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勒·吉通博士(叙利亚):马可波罗中国行及其对欧洲的影响
2019年01月18日  |  来源:阿拉比双语精读  |  阅读量:7151

白节期间,可汗会收到金银宝石、白布、白马等礼品。马可在提到帝国的主流宗教时说,蒙古人当时是偶像崇拜者,在社会上施行宗教宽容政策。可汗们尊重所有的宗教及其信徒,包括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并参与他们的宗教节日。马可在书中列了一份清单,记录了中国和他到访过的其他国家出产的金银宝石、手工制品和农产品。

在游记中,马可还阐述了可汗对农业的重视程度:在荒年和自然灾害时,可汗走基层,体察民情,减免税赋,给农民提供小麦和种子。他还披露,忽必烈是第一个发明纸币(“交子”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纸币,出现在北宋)的人。众所周知,桑葚叶常用于养蚕,而这种纸币是用桑葚树的内层树皮制造的,且盖有皇室印章被赋予合法性,受国家保护,等同于用金银制造的货币,伪造纸币以死罪论处。

马可还谈到帝国的邮驿系统。他说,一张驿道网将首都和行省连成一体,驿道上建有驿站,驿站由数个庞大的建筑组成。每个驿站备有400匹马,以供使节和公务员用获得充分休息的马匹更换疲劳马匹。

马可还说,可汗们依惯例给使者发放盖有帝国玺印的“金牌”,此牌如可汗口谕,携带者及其随行人员可免费享用驿站的交通工具,各行省长官须为其提供交通安全保障和物资补给。马可因在游记中忽视了中国底层百姓而受到一些指摘,他当时首要关注的是蒙古统治阶级。

让蒙古人,尤其忽必烈受益匪浅的古老的中国文明,马可也只字未提。忽必烈吸取了这一文明的精华,受佛教影响成为一个在人文精神方面有别于其蒙古祖先的人物。让马可饱受批评还有,他没有提到忽必烈的前任可汗们,如成吉思汗和旭烈兀,在横扫东起蒙古,西至伊拉克和沙姆诸国的广大区域期间所犯下的摧毁、破坏、涂炭生灵的罪行。


中国行对欧洲的影响

《马可波罗游记》的扉页上写着一句召唤语,也许是以他的口吻写的,敦促西方统治者们阅读这本书:“皇帝们、国王们、公爵们(duke)、侯爵们(marquis)、勋爵们(lord)、骑士们,所有想了解东方各国人种多样性、王国、行省、州郡多样性的人,请从头到尾读读这本书!你们将发现最伟大、最奇特的民族。”

这本游记确实流传甚广,对欧洲人的文化和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欧洲人在书中发现了一笔关于中国历史、亚洲民族及其地理概况、社会组成、政治组织结构的知识财富。同时,西方宗教界也从中受益,听说忽必烈汗施行宗教宽容政策,传教士们涌向中国,修道士约翰·蒙高维诺(据称是第一位来华的天主教教士)还在1307年成为北京的主教。

商人们的运气就更好了。他们踏上了波罗家族曾走过的大路小道,向着马可提到的遍地是宝石、黄金、白银、香料、丝绸等奇珍异宝的城郭和集市进发,马克的书就是他们的旅行手册。

       地理学家们也从《游记》中受益。基于马可的经历和见闻,他们改进、更新了自己的地理知识和亚洲地图,尤其中国地图。马可·波罗游记确实向欧洲人打开了东方的大门,点燃了克里斯托弗·哥伦布(1450-1506年,意大利)和瓦斯科·达迦马(1469-1524年,葡萄牙)等探险家的想象力,让他们为了宝藏和财富向着东方扬帆起航了。因此,也许马可的游记也让西方对东方的历史野心死灰复燃,为近代以来殖民亚洲做了铺垫。

      (本文来自《阿拉伯人》杂志2017年9月第706期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