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特朗普发起美印
2019年03月11日  |  来源:中国网-观点中国  |  阅读量:4230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月4日表示,计划结束对印度的贸易优惠待遇(GSP)。如果得到国会的批准,将会影响到印度对美国商品出口的10%以上。很多印度人非常苦恼:美国与印度只有22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为何要拿出如此架势来对付印度呢?事实上,问题并不这么简单。

印度的电子商务政策是一个导火索。2019年2月1日,印度通过新版电子商务投资规则,禁止外国企业通过其所持股的印度企业出售商品,禁止外国企业通过自己的平台在印度出售商品。这对沃尔玛和亚马逊等美国企业的打击非常大。2018年,沃尔玛刚在印度投资160亿美元,购买了Flipkart公司77%的股份。亚马逊也承诺要在印度投资55亿美元。这些企业原本想借船下海,进入印度市场。美国预计,到2027年,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将达到2000亿美元,而印度的新政策将会使美国企业失去开发印度高层的很多机会。

美国政府多次抗议,要求印度政府保护美国企业在印度的投资利益。印度政府拒绝了美国的要求,认为美国企业“已经通过创造性的方式解决了问题”。事实上,印度政府通过电子商务新规,是在去年底五邦选举失利以后,为了赢回小商贩选民支持的一种国内政治行为,也许在以后会有变化。但美国认为,印度的电子商务政策非常强硬,将会在长远伤害到美国企业的利益;“创造性的方式”并不可靠,不确定性太高。

美国希望印度降低电子和通讯产品的关税。在电子和通讯行业,印度维持着10-20%的高关税。印度声称,世界贸易组织19 96年“信息技术协议”(ITA-1)签订时,很多产品还没有出现,所以不需要接受其约束。为继续保持高税率,支持“印度制造”,印度还不加入新版的“信息技术协议”(ITA-2)。更重要的是,在2018年,为了配合2019年大选需要,印度政府提高了一些商品的进口关税,对美国苹果公司和福特公司的影响很大。美国企业界对此当然非常不满意。

特朗普希望再一次的贸易战胜利,以助推国内民意。美国特殊贸易优待一共涉及230亿美元左右的进口商品,其中来自印度的为56亿美元,排第一位,占总额的25%左右。量虽不大,但宣传价值巨大。特朗普总统经常把印度减税和贸易不平衡问题挂在嘴边。

尽管印度已经在2018年把从美国进口的摩托车关税,从75%下降到50%。但是在上周六的“保守政治行动大会”上,特朗普总统仍然称“印度是一个有非常高关税的国家。……当我们向印度出口摩托车时,印度征收100%的关税;而当印度向我们出口摩托车时,我们却征收0%。”在印度向美国出口的免税商品中,排第一位的就是摩托车部件。很显然,通过打压印度,特朗普总统希望塑造出一个印象:在打赢与墨西哥的贸易战以后,美国将再次取得贸易战的胜利。

这一事件的影响,在现实经济利益上并不大;但在长期经济和战略意义上,则可能很大。

从经济上讲,即使美国停止了印度的这一特权,实质经济损害也不大。美国的关税水平本来就低,免税的意义也相对就小得多。据印度商务部秘书瓦达万(Anup Wadhawan)的说话,印度每年从这一优惠贸易待遇中所获得的“实质性利益”,只有1.9亿美元左右。免税商品在印度对美国出口商品中的比例也不大。2017年,印度共向美国出口了480亿美元商品,其中免税商品为56亿美元,占11%。印度和美国两国都不难消化这一变化。

但是,从长期经济和战略的角度来看,这一事件的意义也可能很大。这表明,美国与印度之间的经济互补性,在两国经济战略和技术进步的推动之下,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大。美印两国经济战略之间存在对抗性关系。印度总理莫迪提出了“印度制造”,美国也在努力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与印度之间的经济竞争关系,在当前虽不如中美之间那样显著,长期来看也是存在的。

更重要的是,正如一名匿名的美国官员所说的:“普惠制计划在更大程度上是战略关系的象征,而不是价值方面。”在一些印度人看来,即使印度应美国的要求,降低了电子和通讯产品的关税,这也只会使中国相关产品大规模涌进印度,对美国企业并没有什么好处。美国仿佛在帮助中国企业,试图把印度市场的大门打开得更大。这反过来也证明,美国对印度的政策定位,并非简单地拉拢印度那么简单,而是非常复杂的、不确定的。

对于莫迪总理来说,在大选来临之际,这一事件虽然不大,但却十分棘手。很多印度人认为,美国一方面在拉拢印度制衡中国,另一方面又对印度如此苛刻,是非常不合逻辑的。而莫迪总理上台以后,坚持走亲美路线,追求在美国面前的特殊待遇和地位。但是现在,好像美国并不拿印度当回事。这一定会给反对党提供更多的舆论弹药。印度政府低调处理此事,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一层消极影响。

作者是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责任编辑:王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