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锋:潜在增速与改革状态相依存——我国潜在经济增速逻辑
2023年04月16日  |  来源:北大国发院智库  |  阅读量:1683

分析目前经济形势和展望今年经济增速,概念上涉及对潜在增速估测,政策应对则包含必要的体制改革创新举措。从我国改革开放几十年实践经验看,不同时期市场化改革的突破性进展,对当时潜在增速趋势水平产生了很大影响。基于这方面经验,需把体制转型特定阶段状态纳入相应时期潜在经济增速的概念定义,从而更好地厘清通过深化改革化解近年经济下行压力的特殊意义。

经济学的潜在增速概念,大体是指充分利用技术、劳动力、资本等现有要素条件所能够实现的经济增速,或是在满足充分就业又不引发通货膨胀等宏观可持续条件下可能达到的合意增速。从我国改革开放高增长历史经验看,市场化取向改革突破性进展及其释放的增长推进作用,客观上构成我国潜在增长的关键变量。改革开放时期,多次发生五年规划(计划)和长期规划对潜在增速事前估计与后来实际增速出现很大反差的情况,其重要原因是事先对潜在增速估测无法预知后续改革突破释放增长潜力的影响,即便对已推出的改革举措,也难以准确评估其后续效果。这类再三呈现的经验事例显示,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经济高增长和快速崛起的“关键一招”,有无必要改革突破举措会导致潜在经济增速出现很大差异,因而需依据中国经济转型时期增长机制特点,建立“改革状态依存的潜在增速”的分析概念和视角。

中国体制转型是包含经济、社会、政治和思想理论的系统改革创新。以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而言,改革破冰时期,解放思想和理论创新发挥了关键作用,否则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和引进外资特区开放是难以想象的。当时思想理论创新是全方位的,既包括通过在广泛争论中确立实事求是和思想解放方针路线,党通过重大历史问题决议,为改革开放体制转型提供理论和历史观支持;也包括对外积极主动调整与美国等主要西方发达国家关系,用“和平与发展”取代“战争与革命”,在国际观和时代命题方面支持改革开放。

通过持续改革保证开放型市场经济体制得以建构完备,是转型期中国经济发展内在规律性要求之一。就目前情况而言,在多年重视分配领域改革和流程性监管性改革基础上,针对不利于经济内在活力释放的体制机制因素,谋划实施激励和增长导向的改革突破,是推动经济走出近年来下行压力挥之不去局面的关键条件之一。如能在上述领域取得实质性改革突破,定能对经济运行走出困境产生决定性推动作用,使得本来需力争力保的经济增速被经济内生成长所自然超越。中国经济增长特点是“宏调保稳定,改革上台阶”,从近年情况看,关键领域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借助宏观政策实现稳定增长目标也会面临越来越多困难。由此可见关键领域改革突破的必要和紧迫。

需要指出,上述讨论并非认为我国经济还能出现两位数长期潜在增速。随内外经济环境变化特别是发展阶段提升,我国长期潜在增速已进入趋势性回落“换挡期”。一段时期以来经济运行呈现的问题,是中枢经济增速回落偏快,在十余年趋势回落过程中没见一次足够强劲的景气增长阶段,这方面情况难以从发展阶段趋势性变化方面得到充分解释,需要通过包括改革创新突破在内的综合政策调整,加以应对和修复。

下一步,要聚焦激活增长活力的体制创新切入点,结合新时期经济发展具体形势与矛盾,在若干领域深化改革补齐体制创新短板。如进一步落实“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中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方针,以更好满足国内外环境发展演变对国内体制创新完善要求,加快“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在重视依据法治化和程序化原则前提下有序推进必要监管,从而更好协调监管动态加强完善与发展预期稳定之间的关系等。

总之,从历史经验和现实形势看,目前亟待通过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改革突破以改进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而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分类: 经济合作 东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