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一带一路”十年,中国做对了什么?
2023年05月16日  |  来源:人大重阳  |  阅读量:6319

受人大重阳的委托,我给大家报告“一带一路”十周年的成功经验和新挑战。

首先,共建“一带一路”带动中国对外经贸关系发展势头。

站在十年后,我们看“一带一路”,会看到现在的形势同2013年很不一样。2013年全球化正处在高潮,中美关系总的来说还是在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中,在那时提出“一带一路”恰逢其时,一下子受到了大部分国家,后来是150多个国家的签约。同时,在“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也是大批的西方国家都加入这家银行,所以,当时的形势出乎意料的好。

现在再看新形势,一是面临着疫情后世界经济的衰退,衰退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对“一带一路”当然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同时美国在搞脱钩、断供、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这一整套政策使得世界经济的产业链和供应链都发生了一些中断或者下降。“一带一路”是目前世界上最有力量、最有作用的经济全球化的平台,也是经济全球化的引擎和发动机。所以,我们也把它叫做经济全球化的2.0版。

经济全球化的2.0版也是新的开放战略,“一带一路”新开放战略、经济全球化2.0版这几个概念是相互叠加的,所以,我们把它叫做经济全球的2.0版。

“一带一路”带动整个中国的对外经贸关系,“一带一路”沿线贸易增长超过了世界贸易增长的平均水平,特别是在疫情和脱钩的情况下,我把“一带一路”叫做第二战场,第二战场的贸易形势好于第一战场(发达国家的贸易)。从“一带一路”具体内容看,可以看到那些新兴市场得益于“一带一路”,中欧班列迅猛发展,到现在2022年年底,一共发了6.5万列班列,这是非常大的数量。运货量达到1000万吨的数量。

“一带一路”也有一些新形势,像电子商务、线上交易也在“一带一路”上迅猛发展起来,出现了一些新的复合型的结构,低碳“一带一路”、公共卫生“一带一路”、5G数字化“一带一路”,我们称之为绿色丝路、健康丝路和数字丝路。总之,在2022年看到的“一带一路”跟2013年当时仅仅是一个建议、倡议到现在变成世界经济中的一个巨大的动力,十年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

为什么“一带一路”发展这么快,在于中国一些基础的优势,这里列举一下:

中国的地缘优势,周围的亚洲国家和中国发展区域经济合作,其中最重要的是RCEP,就是地区经济合作伙伴,还有“10+1”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还有上合组织中国和东亚、西亚国家的关系,这些区域合作的地缘优势,邻居是不可能搬走的。

中国强大的物流业优势,运输+仓储+物资分流。海上航运中国占世界将近一半的运量。全世界的海上运输一半是中国在帮助世界各国运输,中国国内的高铁、高速公路等网络是世界上现在最发达的。所以,中国的物流业优势外溢出去变成全世界运输和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优势。中国现在最大的竞争力就是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势,中国的产业链也有优势,具有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产业链。

其他的优势不多讲了。这些优势和全世界的需求相结合,是中国能够推动“一带一路”的根本原因。如果世界上没有这个需求,“一带一路”也不会有这么快的发展,如果中国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也满足不了这个需求,也不能为世界提供这种产品或竞争的优势。所以,这是一个基本的条件。

“一带一路”并不是一个空想,也不是说大话,而是靠实力,也是靠世界市场的需求,是这二者的结合。

“一带一路”面临着新挑战,新挑战很多,其中最大的挑战是去年发生的俄乌战争,这场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它对世界格局,也对“一带一路”产生了深远的重大影响。可以看到,“一带一路”是穿过整个欧亚大陆,俄乌战争就在欧亚大陆腹地发生,我们的通道、产业链都要经过这个腹地,同时也影响到海上,因为美国要在海上建设它的印太战略。所以,美国就要对“一带一路”进行打压,最近美国和西方联手打造全球基础设施投资伙伴计划,它的战略意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阻止“一带一路”的发展。所以,我们要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一带一路”,美国要拉着西方盟国阻断“一带一路”,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一个是俄乌战争,一个是西方搞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这都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从我国的发展战略看,“一带一路”又是一种新开放战略,也是叫做双循环战略。所以,“一带一路”和新开放、双循环结合,“一带一路”实际上是带动中国的四面八方全方位的开放,其中像东北、西北、西南,过去都是开放的后卫,开放比较滞后,有了“一带一路”后他们都成为了全面开放的前沿,大西南云南广西,大西北新疆、东北、黑龙江和北面的蒙古都是“一带一路”向外走的主要通道,形成了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动的一种开放格局。

