的规则。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各国法律都不相同,因此,“一带一路”的规则成为西方诟病中国最重要的方面。具体来说,一方面是要增加透明度,公开招标;另一方面要融合多种规则来源,既有中国的规则,也有本地规则,还要借鉴国际规则,这才能形成最有效的规则。

“一带一路”要增加软资源

硬资源是基础设施,如产业、园区等看得见的设施;而软资源则是文化、教育、卫生、旅游、环保等项目。目前,中国大约投资两千个硬项目,约两千亿美元,平均一个项目一亿美元。例如,中国在巴基斯坦投资了200多亿美元,约22个项目,平均一个项目8亿至10亿。但软项目投资500万美元就已非常巨大。软项目的特点是布点广泛、受益人群多、收益较广。因此,软硬项目结合是“一带一路”的重大挑战,如何做好软项目的配套工作是关键。

民心相通是软项目的一类。中国需要在社会、民族、宗教方面对当地国家进行深度了解。政策协调也是软项目中的一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与东道国发展战略结合;二是对于一些政党轮替的国家,除了与执政党保持良好的关系外,也要与在野党建立联系,确保项目的连续性;三是要注意与非政府组织(NGO)的关系。

黄仁伟声情并茂阐述何为“一带一路”的高质量发展(李念摄)

“一带一路”要与地区治理相结合

一是环境治理。凡是开展“一带一路”项目的地方大都会破坏生态环境,但工程竣工5年后,生态环境就会重新恢复。比如,青藏公路开始施工时因环境遭破坏,造成藏羚羊大批逃离,而现在,藏羚羊又都回来了。因此,环境治理其实是一个过程,要科学看待。

二是公共卫生。“一带一路”从现在开始就应设计公共卫生的防御机制,预防疾病的产生与传播。

三是反恐问题。宗教极端主义组织(ISIS)的威胁仍在扩散,必须建立起“一带一路”的国际保安公司。

四是毒品、犯罪、难民、非法移民等问题的治理。这些问题处理不易,需要与当地政府结合,进行小范围的治理。各个区域治理整合起来就是一个地区治理,就是全球治理的一块试验田。

在青海可可西里,一群雌性待产藏羚羊通过青藏公路(吴刚摄)

“一带一路”的未来布局:多边参与+区域治理为主

“一带一路”项目要多边化

“一带一路”的已有多边机制,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上海合作组织等。“一带一路”项目的多边化,应当增加第三方合作,包括与欧洲、欧盟、俄罗斯、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合作,参与方越多,项目就越安全。多边化包括建立次区域多边机制,例如,湄公河流域治理,该地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来源,现在已经得到有效治理,不仅航路通畅,经济也得到了发展。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