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禹宪:葡萄牙社会党的理论发展与执政实践
2022年09月07日  |  来源:当代世界  |  阅读量:3200

葡萄牙社会党(以下简称社会党)创建于1875年,是欧洲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之一。1926年葡萄牙法西斯独裁政权上台后,该党被当局宣布为非法组织并暴力镇压,大批社会党人流亡海外坚持斗争,直至苏亚雷斯1973年重建社会党。1974年葡萄牙“四·二五”民主革命后,社会党恢复合法地位,并成为政坛举足轻重的政党,曾多次单独或联合执政。该党奉行民主社会主义价值观,宣称是“代表不同阶级、群众性、民主的政党”,主张探索适合葡萄牙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对内主张建立公有制、私有制和合作制等经济形式共存的混合经济制度,对外则主张建立以和平、安全、民主和尊重人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自重建以来,社会党近50年的历史大致可根据其执政周期和代表人物划分为四个重要阶段,分别是苏亚雷斯时期(1973—1985年)、古特雷斯时期(1992—2001年)、索克拉特斯时期(2004—2011年)和科斯塔时期(2014年至今)。

苏亚雷斯时期:民主化进程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探索

苏亚雷斯是社会党功勋人物,1964年曾在日内瓦参与创立“葡萄牙社会主义行动”组织。1973年4月19日,苏亚雷斯以该组织为基础在联邦德国重建社会党并当选总书记,并在此后12年一直任该党总书记。1974年“四·二五”民主革命后,法西斯独裁统治被推翻,葡萄牙开始推行全面的民主化进程,允许各类政党和政治组织参政。苏亚雷斯领导社会党先后赢得1976年、1978年和1983年三次议会选举并连续三次出任总理。苏亚雷斯担任社会党总书记时期,为该党的发展建设、政策调整打上了深深的“苏亚雷斯烙印”,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在思想路线上,确立“民主社会主义”价值观,主张通过民主途径超越资本主义并实现社会主义,不再将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建党初期,社会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但在实现社会主义的方式和路径上,党内分歧严重,激进左派主张采用革命手段,而温和改良派主张采用议会斗争等和平手段。1974年12月,社会党召开一大,激进左派与温和改良派围绕路线问题激烈交锋,最终以苏亚雷斯为首的温和改良派赢得胜利。此后,在1976年和1978年的社会党二大和三大上,苏亚雷斯的领导地位进一步巩固,其温和改良思想在该党内部形成广泛共识。苏亚雷斯强调,葡萄牙应通过民主途径消灭落后的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先进、合理、公正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1983年,苏亚雷斯在社会党五大上提出,马克思主义无法预见先进工业社会的复杂性,无法再指导当前实践,只能作为分析问题的方法之一,并由此取消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地位。

第二,在政治和经济政策上,主张探索符合葡萄牙国情的发展模式,强调既不能效仿苏式社会主义,也不学美式资本主义,而应该走改良主义的中间道路。在社会党二大上,该党内部围绕是否将全部土地进行国有化问题展开激烈辩论,以苏亚雷斯为首的温和改良派主张部分国有化并最终获胜。社会党三大通过的《改变葡萄牙的10年——社会党关于80年代的建议》,是首部全方位、系统性阐述社会党政治、经济、外交方略的纲领性文件:政治上,提倡多党制和地方分权,并决定一改单打独斗的执政方针,提出愿在谈判和共识基础上同其他政党结盟,为此后同社民党联合执政铺平道路;经济上,反思国有化弊端,承认私有化对企业发展具有一定积极作用,提倡建立由公有制、合作制和私有制组成的混合经济制度,实行开放政策,主张促进生产,减少债务,保护劳动者利益。

