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勉:在乱象和迷思中以战略定力争取战略胜利
2022年03月25日  |  来源: 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SIISS  |  阅读量:2269

在习近平外交思想中,战略思维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前世界乱象众生,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急剧上升。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中既有中国等广大发展中国家崛起的历史起步,也有霸权主义倒流和回流,加上百年一遇的新冠肺炎疫情的挥之不去、世界经济的复苏乏力、俄乌冲突的爆发等。凡此种种,引发了世界范围的讨论、辩论、争论。这些本来就是历史发展关键时刻的题中应有之义,但要在乱象和迷思中抓住本质和顺应规律,还是需要有战略定力、战略耐心和战略决断。

“战略定力”指在顺境时保持头脑清醒和在逆境时不畏浮云能蔽日。中国在实现伟大民族复兴和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时,其前行轨迹一定是在曲折中前进。因此,要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提高我们观察世界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当前,世界进步力量遇到的困难和挑战较多,我们要淡定和镇静,紧紧盯着主要矛盾和把握主要方向,决不能随波逐流而惊乍不定。

“战略耐心”指在认识事物发展规律的前提下,对既定战略目标分阶段和分步骤地实现。当前,国际格局的趋势是东升西降,但现实还是东弱西强,世界进步力量和历史发展潮流总需要通过量的积聚达到质的飞跃。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发展中国家是最基本的国情。在世界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还在试图固守其所谓的主导地位。因此,战略耐心就是要积小胜、多胜为大胜、常胜。这个道理在中国和发展中大国的经济腾飞时管用,在非西方力量在改革全球治理体系时同样管用。从全局和长远的观点来看,我们在本世纪以来的“9·11”事件、国际金融危机、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等重大事件上的战略定力和战略耐心也就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了。

“战略决断”指在必要条件基本具备时该出手时就出手。战争与和平、贫困与发展、落后与先进等都是世界各国和国际社会需要面对和解决的几对主要矛盾,在有利因素达到质变时要抓住时机(如在国际金融危机时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重要改革),在不利因素将要聚变时则要挺身而出(如中国在特朗普政府大肆推行单边主义时坚持多边主义和改善全球治理)。

总之,理论建设之难在于要将其提炼和升华到体系的高度并接受实践的检验,实践之难在于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把握和决断。我们既为国际问题的研究工作者,自然要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并以专业服务于国家和世界。

(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咨询委员会主任、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会长、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会长 杨洁勉)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