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业亮: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红潮”未能出现
2022年12月07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665

在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以极微弱优势保住了在参议院的主导权,共和党如期赢得了众议院选举的胜利,但选举前普遍预期的“红潮”(red wave,指共和党获得全面胜利)并没有出现。这是2020年国会选区重新划分和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举行的首次中期选举,也是近数十年来竞争较为激烈的一次。作为对拜登政府执政两年的一次全面公决和2024年总统选举的“前哨战”,此次中期选举将对今后两年拜登政府的执政政策和美国未来政局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共和党在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麦卡锡也将可能出任下一任众议院议长。图为2022年11月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发表演讲。


打破美国选举政治的“铁律”

在美国中期选举历史上,总统党(执掌白宫的党)在执政的首次中期选举中平均会丢失超过25个众议院席位,总统党在众议院的议席平均为186席,这似乎成了美国选举政治的一个“铁律”。自1922年以来,总统党在第一任期的中期选举中净增或保持参议院议席、并失去不到10个众议院议席的情况只有三次(1934年、1962年和2002年)。然而,2022年的中期选举结果却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

本次中期选举改选了全部435名众议员、36名参议员和36名州长。选举前,民主党以218比212的微弱多数控制众议院,共和党只需净赢得6席就可夺回控制权;两党在参议院的席位相等,均为50席,副总统哈里斯具有打破平局的关键一票,这意味着共和党只要净获得一席就能夺回参议院主导权;在州长选举中,共有36个席位改选,改选前共和党占据27个,民主党23个。选举前民调和出口民调显示,高达70%选民对国家前进的方向“不满”和“愤怒”,3/4的选民认为美国经济太糟糕了,通胀使他们的家庭生活难以为继,拜登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40%左右的低位。竞选形势总体上对共和党有利。

按照上述“铁律”,加上选举环境对拜登政府不利,人们普遍预计民主党将失去约40~45个众议院席位。前两位民主党总统——克林顿(1994年)和奥巴马(2010年)在民众支持率与拜登同样低的情况下,民主党在众议院失去了50多个议席,在参议院失去了至少5个席位,州长职位失去了5个。

但本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却出乎意料。众议院选举空前胶着,最后民主党丢失的席位大大少于以往中期选举的平均数,共和党只是险胜。截至11月22日,共和党和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是219比209。在参议院选举中,两党在关键州的竞选也空前激烈,民主党以50比49的席位提前锁定了在参议院的主导地位,即使共和党在12月6日举行的佐治亚州参议员第二轮选举获胜,也无关大局。在州长选举已开出的选票中,民主党净增加1个州长职位(25比24),这是自1934年以来总统党第二次在中期选举中净增加州长职位(此前只在1986年中期选举中,总统党净增加1名州长职位)。尽管2022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控制的州长职位和州议会的议席仍然比民主党多,但民主党从共和党手中夺回了密歇根州和马里兰州的州议会两院、明尼苏达州的州参议院和马萨诸塞州的州长职位,使民主党从州长到州议会全面掌控上述四个州。这一切都说明,共和党预期的获得全面胜利的“红潮”并没有发生。


2022年11月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州长德桑蒂斯在中期选举中获胜,将连任佛州州长。


特朗普影响下的一次“双否定选举”

如何解释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这一现象?对此,美国《大西洋月刊》资深编辑罗纳德·布朗斯坦用“双否定选举”加以概括。所谓“双否定选举”,指的是大多数选民对两党及其领导人都持负面的看法,在这种情况下,选民会选择竞选人个人品德相对说得过去或其议题主张不那么极端的一方。在本次选举中,尽管两党候选人形象在选民中都相对比较负面,但相对于共和党候选人来说,大多数选民,包括一部分不支持拜登的选民,更倾向于投民主党候选人的票。出口民调显示,选民中只对民主党持好感的有40%,只对共和党持好感的也占40%,对两党都没有好感的占11%。在议题主张上,只认为民主党太极端的占38%,只认为共和党太极端的占39%,约13%的选民认为两党都太极端,其余的选民认为两党都不极端。尽管大多数选民不赞同拜登政府和民主党的政策,但有更多的选民不支持国会共和党和特朗普的政策。这就造成了即使拜登的支持率低迷,但民主党仍保持了在参议院的主导地位,并减少了众议院席位的丢失,特别是在一些竞争激烈的摇摆州。例如,在亚利桑那州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马克·凯里以微弱优势击败受到特朗普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布莱克·马斯特;在新罕布什尔州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在任参议员马吉·哈桑赢得了几乎所有支持拜登选民的投票和1/5不支持拜登选民的投票;在宾夕法尼亚州州长竞选中,当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乔希·夏皮罗收获了该州25%的不支持拜登选民的投票。

