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困境该如何破局?(热点对话)
2021年01月25日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阅读量:4279

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葭燕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须隆

1月16日,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机场工作人员卸载首批100万剂由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新冠疫苗。普雷德拉格·米洛萨夫列维奇摄(新华社发)

1月19日,在巴西亚马孙州塔巴廷加市,医护人员展示中国新冠疫苗。巴西卫生部1月18日宣布,该国当天正式在全国开始新冠疫苗接种。 卢西奥·塔沃拉摄(新华社发)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病毒无国界。面对疫情,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只有确保所有处于危险之中的人得到保护,人类才能彻底战胜新冠病毒,实现真正的整体安全。时至今日,疫苗的大规模接种成为全球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重回正轨的关键所在。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苗的接种和分配过程中出现了哪些问题?中国在其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该如何实现疫苗的公平分配?就这些广受关注的问题,本报与3位专家深度对话,为您解读。

全球疫苗接种分配,出了哪些问题?

彭博社指出,免疫接种全球地图上最让人关注的事实是,南半球大部分地区因没有相关数据或者接种率太低而处于空白状态。据《金融时报》报道,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警告称,由于贫穷国家无法像富裕国家那样迅速获得疫苗,以保护本国民众预防新冠肺炎,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

黄葭燕:高收入国家与低收入国家间分配不公。依据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执行委员会第148届会议上的开幕词,“疫苗的公平分配面临严重风险”,截至2021年1月18日,至少有49个高收入国家接种超过3900万剂新冠肺炎疫苗,但在一个收入最低的国家,仅注射了25剂。

疫苗接种管理混乱。部分疫苗生产商绕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优先与高收入国家开展双边交易,从而抬高疫苗价格,获取更多利润。大多数疫苗生产商优先考虑富裕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而不是向世卫组织提交全部材料。这可能导致COVAX交付延迟,出现疫苗囤积,市场混乱,不协调的响应与持续性的社会经济混乱。这种以我为先的做法不仅使世界上最贫穷和最脆弱的人处于危险之中,最终只会延长全球疫情大流行时间。

疫苗接种安全性问题仍然存在。目前的疫苗都是在特殊情况的紧急研发,并没有完全遵循严格的流程,所以安全性仍令人担忧。

王义桅:疫苗的全球分配目前存在很多问题。第一,正如谭德塞所说,迄今几乎所有的疫苗接种都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结果就是发达国家越来越安全,发展中国家越来越不安全,造成更严重的不公平。第二,某些国家内部的不同人群、种族等也存在不公平。比如,在美国,有些华尔街精英会插队接种疫苗,而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却根本打不起,疫苗甚至可能带来新的种族歧视。第三,在美西方,私人企业垄断了疫苗生产,谋利是主要目的,完全没有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意愿。此外,还必须注意,某些国家过于相信技术、依赖疫苗,不注意防疫和阻断传播。这背后可能是美西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作祟,认为疫情可以淘汰低端人口、减少社会福利负担,这完全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逻辑。

陈须隆:在疫苗分配上,南北鸿沟凸显。目前,富裕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疫苗数量严重不均衡,前者甚至可能在囤积超出实际需要的疫苗,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却根本无法获得疫苗。发达国家内部也有问题,有些国家的贫富不平等问题凸显,有钱人更容易获得疫苗。此外,还有人持不科学态度,抵制疫苗;有的国家在疫苗接种的组织流程中效率低下,暴露出国家治理的短板。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