“一带一路”也是一种高水平开放,它强调制度性、结构性,用制度性开放来推动“一带一路”。所以,新的双循环是用“一带一路”作为载体和平台,既是向外开放,也是吸引全球的资源到中国来。既是中国产业走出去,同时也是国内产业结构的提升,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形成新的产业布局和产业链,所以,“一带一路”是双循环、新开放战略和“一带一路”三者的结合,是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结合,所以“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在外面造一些路、造一些水电站的问题,是一个大的开放战略。

我们现在的经验有很多,我提几点最主要的经验。

一是“一带一路”新开放,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区位优势,具体表现在中国不同地区的区位优势。像新疆对整个中亚和西亚具有很大的辐射作用,云南广西对东南亚和南亚具有辐射作用,东北亚现在虽然慢一点,但最近由于俄罗斯经济重心东移,很快出现了东北亚的区位优势。像过去四川、成都、重庆是典型的内陆,但现在有了“一带一路”它成为了东南西北全方位开放的中心地区,成都很快成为中国航空枢纽的第三位,北京、上海、成都,为什么是第三位,因为向西所有的航班都是以成都为中心,到达西部的各个方向。

中国产业优势又和“一带一路”的当地资源、当地市场、当地需求相结合,所以,现在“一带一路”在全世界有500多个产业园区,和当地的资源、市场、当地的发展相结合,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在全世界有这么多的产业园区,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五大洲全有中国的产业园。这些产业园提升了中国企业的集团作战,形成了中国的海外兵团,中国海外兵团有大有小,有国企、民企、央企、地方企业,甚至还有一部分在中国落地的外资企业也跟着一起走出去,所以,形成了中国企业的海外兵团。

这样就把中国的对外经贸合作变成一种新的结构,资金的双向流动,市场贸易和商品的双向流动,过去是引进外资,出口导向,现在是中国资金走出去,同时也引进外资,中国商品走出去,同时大量进口海外资源,所以,双向的资金和商品的流动,都和“一带一路”有很大的关系。

“一带一路”又是和当地社会紧密融合本土化,融入当地社会的,这就需要对当地社会民情、文化的深入了解,民心相通,所以,可以说中国的海外企业,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实际上都当地化了,变成当地社会发展的一个有力的推动者。

现在看看中国各个省在“一带一路”中有哪些经验。

像上海提出建“一带一路”桥头堡,就是要把上海建设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制造业中心同“一带一路”结合,为“一带一路”提供航运、物流、融资、包括制造业产业链。像一些重要的港口,上海港都是在那里建设,既把港口硬件带出去了,也把港口的管理带出去了。所以,带动了一些很重要的港口。

山东省也有很大的成就,山东的海外园区是国内建设的最好最多的,山东的海外劳务承包也是全国最多最好的,这两个经验是很值得学习。像海尔,大家知道海尔家电在海外建设园区是非常成功的,巴基斯坦海尔园区大概雇佣了巴基斯坦两万多名员工,劳务承包也是这样,山东的劳动力质量大概是比较高的。

浙江特别重视义乌小商品城,它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义乌小商品城几乎是全世界小商品的主要发售中心,全世界各地购买小商品的批发商都到义乌来。疫情时受到点影响,在疫情前2019年时有10万外国商人在义乌居住,购买义乌的商品,所以,你到国外买礼品其实都是义乌的。义乌同时把小商品城和自贸区结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陆港,在义乌出口就直接到欧洲,直接上宁波港的远洋轮,中间都没有任何障碍。所以,义乌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了很重要的网络作用,世界各地不存在没有义乌商品的地方。

黑龙江也参加了“一带一路”建设,一般大家以为“一带一路”就是西部的各省市,或者东部沿海,其实黑龙江也很重要。它的几个大的口岸,黑河口岸、通江口岸、绥芬河口岸等等都发展的很快,特别是俄乌战争之后俄罗斯经济重心向东移,加快远东开发的步伐,整个远东地区700万平方公里只有6、700万人口,俄罗斯远东的人口远远不足,资金更加不够,所以开发远东是俄罗斯的根本出路,这种开发远东的速度快慢取决于中国加入的规模,我们开发远东的矿业、能源、农业、林业,和俄罗斯发展互补的经济。将来会改变世界资源的布局,可以说是中俄获得双赢的结果。

