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康令:你注意没,习近平出访中反复提到了八个字
2019年03月27日  |  来源:海外网  |  阅读量:6438

第一,西方世界和非西方世界。当前“西降东升”的总体政治和经济格局已经形成,与百年之前“西升东降”的格局正好相反。

一战之前,西方列强就已经牢牢占据了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中的主导地位,以古代东亚国际秩序为代表的传统国际秩序形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西升东降”格局达到顶峰。

但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危害是全方面的,全球各国几乎难以幸免于难,这是“西降东降”格局。

二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分庭抗礼。同时,民族独立运动兴起,世界经济总量以乘数效应增长,非西方世界获得了更多平等的发展机会,联合国等机制创立,世界格局进入“西升东升”阶段。

冷战结束后,世界进入美国独霸的“单极时刻”,世界格局短暂地回到了“西升东降”状态。但不久美国就先后遭遇“911事件”和金融危机,自身实力和领导权遭受巨大削弱,并在西方世界内部引起一系列负面反应。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的综合国力大幅上升。世界格局于是进入“西降东升”阶段。

第二,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南来北往”的全球化主流趋势仍会继续保持,在程度上也要比百年之前要加深许多。因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和西方世界一起在推动这种趋势。

毫无疑问,数百年来西方世界对全球化的推动和创造精神大大加深了世界各国和人民的交流融合。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先后引领三次生产力革命,率先开创全球治理体系,促进了整个人类的发展进步。

但西方从崛起之时便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你输我赢的零和逻辑奉为圭臬,也屡屡陷入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泥潭。

近年来,美国还出现了逆全球化倾向,连连挑战世界贸易组织和多边贸易体系等国际机制,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令盟友们也叫苦不迭,的确给世界出了一道道难题。

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主要是以和平方式进行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深入人心,不少国家还有着非常丰富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积淀。尽管过去大部分国家长期处在世界体系的边缘,但以人工智能等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给全球各国带来了全新机遇。

更重要的是,非西方国家有很大潜力去学习西方国家促进全球化的积极一面,也有足够的实力和意愿去更积极主动地融入甚至带动全球化进程、参与全球宏观经济协调、解决全球性问题。这是全球化进入新时代的力量源泉。

第三,中国百年与世界百年。当今“西降东升”总体格局正在强化“南来北往”的主流趋势。促成这种变化的核心因素有不少,其中的重要一点,就是中国的和平崛起。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经历了刻骨铭心的惨痛历史。

晚清朝野上下被迫“睁眼看世界”,“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类的观点迅速蔓延开来,“变局”、“奇变”、“创局”、“世变”、“运会”等词汇也纷纷出炉。但中国实在是力所不逮,只能任人宰割。

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过数十年的摸索和努力,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一大旅游消费国。仅中国一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超过了美欧日之和。

对世界而言,中国的和平崛起本身就是一大变局。从百年前的被动应对“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如今的主动融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完成了“华丽转身”。

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与日俱增。

在中国“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中央提出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战略判断,这说明“强中国”和“利天下”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当然,挑战与机遇是并存的。中国应充分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来把握这世界大势。从过去的“顺势”和“得势”,到现在乃至将来的“造势”和“谋势”,每一步都需要走好。

(作者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青年学者。转载仅用于学术研究与人文交流若有异议请及时告知,以便做适当处理。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