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兵:推动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
2019年02月12日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阅读量:4751

      站在对外开放新起点,需要进一步思考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重心何在,中国将以何种基调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投资,进而构建对外开放的新格局。研究认为,中国一直希望对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扩大开放,而不是对部分国家扩大开放,与此同时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重心仍在于美欧日发达经济市场。为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投资,中方应坚持与美欧日发达经济体合作而非对抗的基调,客观认识亚非拉市场有限性和“一带一路”单方面投资的风险。中国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就是要形成出口拉动进口、进口促进出口良性循环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  


        一、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历史回顾  

  中国政府多次对外宣布,希望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包括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都扩大开放,而不是对部分国家扩大开放。在新形势下,我们应慎重思考并明确中国对外开放的重心在何处?

  1949—1979年,我国并非完全没有“对外开放”,当时有很多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朋友,对他们是开放的。但是,这些国家既没有广大的市场,不能与中国形成很强的贸易互补优势,也没有先进的技术设备、管理经验、体制模式等可供中国借鉴。相反,他们依赖中国的大量援助。

  1980年代后,邓小平同志启动的对外开放重心,是对以美国、欧洲、日本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的开放,核心是引进其先进技术设备、管理经验和体制模式,来发展中国自身经济。对内改革即市场化改革,本质上是根据我们的国情,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同时借鉴、引进发达国家有益的市场经济体制。这一开放与改革战略实践,是中国40年来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动因。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出口和进口并重”的外贸发展战略。具体而言,是“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必须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完善互利共赢、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坚持出口和进口并重,强化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协调,形成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出口竞争新优势,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发展服务贸易,推动对外贸易平衡发展。”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推进贸易强国建设”的外贸发展战略。具体而言,即“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

  2018年9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提出,我们要坚定促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合作。中国政府多次对外宣布,希望对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扩大开放,而不是对部分国家扩大开放。同时,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到,邓小平同志启动的对外开放的重心,是对以美国、欧洲、日本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的开放。这是由于发达国家和地区能为我国提供广大的外贸市场、高技术与高质量的产品、先进技术设备和管理经验,以及相对完善的市场经济运营模式。  

  

       二、保持与美欧日发达经济体合作基调  

  对于中美贸易摩擦,中方白皮书指出,我国政府在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一方面坚定维护国家尊严与核心利益,另一方面也始终敞开谈判大门,希望通过平等对话与协商,友好解决双方分歧,维护中美关系合作的大局。同时,应该看到美方对中方在经贸方面的一些诉求(包括非市场导向的政策与实践、产业补贴与国有企业、强迫技术转让的政策与做法,WTO改革,以及数字贸易和电子商务等),也代表着欧盟与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诉求。这集中体现在美国、欧盟、日本于2018年5月31日、9月25日、2019年1月9日发表的三次联合声明之中。他们也会据此对WTO多边贸易体制提出修改完善的改革方案。

  中国要发展开放的市场经济,希望与发达国家一起合作共赢,需要在对外经贸谈判中,考虑他们对“市场经济”的某些关切,采取磋商、谈判解决问题的态度。对外经贸谈判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妥协,也不是单方面的寸步不让,而是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基础上的互相妥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维护与发达国家合作的整体基调。

  这方面,中国已经与美国就经贸问题开展了积极的磋商和谈判。比如,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了元首共识。今年1月7—9日,中美在北京举行了初步会谈,会后双方各自发表了简短声明,都强调要落实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达成的90天贸易谈判共识。1月30—31日,刘鹤副总理率领的中方团队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率领的美方团队在华盛顿举行经贸磋商,会后中美各自发表了声明。美国白宫声明认为,此次会谈涉及了广泛的问题,包括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网络窃取、市场扭曲、市场壁垒、货币在贸易中作用等。美国特别注重中方在结构性问题和减少美中逆差方面做出有意义的承诺等。新华社认为,中美讨论了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实施机制以及中方关切问题。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转让问题,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推动中美贸易平衡化发展。据此,中美双方谈判关切的焦点主要是解决美中贸易逆差和一些结构性问题。


  三、客观认识亚非拉经贸市场

  在亚非拉地区发展中,经济市场的发育状况和“一带一路”倡议成员方贸易市场的作用需要客观认识。2018年9月24日中方白皮书提出,中国坚定促进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互利共赢合作。2018年8月,中国举办了“一带一路”倡议实施5周年纪念活动,并举办了“中非论坛”,宣布与相关国家进行更多国际合作。我们应该看到,我国与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是我国对外开放总体格局中的重要一环和补充,但现阶段尚不能担当起我国对外开放的重心,也无法成为对中国与美欧日开放合作重心的替代。这是因为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仍旧比较有限,也难以为我国提供可供借鉴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与市场体制。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