广西也在“一带一路”上有很大的作用,特别是北部湾和中南半岛建设,这个走廊特别好的一点,东盟中国“一带一路”最重要的一个合作伙伴,东盟已经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最集中的地区,大概有200多个工业园区在东盟,加上我们的基础设施、铁路公路建设,现在中国到老挝的铁路已经通了,老挝到万象、到曼谷已经上马了,湄公河大桥已经修成了,到曼谷、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到新加坡,形成了一条中南半岛的主干线,加上它旁边的中缅铁路、中越到柬埔寨铁路,形成三条铁路并行川字形。加上高速公路,河运湄公河澜沧江,加上港口,将来说不定还有新的动作。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带动整个爪哇岛,爪哇岛有1.5亿人口,印度尼西亚有2.5亿人口,整个东盟是5亿人口,带动爪哇岛就带动整个印尼,带动整个印尼就带动了半个东盟。所以,广西在这方面和东盟的建设是非常有力量的。

新疆是“一带一路”最重要的陆上基地和核心区。从新疆到中亚、俄罗斯、欧洲,主要的大通道就在新疆,霍尔果斯,阿拉山口的运量占到中欧班列60-70%的比重,现在冒出一个新的点,喀什从西南方向,将来和中吉乌铁路连通,一直到伊朗、土耳其,建成中国铁路的中欧大通道的南线。新疆走中巴走廊,到巴基斯坦一直到瓜达尔港,靠近波斯湾,这又是一条通道。新疆整个从西北到西南全面辐射,它的战略地位和经济上的放射作用越来越大,所以,美国很害怕,对新疆未来的战略地位非常害怕,千方百计想扼杀新疆经济发展,实际上是不可能,新疆这么大,怎么扼杀呢。

西北看新疆,西南看云南,云南的“一带一路”是非常好的状态,过去云南是最西南角的内地省份,可以说离海最远,要从云南到海边去,或者走过整个长江流域到上海,或者走过整个珠江流域到广东,绕过南海到马六甲再到缅甸的沿海海岸,大概要五千公里以上。但是现在中缅走廊打通,云南变成距离印度洋最近的,可以叫做“沿海省”了,中缅走廊这条通道正在修通,从成都一直下来到大理、保山、瑞丽,从瑞丽出境后到曼德勒、仰光到皎漂港。中国西南到印度洋的通道全部打通。西南就比中国的东部沿海更加接近世界市场。大量的产业开始向瑞丽、腾冲、临沧、普洱、思茅、版纳、红河,整个云南边境州形成了产业链,跨境贸易和合作发展非常快。所以,云南起来了,是因为中缅走廊,中越走廊。

这是几个中国国内省的经验,其他也有很好的,像四川成都、重庆、西安、福建都有很好的经验,不一一列举了。

现在讲完国内,还有国际上的成功经验,最成功的是东南亚,刚才我讲到了,东南亚的“一带一路”是从基础设施到产业链、供应链,到社会公共事业,像医疗、教育、旅游、文化全面发展。东南亚的“一带一路”,就是我们讲的“五通”“三联通”在东南亚基本上整个框架都能看见。如果选一个地区是“一带一路”全面成功发展的,那就是东南亚,东南亚的“一带一路”成功在地缘政治上也有很大的意义,因为美国搞印太战略,印度洋和太平洋二者在哪里结合,就是在东南亚结合,东南亚如果被美国用军事力量控制了,它的印太战略就构成了一个链条。但中国不是用军事力量,中国是和东南亚共同发展,形成了一个地缘经济的结合,这样美国地缘政治的战略就很难在这里连接起来。这就是“一带一路”地缘经济挡住了印太战略的地缘政治,这样一种战略上的作用,我们过去也没有想到。我们也没想到美国要搞印太战略,我们以为搞“一带一路”就可以了,没想到“一带一路”在东南亚产生这么大的作用。

