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斌:同陷危机,为何苏联输了,中美赢了?
2018年12月15日  |  来源:人大重阳  |  阅读量:7736

市场经济必然会导致社会分化,贫富不均。

市场经济是能者的天下,而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像北京人,家国情怀很大,喜欢谈政治,上海人则擅长搞金融证券。社会分化必然会产生马云、马化腾这样的人,而像我们这样的大多数人只能读书,再按部就班做公务员或下班后想着明天干什么,计划怎么发财,第二天起来却又跑到办公室。

有富有穷,穷人是穷人党,富人是富人党,这是不受控制的“自发秩序”。19世纪,党都是阶级政党,是按照富有程度划分政党的。多党政治是代议制民主,选出来立法、决策;而代议制民主的结果是寡头政治,少数人享有。

我研究民主理论十来年,反思了很多;而西方学者对自己的自由主义民主体制的反思,更深刻、更多。

2014年有一个很有名的研究。普林斯顿大学和西北大学的两个教授研究了1981年-2011年30年间美国的1881个政策案例,看哪些案子最后成为法律,哪些没有。结果发现,富人集团提出来的诉求基本变成法律、政策,而穷人等弱势群体提出来的变成法律的,不及富人的三分之一。最终结论就是,美国不是民主国家,而是寡头国家,充其量是寡头民主。

讲到这个地方,可能有人跟我辩论,你说体制有问题,但它们很不错,比如空气好、人富有。我们很多时候需要更多阅读来了解历史。西方人喜欢把这些东西归结为好体制、好制度,这是结果。但是富有是怎么来的?我的总结是“两进一出”:

“一进”是战争直接掠夺。1895年《马关条约》赔偿2.3亿两白银,有了这个钱,1905年日本就在东北发动日俄战争,和俄国决一雌雄。战争掠夺对西方国家而言是很常见的。

另外“一进”是全世界购买他们的工业制造品。1840年,东西方的工业生产总值差不多一半对一半;到1980年,西方国家提供的工业制造品占到90%,全世界都要向它纳贡,消费它的东西,财富由此滚滚而来,结果就是他们有钱搞福利政治,建立福利国家。

至于“一出”,因为工业化是消灭农民,新的阶层兴起。怎么解决这一矛盾呢?简单说就是两个字:走人。我到爱丁堡,看到有资料显示,1800年-2000年,爱丁堡本地人口数量逐渐降至20%以下,大批苏格兰人都到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去了。另外一个数字,是1900年-1930年,意大利总共5000万人,其中600万人选择出走。但这没有解决国内矛盾,最后产生了墨索里尼、法西斯。墨索里尼政权诞生的时候,美国国务院还给墨索里尼发电报:“祝贺你,避免了一场社会主义民主政权的产生。”

所以,“自发秩序”第一步是实行市场经济,第二步必然会产生社会分化,如贫富不均、地域问题、城乡问题等,第三步是“马云”他们想搞党,叫“马云党”。马云大概不敢想,因为马云同志是共产党员。

第二条道路是“民本秩序”,即市场经济—社会分化—党的领导—民主集中制—以人民为中心的道路。以中国为例,中国是先有了政策方向后才发展市场经济。这必然也会导致社会分化、贫富不均、东西问题、南北问题以及城乡问题等。但这种秩序的第三步是党的领导,其领导体制就是民主集中制,而最后的结果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

将“自发秩序”和“民本秩序”两条道路做一个现实的、有可比性的比较。

我有两组数据:“1:9”和“1:150”,“1:9”是“1:150”下的概念。

150是二战以后新兴的国家有150个(左右)。因为联合国成立的时候,会员国是54个,到现在达200个左右。就国家意义来讲,150个肯定是大数据,而这个大数据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因为实行自由民主——就是走美国式道路——而走向发达的,一个都没有。

其实二战以后走向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也很少,如中国台湾、韩国、新加坡这些,大多数在儒家文化圈。联合国经常宣讲博茨瓦纳是发展中国家的榜样。我以前没听说过,一查,博茨瓦纳是“非洲之星”,单一民族,人口225万,人均收入7600美元左右,但艾滋病感染率是25%。联合国、世行把这样国家当样板。

而“1:9”……10个人口过亿的发展中国家,亚洲6个(中国、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尼、菲律宾),非洲2个(埃塞尔比亚、尼日利亚),南美2个(巴西、墨西哥)。这10个国家是1:9,我们是民主集中制,另外9个是“自发秩序”。基于不同的发展历史与差别较大的发展规模,中国和印度在国家治理意义上还具有可比性,和其他国家的可比性不是很强。因此,我们常把中国和印度进行比较。

有一次外交部驻印度大使到我们学院做报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很了解印度。代表团到孟买——孟买在印度的地位相当于上海在中国,印度人问代表团,“你们上海比孟买落后多少年?”我们代表团一听,傻了,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回答:“落后很多年,等你们指导”。半年以后印度代表团回访到上海,代表团团长掐自己的腿:“醒醒,这不是纽约,这是上海!”

还有一次,我的学生陪同前国家领导人访问印度,从机场到国宾馆,一路两边锦旗招展,上面有字。翻译说,上面写的是“我们赶快发展,否则中国就赶上我们了。”

其实中印在一些领域也不具备可比性。如印度孟买、德里改造贫民窟,因涉及侵犯产权等社会问题,他们改造贫民窟的速度得1500年。还有个说法,“印度人不急,内急也不急”。而莫迪一上任就是“干净的印度”——原来不是不急,是随地大小便。

1 2 3 4 5 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