特朗普虽然已经下台,但在共和党中影响力不减,可以说这次中期选举一定程度上也成为没有特朗普竞选的有关特朗普的选举。相对于拜登,不喜欢特朗普的选民更多,这也造成在决定参议院归属的关键战场州,“与特朗普结盟者”和“否定2020年总统选举者”几乎全部落选。

从竞选战略来看,民主党操作堕胎议题,用“罗伊潮”(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正式裁决,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取消近半个世纪以来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并将堕胎合法性问题留给各联邦州自行应对)来反击或化解“红潮”,是民主党能够保住在参议院控制权并减少众议院席位丢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本次选举中,共和党利用选民对美国经济的普遍不满,努力把本次中期选举变成对拜登政府的一次公决;民主党则巧妙地利用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对冲共和党的策略,把这次选举变成关于堕胎问题的一次全民公投,堕胎问题成功地取代暴力犯罪跃升为选民最关注的议题之一。在一些蓝色州(民主党主导的州)和紫色州(摇摆州),如纽约、密歇根、明尼苏达、宾夕法尼亚、科罗拉多、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等州,绝大多数支持堕胎权的选民投了民主党州长候选人的票。

从选民角度看,民主党成功地守住基本盘,同时争取到不少独立选民的选票,这也是“红潮”未能出现的一个原因。近十多年来,在两党政治日趋极化的情况下,美国的选举越来越像议会制国家的选举,即本党选民只投本党候选人的票,投分裂票的人越来越少。在近几次选举中,年轻人、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城市和不信教的世俗人,以及各个选民团体中倾向于民主党的妇女是民主党选民联盟的基础。在本次中期选举中,自称共和党的选民占选民总数的36%,民主党为33%,独立选民占31%。民主党通过增加与本党基础选民团体的接触,同时聚焦这些选民团体关注的议题,保住了基本盘选票不致流失。尽管民主党选民团体中的大多数对美国经济持负面看法,但民主党仍从这些关键的选民团体中获得了足够的支持。在两党选民势均力敌、候选人竞选胶着的情势下,民主党成功地争取了部分独立选民的选票,这对决定选举结果至关重要。出口民调显示,尽管60%的独立选民不喜欢拜登,民主党还是赢得了多数独立选民的支持,特别是在关键的蓝色州和紫色州的州长选举中。

2022年中期选举将对拜登后半任期的执政政策和美国政治走向产生重要影响。

首先,从府会关系的角度看,共和党控制众议院所形成的分裂政府,打破了原有的民主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政治格局,这对拜登后两年任期的政策议程将形成掣肘。拜登就任以来,在新冠疫情和党内进步派的压力下,实施了庞大的、进步主义的政策议程,包括通过一系列的新冠疫情救济法案和两党基建一揽子法案等。在目前两党政治高度极化的情况下,拜登政府提出的大多数法案都是在没有一个共和党议员投票同意的情况下通过的。共和党控制众议院意味着拜登政府再无可能推出庞大的、进步主义的法案。共和党已经发誓要废除拜登政府标志性的立法——《消减通胀法》(the Inflation Reduction Act)。拜登政府列入立法议程的其他法案,如制定全国性堕胎权的立法、学生贷款减免计划,在共和党掌控众议院后也将受到共和党阻挠,难以向前推进。这必然加剧两党围绕关键立法的冲突,迫使拜登政府改变立法策略,在关键政策问题上寻求两党合作。

其次,从国会政治的角度看,共和党控制众议院、民主党主导参议院的“分裂国会”将加剧国会两党在关键政策问题上的分歧,立法僵局不可避免。共和党控制众议院,意味着共和党拥有任命各委员会主席、制定众议院议程的权力,从而掌握了立法的主动权。预计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将把降低通胀和犯罪率、加强边界安全作为立法的重点,同时还会行使监督权,对拜登政府和家人展开调查,甚至对拜登本人提出弹劾。但由于参议院由民主党控制,共和党提出的立法难以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立法僵局在所难免。

最后,本次中期选举对2024年总统选举也将产生一定影响。本次参议院选举决定胜负的战场州也是决定2000年大选输赢的战场州,在两党选民力量大致相当、两党政治地理分布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共和党在这些州两次选举失利,加上共和党新星德桑蒂斯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佛罗里达州州长选举、成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竞选的热门人选,特朗普2024年问鼎白宫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张业亮,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