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北溪2号:管道竣工,前路莫测
2021年10月12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1931

9月10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下称俄气公司)宣布,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的铺设任务已经全部完工,计划于年底开通运营。俄外长拉夫罗夫对此表示,北溪2号作为商业项目引发了太多地缘政治纷争,至今仍“面临正面攻击”,但即便是美国也改变不了这条管道将要把西伯利亚天然气田与西欧消费者连接起来的未来。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称,“这是俄罗斯对美国的一次重大胜利”。然而,如果回顾该项目从酝酿到竣工所经历的波折起伏、正视围绕管道运营仍未平息的多方博弈、展望欧洲能源环境未来的发展前景,或者只能说北溪2号管道修建完成是多方暂时妥协的结果,其未来前景仍会受到多种复杂因素的制约。

北溪2号能够竣工,首先在于美国和德国之间的妥协。自北溪2号项目酝酿以来,美国始终认为这是俄罗斯推行的“地缘政治项目”,它将使俄摆脱对乌克兰的过境运输依赖并增加欧洲对俄天然气需求,从而抬升欧洲能源安全和战略安全的风险。2019年底,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内容包括对参与北溪2号项目的施工方实施制裁。2020年底和2021年初,美国国会众参两院先后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使对北溪2号项目的制裁成为法律。特朗普的做法,引发了德国的强烈不满和抵制。拜登上台后,积极修复跨大西洋同盟体系,争取欧洲盟国特别是德国更好地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调整,并在今年5月出访欧洲之前宣布豁免对参与北溪2号项目的德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公司的制裁。美国国务院称,此举符合美国对欧洲能源的承诺以及重建美欧盟友关系的需要。

北溪2号能够竣工,也在于美德对乌克兰做出了相应承诺。今年7月,美德达成协议,共同支持乌克兰在2024年后继续保持天然气过境国地位,德国将尽力促成俄乌两国将俄天然气过境乌的协议延长十年。8月22日,默克尔到访乌克兰时强调,北溪2号是补充项目,并非要取代俄天然气从乌克兰的过境。她同时向乌总统泽连斯基承诺,德国政府换届后会继续解决乌克兰的能源安全问题,也将帮助乌改善能源结构,减少对俄天然气的依赖。

北溪2号能够竣工,也是俄罗斯妥协的结果。其实,为了能减少北溪2号遇到的阻力,2019年底俄就与乌签署了继续通过乌向欧盟供应天然气的五年期协议。协议规定2020年过境650亿立方米天然气,2021年至2024年间每年过境400亿立方米。同时,俄气公司也履行了斯德哥尔摩国际仲裁法庭的判决,向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支付了29亿美元的赔偿。在今年8月20日默克尔对俄的“告别之旅”中,普京再次强调北溪2号的经济合理性和生态安全性,同时也表示俄将遵守维持乌克兰天然气过境国地位的承诺,愿意将2024年即将到期的俄乌天然气过境协议延长,他要求欧洲各国首先给出经乌输送天然气的具体购买数量。

在经历了激烈的多方博弈之后,北溪2号的管道建设终于竣工了。但其未来前景仍将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困扰。


首先,管道运营面临欧洲能源法令的制约。欧盟“第三能源一揽子法案”要求在欧盟生产、运输和分销天然气的公司应该是相互独立的,旨在确保市场公平竞争、防止企业可能阻止竞争对手使用其基础设施。今年8月25日,德国一家法院驳回了俄气公司对德国天然气行业监管机构的诉讼,判定北溪2号必须遵守欧盟“第三能源一揽子法案”规定。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北溪2号进入欧盟的部分必须要有第三方参与运营。

其次,美欧制裁仍是悬在项目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北溪2号的管道系统比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系统缩短了约2000公里,工艺更加先进而且按照现代生态标准建造,但由于被美欧认定为“地缘政治项目”,因此一旦有风吹草动,仍有可能成为被制裁的对象。

第三,能源革命和环境约束也将对北溪2号的运营构成挑战。欧盟已经提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并明确了强化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发展清洁能源、打造绿色建筑等具体路径。尽管俄罗斯提出了加速发展氢能并通过北溪2号管道向欧洲出口的设想,但现实的困难将使这一转型过程不那么容易。

(冯玉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