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晶:美国在中东的民主改造:失败的霸权建构
2023年04月22日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阅读量:2235

21世纪伊始,美国提出“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目的在于在中东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输出西方民主思想,塑造一个政治和经济体制完全西方化的大中东。

美国在中东推行民主改造有历史原因也有其现实原因。美国早期在中东民主改造的核心路径是以美国福音派为主体,通过在中东伊斯兰世界(主要是黎凡特地区、海湾地区和北非的穆斯林)创办教会学校,通过宗教来影响大众。从现实因素来看,冷战时期,对抗苏联、争夺中东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部分。冷战结束后,美国致力于巩固在中东的战略地位和影响力,在中东逐步扩大势力范围,并成为最具主导作用的大国。美国在霸权地位和战略影响力的构建过程中,对中东的民主改造是其战略重点。

而促使美国政府对中东进行民主改造的最直接原因是“9·11”事件爆发后,小布什政府的全球战略重点从防范和遏制大国转向应对恐怖主义。在小布什政府看来,民主国家之间不会诉诸武力,更不会产生恐怖主义。穆斯林世界的独裁政权和专制政体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只有在中东进行民主改造,才能阻断恐怖主义的根源。

“9·11”事件爆发后,小布什政府以“反恐”为名义,悍然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战争,推翻了两国的两大反美政权,又提出在中东推行民主改造计划。

2001年10月,美国联合其盟友宣布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基地组织发起打击。2003年3月,美国以伊拉克藏有杀伤性武器并且支持恐怖分子为由,单方面宣布动武,对伊拉克发起军事干预。如果说阿富汗战争还有“反恐战争”之名,那么伊拉克战争则完全是“反恐战争”的异化,是小布什政府在中东进行民主改造的主要试验场。小布什宣称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将给伊拉克人民带来“自由民主繁荣”。而结果是,战争导致近二十万的伊拉克平民在战争与暴力冲突中失去生命,数以千万的民众被迫离开故土沦为难民。美国没有给伊拉克带来和平与繁荣。战后,伊拉克社会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国家无法正常运转,边境安全难以得到有力管理,伊斯兰极端分子轻而易举地进入伊拉克境内,伊拉克成为恐怖分子的乐园。2004年6月,小布什在当年的八国集团首脑峰会上,提出“大中东民主计划”,公开提出对包括阿拉伯联盟的22个成员国及以色列、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和土耳其这5个非阿拉伯国家在内的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进行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全方位改造,推动阿拉伯政权的民主变革,实行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2021年8月30日,美军仓皇撤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正式宣告结束持续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美国发起战争时,宣称是为了给阿富汗带来“民主和自由”,但最终事实证明,美国完全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将民主作为扩张霸权的借口。

美国对中东进行民主改造的另一个案例是“阿拉伯之春”。2010年12月,发端于突尼斯的社会变革浪潮席卷阿拉伯世界。2011年1月,突尼斯本·阿里政权被推翻;2月,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倒台;10月,利比亚卡扎菲被赶下台并且被结束生命;几周后,也门的萨利赫也被迫退位。美国在中东推行西方模式的民主改造,将自身所谓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强加于中东国家,是最终导致“阿拉伯之春”爆发的重要外部因素。

美国通过舆论引导、在剧变过程中策划“颜色革命”、对中东国家进行选择性干预三种方式,对中东地区进行塑造和引导,使其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比如在埃及、突尼斯等亲美国家出现骚乱时,美国并未干预,而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直到形势难以把控,才试图通过经济援助来控制形势,而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反美国家则煽风点火推动政权更迭。埃及知名学者萨米尔·阿明曾指出:“美国中情局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运动人士远离实现社会进步变革的目标,最终反而被带入运动的歧途。”

美国对中东进行民主改造只是世人看到的表象,其背后是美国在中东谋求霸权地位,重塑中东地区秩序的野心。可以发现,美国大肆宣扬的民主,是通过军事武装干预、经济制裁和输出意识形态来拉拢他国打击对手,其真实目的是通过拉帮结派建构霸权,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分裂。美国在中东推行的是赤裸裸的霸权主义政策,通过对地区反美国家采取军事威慑和遏制政策,同时积极推销美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罔顾中东地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外交部近期发布的《2022年美国民主情况》报告指出,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但世界上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政治制度模式。人类文明的花园丰富多彩,各国的民主也应百花齐放。但长期以来,美国为维护自身霸权,将“民主”概念私有化,打着民主旗号煽动分裂制造对抗,破坏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我们应该警惕美国所标榜的民主,拨开迷雾甄别其背后霸权的建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