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会荣:美俄博弈与乌克兰之痛
2022年03月19日  |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  阅读量:2462

2022年3月4日,民众涌入火车站,搭乘列车逃离乌克兰首都基辅。(IC Photo图片)

苏联解体以后,以“冷战胜利者”自居的美国在后苏联空间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西化”,即改造该地区国家的观念和制度,推动建立亲西方政权;二是“去帝国化”,即弱化俄罗斯,使其他国家疏离俄罗斯。这些行动使得美国在构建并巩固全球单极霸权的过程中把不甘于做“冷战失败者”的俄罗斯塑造成了自己的敌人。在美俄遏制与反遏制的地缘政治博弈中,后苏联空间第二大强国乌克兰成为最重要的一颗“棋子”。美俄在乌克兰的博弈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美进俄退,乌克兰脱核并与北约建立特殊伙伴关系。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美国在后苏联空间最关注的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脱核问题。为了从美国获得经济援助,俄罗斯全力配合美国,推动三国成为无核国家。乌克兰用脱核换来美俄承诺减免债务和协助建设民用核反应堆。

在脱核问题解决后,美国对俄罗斯的政策从融合逐渐转向遏制,双方在北约东扩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日益尖锐。美国著名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指出,“乌克兰是个地缘政治支轴国家”,“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如果北约停止东扩,那么“有可能唤起俄罗斯现已休眠或行将泯灭地对中欧的地缘政治企盼”。尽管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曾写信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明确表示反对北约东扩,但美方未予理睬。1994年,北约首脑会议声明确定北约东扩的方针。1999年,北约实现第一轮东扩。

在20世纪90年代美进俄退的态势中,乌克兰很快就将外交政策目标从谋求成为永久中立国调整为融入欧洲一体化进程并与北约发展合作关系。乌克兰在俄罗斯之前与欧盟缔结了伙伴关系合作协定,并成为独联体国家中第一个与北约签署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的国家。乌克兰之所以如此积极,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认为是欧洲国家,以为欧盟和北约能够给本国带来源源不断的经济援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制衡俄罗斯,因为乌俄历史积怨难解,乌克兰始终对俄罗斯心怀戒惧。

第二阶段角力纠缠,从尤先科到亚努科维奇的路线之争。“9·11”事件发生时,美国正值实力鼎盛时期,在后苏联空间同时推行实力外交与价值观外交,利用反恐行动及俄罗斯总统普京缓和俄美关系的美好愿望实现在中亚驻军,深度介入独联体地区国家的政治进程,策动“颜色革命”,扶植亲西方政权上台,并推行“去俄化”政策。2004年,北约完成了最大规模的一轮东扩,成员国达到26个。

在美国的指导和资助下,尤先科通过“橙色革命”成为乌克兰总统。他在访美后明确放弃“全方位外交”政策,将加入北约作为国家战略目标。美国和乌克兰的频繁互动引起俄罗斯的高度警觉。2007年,普京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明显持反美立场的讲话,成为俄美走向对抗的一个重要分界点。在俄罗斯的反对下,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没能加入北约成员国行动计划。此后,俄乌之间多次爆发天然气争端。

2010年,相对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赢得乌克兰总统选举,乌克兰重新回到平衡的外交政策,把“坚持不结盟政策,不加入任何军事和政治联盟”纳入《对内和对外政策原则法》,放弃加入北约。

第三阶段矛盾激化,从乌克兰危机到俄乌战争的流血政治。乌克兰危机是俄乌关系及俄美关系从对抗走向破裂的重要分水岭。2013年11月,亚努科维奇宣布推迟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引发“广场革命”,乌克兰亲西方政治力量再次上台。随后发生的克里米亚事件使乌克兰国内原本对俄友好的民众也转向了反俄立场。乌政府军与亲俄的乌东民间武装之间的冲突持续至今,已造成超过1.3万人死亡。2019年,乌克兰把加入欧盟和北约写入宪法。

2022年3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宣布,禁止俄罗斯飞机进入美国领空。(IC Photo图片)

2021年以来俄乌关系持续紧张。2022年2月21日,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强烈声讨美国和北约在乌克兰的“无耻”行径,并把乌克兰称作“白眼狼”。同日,普京宣布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24日,普京宣布在顿巴斯地区发动以乌克兰中立和去军事化为目标的“特别军事行动”。

普京之所以决心以战争方式系统性解决30年来面临的安全挑战,可能与下列因素有关:首先,俄方认为,美国实力的相对衰落及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为俄罗斯提供了前所未有实现地缘政治抱负和重塑周边安全空间的战略机遇期;其次,俄方在叙利亚、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采取成功的军事和外交行动唤起了俄国内精英的大国意识;第三,乌克兰泽连斯基政府要求修改新明斯克协议并考虑重新拥核;第四,美国和北约对乌克兰军事援助及一系列支持行动加剧了俄罗斯的不安全感;最后,美国和北约拒绝俄方提出的三项安全保障要求并明确表示不会向乌克兰派兵与俄方作战,让俄方不再对通过与西方对话解决安全问题抱有幻想,同时对军事行动的代价作出了一定预判。

俄乌战争爆发后,西方国家纷纷宣布对乌克兰增加军事援助,对俄罗斯进行政治孤立和空前严厉的经济制裁。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几乎被彻底锁死。30年来,乌克兰深受大国博弈之害,成为唯一一个GDP在全球占比下降的后苏联空间国家。未来,美俄将围绕乌克兰展开更加激烈的战略博弈,虽然双方在此过程中会有进退取舍,但乌克兰发展的窘境难以改变,将面临更多困难与挑战。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室主任、研究员赵会荣)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