在中东也是这样,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也到中东去了,和沙特签署了重要的文件。现在中东对中国的意义越来越大,美国在中东撤军,中国在中东增加投资和贸易,我们也没派一兵一卒到中东去,但在全球战略中中东和中国接近是一个全世界全局性的变化,其中有两个变化,一是中东的能源卖给谁,中东现在卖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石油一年大概1.5亿吨,美国在中东进口石油最多的年份大概是8000万吨,中国现在从中东进口的石油相当于以前美国最高峰时的两倍,这么大一块能源到中国来,中国要支付,是用美元支付,但中东国家手里的美元太多了,以前几十年都是美国在中东买石油,支付了大量的美元,就是石油美元。现在石油美元的作用和性质在下降,中东国家不想存这么多美元,所以希望中国用人民币支付,大家想这么大的石油向中国出口的量,如果都成为人民币支付的话,那么什么东西就开始不起作用或者退出市场呢?就是石油美元。所以,人民币国际化,过去我们认为应该走国内资本项目可兑换,逐步的股市都是用美元来计价投资,现在恰恰不是这样,现在是世界各国用人民币替代美元进行结算计价,而不是用美元来结算。这个过程刚刚开始,但是这个方向越来越明显,所以在中东地区很有意思,能源和人民币结合,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我们搞“一带一路”初期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个结果。

中东这个地区纷乱,战争很多、冲突很多,但没有一个国家是和中国闹矛盾的。土耳其、伊朗、沙特这三个地区大国有矛盾,但是这三个大国和中国都很友好。以色列和阿拉伯有矛盾,但我们和以色列也不错,和阿拉伯关系更好。所以,中国是唯一一个在中东所有的国家都是友好的一个大国。

我们再看中东欧,中东欧形成了一条新的走廊,从匈牙利到塞尔维亚到希腊这条南北走廊,这在过去讲“一带一路”的时候是没有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匈牙利和塞尔维亚都需要修一条铁路,但这两个国家都是内陆国家没有海,希腊是个海边的国家,但是它要到欧洲中部去也很困难,要绕圈子,或者到意大利、法国南部港口再进入西欧的中心地区。现在匈牙利到塞尔维亚到希腊打通以后,整个中东欧就有一条内陆到地中海的通道,其中特别有意思的是比雷埃夫斯港,它的成功是“一带一路”的杰作。本来是2008年希腊债务危机没办法,借中国几百亿美元的钱还欧盟,反过来希腊把比雷埃夫斯港租给中国,每年的租金抵希腊的债务,希腊的债不用还了,中国借用比雷埃夫斯港的租金不用付了,双方都赢了,中国远洋集团大量的货运在比雷埃夫斯港集散,比雷埃夫斯港从一个世界排位五十多位的港口上升到二十多位,整个希腊的经济就活了。中东欧本来都不是我们“一带一路”的重点,但是现在它很成功,当然最近它北面波罗的海、波兰由于俄乌战争,他们和“一带一路”的关系有点疏远,但是中东欧的南面发展的很快。

中巴走廊,大家都比较熟悉,我走过这么一趟,从红其拉普一直到南部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之所以有很多问题,在于巴基斯坦没有真正的实现工业化,2亿多人口没有工业化,这个国家靠谁来养?但它为什么工业化不起来呢,缺动力,没有能源,特别是没有电。巴基斯坦一度电是非常恐慌,很多城市晚上十点钟全部停电,整个城市是黑的。所以,连照明的电都没有,何况工业化。整个国家非常贫困,由于贫困就产生了恐怖主义的势力。中国给巴基斯坦首先建电站,水力发电、火力发电、太阳能发电、风能发电,什么发电都上,所以,现在巴基斯坦的电解决了,巴基斯坦的工业就起步了。刚才讲到海尔在巴基斯坦不仅满足了巴基斯坦家电的2亿多人的需求,从巴基斯坦出口到整个中东地区,巴基斯坦的海尔工业园区带动了整个中东地区家电市场的消费。巴基斯坦工业化起来以后,经济逐步向好,贫困由此可以减轻,贫困减轻,巴基斯坦国内政治的分裂也会减轻。所以,中巴走廊不完全是一条公路的问题。

“一带一路”也有很多新的国际组织,像上合组织,亚投行、新开发银行、金砖国家+以及东盟、非洲、阿拉伯、南美洲等一些地区组织互相支持,互相叠加,我们有发展中国家的一整套的多边机制。虽然不是跟西方G7唱对台戏,但G7不带发展中国家,不和咱们玩,发达国家以为自己是贵族,看不起穷人,但是“一带一路”大家互相支持互相帮助,通过多边组织,发展起来。所以,“一带一路”在世界上成功经验是以前世界各国都没有想到,能够有这么多的成功。

(实录第一部分完,第二部分待续)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