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开入境游,消费弱复苏碰上日元贬值,孙立坚:日本经济能否回暖仍是未知数
2022年06月14日  |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  |  阅读量:1585

6月10日,日本正式以免除入境检测及隔离的方式恢复外国团队游。从日本一季度GDP修正值数据来看,日本经济似乎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CPI也呈现继续上扬的态势。然而日本虽然达到其通胀目标,但其主要来源于成本型通胀,再加上日元贬值,当前日本国内需求仍较为疲软,依靠消费回暖的复苏势头能否延续仍是外界的担忧。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应《21世纪经济报道》邀请对相关问题进行解读。以下内容由发展研究院根据采访内容及孙教授增补内容编辑而成,供读者参考。

日本一季度修正后的经济数据萎缩幅度有所收窄,主要源于个人消费的回调,反映了民众消费信心的恢复。消费回调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日本国内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三周下降,期间基本没有出现病例数反弹,这让民众愿意走入更广阔的生活圈,也有助于日本打通国内的经济循环。其次是日本防疫政策的透明性。随着疫情的持续好转,日本在放宽防疫政策后,并没有重新回到过去收紧政策时的状态,政策的连续性给了民众和商家极大的信心。此外,经过5月黄金周的试验,日本的疫情没有出现反弹,这也是民众信心的重要来源。

但是,日本的消费能否继续回暖还是个未知数。受到此前疫情封锁以及经济指标基数较低的影响,当前日本疫情缓和后,其国内必然会出现消费的增长和反弹,但能否显现明显的消费信心,仅仅看一个月的数据是不够的,还需持续关注。

为了进一步拉动消费,日本政府还制定了相应的补贴政策,就目前看来,还是颇有成效的。日本政府对旅游业的补贴,其实是以“时间换空间”的做法,以此增强市场的活力。另外,日本把中国等98个感染风险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列入团体入境游的范围,是因为日本的经济活力还是在于它开放旅游的服务出口。孙教授对于日本第二季度的经济前景较为乐观,但他认为还是存在两个变数:一是美联储加息对日本股市的打击,若股市的财富效应出现问题,日本的消费动力将会受到影响;二是疫情,经济的走向还得看日本国内的疫情是否会反弹。

另一方面,近一段时间以来,日元的持续贬值也备受外界关注,日元贬值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出口,但其弊端更为明显。截至今年4月,日本已经连续9个月出现贸易逆差,对此,日本方面认为是地缘政治因素造成资源供给的瓶颈,从而带来了输入型通胀,但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若供应链问题能够成功解决,逆差的现状就会改变。但在贸易逆差得到缓解之前,企业因进口价格高涨而倍感压力。日元贬值对于商家来说,最不利的结果是他们支付的成本还高于所赚的钱。若出现这种情况,日本企业行业景气指数向下,日本央行很有可能会选择加息,但到目前为止,日本还没有加息的条件。

虽然美联储加息的节奏有所放缓,但是只要日美两国的利差没有收窄,日元贬值还将继续。此外,作为开放的发达经济体,日元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金融资本的影响。

事实上,日元贬值也受到了来自日本央行延续宽松货币政策的压力。日本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民众的信心,但后续的效果还得看这些释放的资金能否对准日本亟待优化的项目和渠道,解决本国的结构性问题,如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工资增长等。

日本央行与发达国家央行加息的方向背道而驰,虽然这反映了日美经济基本面的差异性和货币政策独立性必然产生的选择,但也意味着当今世界货币政策缺乏协调性,以至于各国动用的货币政策在金融开放的环境下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分类: 全球治理 东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