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欧盟是如何处理白俄罗斯问题的
2020年10月13日  |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19期  |  阅读量:2173

8月9日,白俄罗斯举行总统选举,卢卡申科再次当选连任。随后,白国内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并发生暴力冲突。面对白国内政局变动,欧盟既想借势鼓动“民主化”,一举“拿下”白俄罗斯;又担心过犹不及,遭到反噬,引发更大危机。

2020年8月19日,欧盟召开视频峰会,商讨白俄罗斯局势。图为参会的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

心态复杂,政策矛盾

白俄罗斯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与欧盟的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三国及俄罗斯、乌克兰接壤,由于其连接欧盟与俄罗斯,战略地位突出。1994年以来,卢卡申科一直担任白俄罗斯总统,被欧盟舆论界描绘为“欧洲最后的独裁者”。自1996年起,白俄罗斯就一直处于欧盟的制裁之下,包括取消援助、对白政府官员实施定向制裁,如取消签证、冻结资产等。尽管如此,白俄罗斯并未发生欧盟希望看到的变化,反而进一步向俄罗斯靠拢。俄罗斯的能源补贴以及俄对欧盟国家产品通过白俄罗斯转口俄罗斯的默许,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欧盟对白制裁施加的压力。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对俄依赖也一步步增大。白俄罗斯加入了欧亚经济联盟以及俄白哈关税同盟,离欧盟则越来越远。俄还希望与白统一货币和中央银行。2008年俄格战争后,欧盟出于拉拢白俄罗斯的考虑,取消了部分制裁措施。2009年,欧盟还将白纳入“东部伙伴关系计划”。2016年,为避免白俄罗斯进一步倒向俄,欧盟取消了对白的大部分制裁措施。

很明显,欧盟对白俄罗斯心态复杂,政策矛盾。一方面,欧盟希望白俄罗斯脱离俄,向西方靠拢。这既可证明西方、欧洲所谓民主自由模式的吸引力,并借白政治变化进一步向俄渗透,影响俄政治演变方向;也能将欧盟政治影响力进一步向东推进,争取对俄罗斯更为有利的地缘斗争局面。正因为如此,过去几十年来,欧盟一直在软硬兼施,试图改变白俄罗斯,软的方面包括增加对白援助,硬的方面包括定向制裁等。另一方面,欧盟对白俄罗斯又投鼠忌器,担心适得其反。尤其是担心如果将白俄罗斯逼得太紧,白可能彻底倒向俄,甚至接受俄白两国合并的方案。因此,欧盟对白俄罗斯既不能太“软”,否则被认为有损欧盟原则和形象(与“独裁者”为伍);但又不敢太硬,否则会刺激白进一步向俄靠拢,在地缘政治上对欧不利,可谓拿捏困难。

白俄罗斯也明白自身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一直利用欧俄地缘相争的复杂矛盾心态游走于双方之间,利用欧盟援助来抵御俄罗斯对俄白经济、政治进一步一体化的要求;同时也利用俄罗斯对抗欧盟方向的压力。这也是过去26年来卢卡申科屹立不倒的重要因素。

欧盟的“烫手山芋”

当前白俄罗斯形势演变既关乎卢卡申科命运和白俄罗斯未来政治走向,更牵涉欧俄双方地缘争斗。对欧盟来说,这是契机,更是难题。

从契机方面看,欧盟一直希望白俄罗斯实现“民主化”,脱俄向欧,如果街头运动能实现白政权更迭,和平演变,自然为欧盟所乐见。所以面对此次白政局变动,欧盟从一开始就推波助澜、加以引导。8月19日,欧盟召开视频峰会,专门讨论白俄罗斯问题。就某一外交问题召开峰会对欧盟来说十分罕见,这也表明了欧盟对白俄罗斯问题的重视程度。目前看,欧盟的对白俄罗斯政策一是不承认8月9日选举结果,认为其“既不自由也不公正”;二是反对、谴责白当局使用暴力;三是支持白国内反对派,立陶宛和波兰等国尤为积极;四是酝酿制裁措施,形成威慑。

但总体而言,白俄罗斯问题如果继续恶化,对欧盟来说将是一个“烫手山芋”。

欧盟当前的麻烦已经够多。在东地中海地区,希腊与土耳其已经形成对峙,一旦擦枪走火,将是欧盟难以承受之重。相比白俄罗斯问题,希、土对峙的威胁要严峻和紧迫得多。还有非法移民问题,近几个月来,进入欧洲的来自非洲的非法移民数量已经大幅上升,希腊的难民营火灾进一步增加了欧处理非法移民问题的紧迫感。这些都让欧盟难以兼顾白政局变动。

乌克兰先例的教训犹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与欧盟及德国误判形势密切相关。当时,欧洲利用联系国协定诱使乌克兰政府在欧俄之间选边站,然后又利用乌克兰选举危机公然介入,鼓动颜色革命,招致俄罗斯的强烈反弹。最终导致克里米亚“入俄”、乌克兰在本国东部地区与俄陷入僵持,欧盟则与俄罗斯陷入了制裁与反制裁的恶性循环。如果欧盟加大对白俄罗斯的干预力度,可能再度招致俄强势介入。

可能加大欧盟内部分歧和矛盾。中东欧的仇俄、恐俄国家,如波罗的海三国、波兰等是当前白俄罗斯局势变动最为积极的干预者,它们要求欧盟加大对白的介入力度。至于是否会因为白俄罗斯问题而进一步恶化与俄关系并不是这些国家的关心所在。相反,它们甚至希望利用白俄罗斯问题来进一步遏制俄罗斯。但对于希腊、意大利,乃至法国等南欧国家来说,涉及土耳其、利比亚等的中东、非洲问题才是重点。近年来,出于地缘政治考虑,法国还特别希望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当然不愿因为白俄罗斯问题再次与俄罗斯形成对抗。在欧盟对俄政策中,德国发挥着关键性作用。但即使是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期间,德国对俄政策也极为务实,并未断绝与俄对话渠道。德国当下正面临新冠疫情反弹、难民问题、与土耳其关系恶化等更为紧迫的挑战,对于全面干预白局势也是意兴阑珊。

因此,迄今为止,欧盟并未明确呼吁卢卡申科下台,也未要求白俄罗斯重新选举,甚至连派遣官员赴白调解也极为谨慎。

拉锯战仍将持续

对乌克兰等原苏联国家而言,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选边站队”的压力长期存在,并随着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而阶段性加大。当下,白俄罗斯既不属于欧洲阵营,也不属于俄罗斯阵营,可以说是“地位未明”,这也是其危险之处。俄决不愿看到某一天白俄罗斯会倒向西方,甚至加入北约和欧盟,更紧密的一体化是俄对白政策不懈的追求。只有将白更为紧密的与俄绑在一起,俄对可能失去白的焦虑心理才会得到缓解。可以想象,西方、欧盟不会乐见这一结果,对波兰、立陶宛等国而言更是如此。

目前看,白俄罗斯选举争议尚未解决,国内变动仍在持续,欧俄双方很大程度上仍在观望,白俄罗斯自主解决选举问题、维持现状可能是双方目前均能接受的结果。但如果白国内形势向恶化方向发展,将迫使欧、俄双方深度卷入,引发新的更大危机。当然,也存在随着时间流逝带来抗议疲劳症的扩大、白俄罗斯国内形势渐趋稳定的可能。但无论局势如何发展,只要白俄罗斯仍然“地位未明”,欧盟和俄罗斯围绕白的“拉锯战”就将持续下去,白局势阶段性恶化的可能性也将长期存在。

(张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欧洲所所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