第三,在对外政策上,奉行“坚定的欧洲主义”路线,积极推动葡萄牙于1986年加入欧洲共同体。社会党认为葡萄牙外交必须立足西欧,争取早日加入欧洲共同体;重视欧美关系和葡美关系,主张葡萄牙应在北约内发挥积极作用;谋求东西方关系的缓和,呼吁结束军备竞赛;强调葡萄牙在欧非关系中能发挥重要作用,谴责苏联入侵阿富汗和干预安哥拉,谴责越南入侵柬埔寨,反对南非种族隔离政策,主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相互承认,主张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重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

1985年6月,苏亚雷斯为竞选总统而辞去社会党总书记职务。尽管社会党和社民党联合政府于1985年11月垮台,但苏亚雷斯仍凭借其多年积累的社会威望于1986年2月成功当选总统。

古特雷斯时期:全球化背景下民主社会主义的调整与转型

1992年2月,社会党召开十大并选举古特雷斯为总书记。古特雷斯领导社会党于1995年、1999年两次赢得议会选举并出任总理。古特雷斯担任社会党总书记期间正值西欧各国社会党进行新一轮理论和政策调整的转型时期。在经济全球化浪潮涤荡下,西欧各国社会党面对凯恩斯主义失灵和新自由主义的冲击,纷纷寻求理论变革和政策调整,倡导“第三条道路”。至20世纪90年代末期,欧盟15个成员国中,有13国的社会党执政或参政。1999年,古特雷斯被推举并当选社会党国际主席。与英国工党、德国社民党等明显右转的政策取向不同,古特雷斯领导下的葡萄牙社会党强调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主张“要市场经济,不要市场社会”,其政治纲领的主要内容和特点包括以下几方面。

第一,肯定民主社会主义的现实意义,同时强调应不断革新和改良,以应对不断出现的新问题。面对苏东剧变,社会党在十大通过了题为《为取胜而变革》的报告,对苏联模式进行了批判,强调社会党一直以来为争取政治民主、反对专制而不懈奋斗,是“欧洲和世界上发生的民主变革的先驱”,并提出应建立“以自由、多元化、选举、尊重人民意志为内容的民主社会主义”。社会党认为,民主社会主义应该是现代的、非教条的,应始终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并努力把现代化与社会和谐、自由与平等、互助与个人自主、社会公正与经济效益相结合,在应对不断出现的新问题中实现自身的不断革新。

第二,倡导“要市场经济,不要市场社会”的社会经济政策,重视国家职能,强调社会公正和社会互助。社会党十二大提出,现代国家不应是“生产者和统治者”,但也不能对市场听之任之,应发挥调控作用,防止过度的市场行为,鼓励企业的积极性,尤其是在新技术领域支持企业的创新精神;福利国家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主要特征之一,为实现社会公正和机会平等,应坚持、巩固和发展福利国家制度;反对失业和加强社会保障是政府的首要任务,应消除贫困和一切形式的社会歧视,在互助和团结中实现现代化,争取用一代人的时间赶上欧洲发达国家水平。

第三,积极参与欧洲一体化建设,主张建立多极世界。社会党支持欧洲一体化,主张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建立欧洲政治、经济和货币联盟,大力推动葡萄牙成为首批欧元区成员国。与不少西欧国家的社会党推行人权外交不同,葡萄牙社会党主张不同政治社会制度的国家应在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建立正常的外交、贸易和文化关系,推动世界多极化,不能让一个国家单独称霸;主张加强同非洲葡语国家的关系,支持这些国家的民族和解、民主过渡进程;重视中国的国际地位和作用,认为中国是维护国际政治安全的重要力量,主张与中国发展全面伙伴关系。在古特雷斯执政期间,中葡两国顺利完成澳门的主权移交。

得益于古特雷斯政府良好的执政成绩,社会党前总书记桑帕约在1996年1月的总统选举中成功当选。在同一届政府中,总统和政府总理均出自同一政党,这在葡萄牙并不多见。古特雷斯第二任期的后半段,社会党提出“向中间靠拢”,加大私有化进程,但国内结构性改革停滞不前。同时,在欧洲经济低迷背景下,葡萄牙经济增速放慢、财政恶化,社会党为走出困境采取的大规模财政紧缩政策导致民怨沸腾,失去了民众支持。社会党在2001年12月地方市政选举中惨败,古特雷斯辞去了葡萄牙政府总理和社会党总书记职务。

