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美国霸权的兴衰:从威尔逊到特朗普
2019年05月14日  |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  阅读量:9828

作者认为威尔逊的这些努力不但失败了,而且还在接下来的20年里适得其反,在美国国内导致了一股强烈的孤立主义浪潮。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威尔逊的思想对他的继任者们,特别是罗斯福和杜鲁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正是他们创建了二战后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WoodrowWilson embraced a vision of "liberal internationalism" that hashelped shape U.S. foreign policy ever since.

三、一个世纪之后

一战结束100年后的今天是评估美国世界地位与威尔逊自由主义遗产的困难时刻,这不仅仅源自中国的崛起,而且也是由于美国国内政治的极化。2016年,特朗普的上台标志着战后持续70年的美国政策发生重大转变。威尔逊是一个自由理想主义者,他想要创建多边制度,让民主世界更加安全。而特朗普则是一个特殊的现实主义者,他只关注于狭隘的国家利益,并且贬低民主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来源。

作者强调冷战后的单极格局为威尔逊主义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复兴提供了契机。老布什是一位务实的现实主义者,他用威尔逊式的集体安全与“新世界秩序”来解释第一次海湾战争。他的继任者,克林顿奉行民主的“参与和扩展”战略。随着伊拉克战争日渐陷入僵局、美国民众与其盟友的支持日益下降,小布什也越来越多地从威尔逊式的道德主张中汲取营养,强调美国外交政策的“民主议程”。实际上,大多数的新保守主义者之前都是自由主义者,他们信奉威尔逊的美国例外论与民主传播思想,尽管并没有继承他的多边主义观念。作者认为小布什与威尔逊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尽管威尔逊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小布什是现实主义者,但两人都把在世界上其他地区传播民主与自由作为美国的使命。两人也都没有看到自身理想与国家实力间的巨大差距。他们都试图说服公众接受这种政策的转变,但同样都失败了。两人的政策也都导致了随后的紧缩战略反应,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当今特朗普的政策上。

接下来,作者借助相关学者的论述对于特朗普和其前任统治者的战略进行了对比。通过对特朗普、奥巴马与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简单对比分析,有学者认为,虽然布什和奥巴马在很多方面存在很大不同,但他们都秉持着普遍自由主义的进步历史观,都认为美国身处由众多自由主义国家构成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中,是公认的作为整个秩序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自由主义国家。与其相反,特朗普则充满了霍布斯式的现实主义观、零和博弈观以及对国家利益的狭隘界定。作者强调目前威尔逊主义处于休眠状态,二战后美国秩序的未来也是不确定的。

四、“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作者认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一词多少有点误导性,因为这一秩序从来都不是全球性的,也不总是非常自由的。它是威尔逊自由主义与均势现实主义的结合,包括了四个方面:经济、安全、人权与自由主义政治价值观、保护全球公域 (protectionof the global commons)。在这一框架下,全球经济、社会与生态相互依存不断加强。但是,这一秩序的自由主义特征可能被夸大了。虽然美国可能普遍偏好于民主和开放,但在冷战竞争背景下它仍经常支持独裁者。当今,这一秩序的重要问题则是:即使美国在这一秩序中的地位发生变化,受益于这种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其他国家,例如中国,是否会继续维护这一制度框架。

美国的联盟体系与多边制度有助于世界的安全与稳定,“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维系有赖于美国的国内共识与对国家利益的界定。之前美国国内舆论普遍认为维护与扩展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符合美国国家利益,但直到2016年,特朗普首次对这一共识发起了挑战。美国的秩序在走向终结的同时,其世界地位也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五、中国将会取代美国吗?

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的崛起将结束美国时代。但是,作者认为与目前的传统观点相反,中国并不打算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尽管中国未来的经济总量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一,但在其他经济指标上仍将落后于美国,例如人均收入等。况且,经济实力只是地缘政治平衡的一部分。在军事与软实力方面,中国也远远落后于美国。

同时,作者认为中国受益于战后的国际秩序,但问题在于它是否会在提供公共产品方面进行合作、是否已经准备好发挥这一作用。总的来说,作者认为中国迄今为止的行为表明,其意图并不是推翻这个使之受益的现行世界秩序,而是试图增加其在该秩序内的影响力。不过,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作者强调无论如何,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美国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将不得不做出改变。权力必须得到共享,中国对自由主义或美国的统治并没有什么兴趣,它关注更多的是一个“开放的”或“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

 

China Rising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