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冰 刘锐:“万亿”基建法案生效,能否落实存疑
2021年11月22日  |  来源:新华网  |  阅读量:2108

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以下简称法案)。该法案的签署来之不易。2021年8月1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该法案。此后,拜登政府和国会两党成员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激烈政治争吵,最终推动此法案于11月10日在美国众议院获得通过,迈出关键性一步。在拜登看来,该法案是“一代人仅有一次”的投资,具有“里程碑意义”。

拜登政府为何急于推进“瘦身版法案”?

在获得13位共和党人支持后,这部以228票比206票优势在众议院通过的法案,不仅将基础设施投资预算规模从最初的2.3万亿美元调整至如今的1.2万亿美元,而且原计划中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内容被剥离,纳入“重建更好”法案。拜登政府为何愿意做出妥协而急于推进瘦身版法案?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原因:

第一,竞选承诺兑现过慢,严重损害拜登政府信誉。拜登政府上台后提出的“100天计划”、“就业计划”与“家庭计划”,均因疫情和两党政治纷争,导致落实过慢,引发民众对其竞选承诺不兑现的质疑。法案的推出,不仅兑现了竞选承诺,还有助于将民众视线从抗击疫情等事项上转移到未来计划上。

第二,支持率全面下滑,面临中期选举压力。根据萨福克大学(Suffolk University)联合民意调查数据表明,总统拜登支持率降至38%,创总统支持率历史新低。这对拜登政府执政形成巨大压力。11月2日,共和党在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中获胜,而弗吉尼亚州选举被视为美国中期选举的风向标,预警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面临不利形势,拜登政府急于争取更多选民支持。

第三,提升美国经济实力与竞争力,继续“领导世界”。法案不仅致力于刺激建筑业与制造业就业,而且旨在通过对交通、能源、水和电信等较传统的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提升美国的经济竞争实力。拜登政府认为美国没有为未来进行建设、投资和研究,而不这样做就等于放弃了“领导世界”。因此,其在推出基础设施计划之初就表示可以妥协,但不能不作为。

狂砸“铁公基”,法案对美国经济有何影响?

法案涵盖内容广泛,有待进一步评估确定其对美国经济的深远影响。法案1.2万亿美元计划中有一些是现有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参议院最近通过的水利基础设施法案,以及由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与参议院环境和公共工程委员会批准的地面运输法案。在新增的约5500亿美元支出中,2840亿美元用于道路、桥梁、客运和货运铁路、公共交通、机场、港口和航道、管道现代化、卡车运输安全和交通安全、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低碳和电动巴士和渡轮等交通基础设施,2690亿美元用于电力、宽带、水利、网络和气候复原力、环境修复、西部储水等其他基础设施建设。其中,法案最终确定75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不到拜登政府提议的1740亿美元电动汽车基础设施支出的5%,这是与拜登最初提议的最大不同。

从上述支出可以看到,法案旨在推动基础设施的更新和提升,以此为民众创造就业机会,刺激经济进一步复苏。按照总投资规模,白宫预计法案与总统的“重建框架”相结合,在未来10年年均新增约150万个就业岗位。

与此同时,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将扩大建筑服务、设备和建材等新需求,进一步引致数字服务、物联网、新能源等新型投资需求,穆迪估计将增加GDP总值约1.8万亿美元,极大地推动经济发展,刺激经济复苏。此外,基础设施法案强调宽带互联网数字基础设施、清洁能源以及充电桩等新能源设施建设,从而有助于实现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升级转型,全面提升美国经济活力和竞争力。

但也要看到,法案将增加政府开支,推动政府债务规模上升。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测算,该计划将在未来十年增加2562亿美元财赤字,进一步挑战美国债务上限,构成潜在债务风险。此外,当前美国通胀高企,10月CPI创近30年来新高,大规模基建支出或将使通胀形势更为严峻,增加价格上涨压力。

法案拉动全球经济复苏,靠谱吗?

从美国产品消费需求结构和美国经济技术引领来看,法案的实施将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外溢效应,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原材料、数字技术服务、产业链分工等领域对全球经济产生多重影响,刺激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全球经济增长。

但与此同时,法案的实施也为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带来风险。

一是推动全球大宗商品持续上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对铁矿石、有色金属、原油等全球大宗商品需求较大,或将冲击大宗商品供需体系,造成部分大宗商品供需失衡,按照中金测算,法案将会增加400万吨钢材、200万吨铁矿石、10万吨铜等原材料消费。这将进一步促使原油、铜、铁等大宗产品高位运行,加剧全球通货膨胀预期,引发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动荡。

二是法案中购买美国产品的要求,具有“以邻为壑”的效应,不利于后疫情时代各国开展广泛经济合作与全球经济复苏。

三是诱发全球主权债务危机,法案不仅推动美国财政赤字,也将促使全球其他国家增加基建投资,增加债务支出。据IIF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二季度全球债务总额高达296万亿美元,债务上升至353%左右,高债务基础上的支出或将进一步积累债务风险,冲击全球金融体系。

综上,《法案》的影响将最终取决于资金是否能够真正落实。鉴于新冠疫情下,世界各地的企业正面临重大的供应链、物流和劳动力市场挑战,法案罗列的支出能否有效落实仍需观察。

(作者:韩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国际投资室副研究员;刘锐,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