索克拉特斯时期:21世纪民主社会主义的革新与现代化

2004年9月,在社会党十四大前举行的党首选举中,索克拉特斯当选新任总书记。2005年2月和2009年9月,索克拉特斯带领社会党连续赢得议会选举并出任总理。总的来看,索克拉特斯担任总书记期间,社会党突出“负责任的温和左翼”政党特性,主张通过大力推进社会经济体制改革实现国家现代化。

第一,在重申传统民主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同时强调革新与开放。在2006年11月召开的社会党十五大上,索克拉特斯提出革新和开放是社会党的生存之基,应顺应时代发展潮流,根据不断变化的现实情况,与时俱进地修改纲领政策。在2009年2月和2011年4月先后举行的十六大和十七大上,索克拉特斯强调要高举民主社会主义旗帜,坚持自由、平等、团结和公正的基本价值,遵循温和、现代、进步的左翼理念,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为面向欧洲的、负责任的左翼政党,既要锐意改革,又要兼顾公平正义。社会党批评新自由主义是造成国际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认为在新自由主义制度下不受约束的市场理念占据上风、国家调控和监管职能被压缩、金融市场投机行为肆意横行,从而引发危机;强调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是真正的变革力量,必须实行民主左翼的替代方案。

第二,高举改革旗帜,努力推进国家现代化,强调政府应服务于民、取信于民。改革是索克拉特斯时期的关键词。从2004年十四大上索克拉特斯的讲话、2006年十五大题为《社会党的方向:实现葡萄牙的现代化》的政治提案到2009年十六大题为《变革的力量》的政治提案,改革理念贯穿始终。在这一时期,社会党作为执政党全面推进社会经济体制改革,精简政府机构,推进行政管理、司法等体制改革;大力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投资创业,加大教育和科技投入,实施科技强国战略,提高经济竞争力;加大公共投资力度,促进就业,帮扶困难家庭和弱势群体;改革社会保障体制,压缩医疗卫生开支,减少财政赤字。

第三,坚持立足欧洲的外交政策,主张建设更加公正的全球化。社会党大力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利用葡萄牙2007年下半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机遇期,推动欧盟各国签署《里斯本条约》,提升葡萄牙的地区影响力和国际声望;重视同美国和葡语国家的传统关系,加强各领域合作;坚持多边主义,积极参与国际多边组织,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力推前总理古特雷斯担任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主张在全球以及欧洲层面对金融市场采取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认为欧洲应倡议在全球范围内取消避税天堂,使全球金融市场更加安全透明。

尽管索克拉特斯执政期间葡萄牙经济保持稳定增长,但在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面前,葡萄牙脆弱的经济结构和公共财政不堪一击,成为受欧债危机冲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索克拉特斯政府在欧盟的强大压力下实行严厉的紧缩政策,大幅削减公共开支并增加税收,引发社会各界强烈不满。2011年3月,索克拉特斯政府提出的第四份“稳定与增长计划”在议会遭否决,其本人辞职并解散政府;在同年6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社会党失利下野。

