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载皓:抗疫可成国际非传统合作典范
2020年12月04日  |  来源:环球网  |  阅读量:3697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长期化,国际社会的忧郁和不安也与日俱增。这个时代的关键词和精神是什么,妥善应对新冠病毒的方法是什么,这些都是人们当前不得不面临的课题。今年香山论坛的主题是“加强国际合作:携手应对全球安全新挑战”,其中一个分议题是“非传统安全国际合作”。造成空前危机感的新冠疫情,就属于非传统安全挑战。

虽然旧挑战由于种种原因难以解决,非传统安全的国际合作与解决也并非易事,但比起其他热点问题,非传统安全的国际合作空间和机会似乎更加广阔。我们怎样才能达成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国际合作?笔者认为,应对新冠疫情可成为国际合作的典范。

首先,应具备各自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能力。各国应构建泛政府层面强力应对危机的体系,补充完善一体化法制体系,同时形成初期指挥、应对等动员能力。各国还应重视军队的作用,指定与疾病流行相对应的部队,并在关键时机投入使用。

第二,国际社会都应该认识到全球治理的重要性。在更大危机形成前进行预防,比事后进行应对更加有效。即使我们能最终解决这次新冠疫情危机,如果我们不能提前筹谋,下次面临类似危机时,我们或将付出更大代价。

第三,发达国家在这方面应该做出表率。如同获得奥斯卡奖的韩国电影《寄生虫》所描述的那样,须对处于贫困中的弱小国家进行安全援助,对在持续控制新冠疫情方面需要帮助的国家进行支援,并在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恢复方面对一些国家伸出援手。全球需要利他主义。

第四,作为世界两大强国,中美关系应保持稳定。在对防控疫情手段实现相互协调后,各国应缩小彼此间的距离,如果做出过激的感情和行动反应,只会触发西方社会和非西方社会之间的文明对立。应停止相互间的法律战、舆论战、心理战。国际社会应该给中间国家机会和空间,以促使相关国际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以中美为核心发表国际疫情大流行宣言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应对当前国际挑战需要新的举措,可成立由世卫组织和主要国家参与的“全球卫生联席会议”。

第五,必须认识到非传统领域威胁造成的危害不比传统领域威胁小。此次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堪比一场大规模战争。新冠肺炎甚至可以瘫痪航母,并让数万军队被隔离。从非传统安全威胁的特征看,往往是民间领域发生,并迅速跨越国界传播,并对人类健康、社会稳定、国家安全造成影响。传统安全架构难以有效应对。

第六,解决非传统安全威胁不能过犹不及。虽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造成空前的威胁和冲击,但这不是个别国家的内部问题而需要国际社会共同面对,因此病毒应该纳入新安全领域进行认识和对待。但如果各方在此问题上抱有过多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只能增加国际合作的难度,并刺激国家利己主义。当前,与其聚焦自然灾害、网络空间、全球环境等一揽子非传统安全威胁,不如集中选择传染病问题进行探讨和合作。

最后,即使人们因为研发出疫苗而战胜新冠疫情,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解决人们对未来的恐惧。如果说新冠疫情暴发后,国际机制暴露出的不足和国际领导力空白导致各国各自为战的话,那么更好的结果是国际社会最终实现联合与合作,形成应对非传统安全的共同体。

(黄载皓,韩国全球战略合作研究院院长。翻译张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