科斯塔时期:后危机时代左翼传统价值观的回归

2014年11月,社会党召开二十大,时任里斯本市长科斯塔高票当选该党总书记。科斯塔曾在古特雷斯政府内任职,后在索克拉特斯政府中担任内阁二号人物——国务兼内政部长。2015年10月议会选举后,社会党联手左翼集团、葡萄牙共产党、葡萄牙绿党在议会内组成“大左翼联盟”,成功击败中右翼政府并上台执政,科斯塔出任总理并顺利完成执政任期。2019年议会选举后,社会党赢得大选并继续单独执政,但不再在议会内组成“大左翼联盟”。由于社会党提交的2022年度国家预算草案在议会投票表决时被否决,科斯塔被迫解散政府。在2022年1月举行的选举中,科斯塔领导社会党一举拿下绝对多数议席,第三次上台执政。科斯塔强调回归左翼,其主要政策主张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回归左翼传统价值观,主张在政治上团结左翼政党,面向社会加强对话。社会党在2014年召开的二十大上重申了左翼政党定位,强调坚定左翼立场,肯定福利国家的积极作用,维护劳动者和弱势阶层权益;强调对话的重要性,注意听取左翼集团、葡共、绿党等左翼政党的意见建议,合理接纳其政治主张,科斯塔政府作为少数派政府,通过与左翼政党的议会合作保障政府稳定性,被社会党称为探索出民主的“第四条道路”;在主张改革社会保障体系的同时,促进该体系的公正、效率和可持续发展,不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个税起征点,加大在医疗、教育、养老等领域投入,消除贫困和社会不平等,反对歧视,倡导男女平等;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挑战时,以民生为纲,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和疫苗接种工作,抗疫成绩得到民众认可。

第二,推行平衡的经济和财政政策,主张巩固财政与发展经济、拉动内需并举。在第一任期内,科斯塔政府一改之前中右翼政府的严厉紧缩政策,强调政府必须要加大对经济的干预力度,认为只有推动经济增长才是帮助国家走出危机的唯一有效途径;主张积极争取欧盟援助资金,扩大公共投资,优化铁路、海洋、能源、航空等产业的发展模式,推动数字化和能源转型,加大在教育和科技领域的投入,增强国家整体竞争力;降低税赋、拉动内需、扩大消费、稳住就业,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

第三,倡导“六边形”外交方针,在欧洲和国际多边舞台更加积极进取。社会党在坚持欧洲一体化、巩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加强同葡语国家合作、重视海外葡侨等外交四大支柱的基础上,增加了支持全球化和拓展同新兴市场国家合作两项内容,将外交重点拓宽至六大领域;主张建立更加公平和强大的欧洲,尊重国际法,维护多边主义和世界和平,推动更加公平的全球化,共同应对恐怖主义、移民、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加大葡萄牙语言和文化传播力度,在世界各地开设卡蒙斯学院,提升国家影响力和软实力。

科斯塔执政时期,葡萄牙经济形势日趋好转,在欧洲和国际舞台的影响力逐渐上升,多名葡萄牙政治家登上国际多边舞台,如前总理古特雷斯当选联合国秘书长、前财政部长森特诺当选欧元集团主席、前副总理维托里诺当选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科斯塔在社会党内地位稳固,在2016年二十一大、2018年二十二大和2021年二十三大上连任总书记。在施政纲领上,科斯塔政府将发展经济作为第一要务,积极推进欧盟复苏资金项目落地,努力恢复出口和重启旅游业,并以上届政府施政纲领中的气候变化、人口老龄化、社会不平等和数字化转型四大领域为重点,积极采取措施推进相关改革和发展进程。此外,社会党将坚持左翼立场,继续致力于消除贫困、改善民生,维护社会团结和人民生活安定。

半个世纪以来,葡萄牙社会党为推进本国民主化进程、推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努力,根据时代环境变化不断调整理论主张,在上台执政后丰富和完善政策实践,取得了一系列积极成果。总体看来,葡萄牙社会党始终坚守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积极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对内为葡萄牙福利国家制度建设作出积极贡献,对外为葡萄牙加入欧共体和欧元区立下汗马功劳,其执政成绩亦得到民众广泛认可。当前,葡萄牙社会党虽在议会拥有绝对多数席位的优势,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延宕影响葡萄牙经济复苏、俄乌冲突冲击欧洲政治安全局势的大背景下,其在应对疫情、提振经济、改善民生等方面仍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葡萄牙经济韧性不足、极右翼民粹势力崛起、社会矛盾加剧等问题日益突出,给科斯塔领导的政府带来了严峻考验,未来社会党的理论探索和政策调整值得继续关注。

(作者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八局工作人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