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美国对华敌对情绪的可能起源
2021年06月16日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阅读量:1886

由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鲍勃·梅南德斯(Bob Menéndez)提出的“2021战略竞争法案”,4月21日在参议院外委会以高票表决通过,开始进入复杂的立法程序。路透社报道指出,该议案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强力支持,极可能在国会通过。两党在对华强硬路线上“罕见一致的情绪”在深度分裂的国会当中,实不多见。

无疑,近几年美国已把中国经济崛起更多视为威胁而不是机会,但之前并非如此。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说过,中国经济的崛起是本世纪最重要的事件。美国支持中国的崛起符合其国家利益和世界观,曾经是政治主流。即便意识到中国经济的持续崛起和壮大不可阻挡,作为主流价值,美国仍然相信与中国在经济与地缘政治上合作的利益巨大。过去几十年,不同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并未阻止美国政府至少从克林顿时期以来将中国定义为战略伙伴,而非竞争对手。

不幸的是,主流观念在过去几年已发生逆转。无视与中国合作的利益,任由对抗中国的民粹意识形态泛滥,正在重塑美国的政治主流和价值观。不难理解,这是美国主流价值受到民粹政治巨大挑战的结果。只是,其变化速度之快,范围之广,令人唏嘘。

三个多月前,98岁高龄的基辛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表了视频讲话。他说,中美两国积极的合作关系至关重要。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取决于中美之间的相互理解。美国和中国从未与跟对方同等体量的国家打过交道,这是初次经历,但我们必须阻止目前的危机转变成严重冲突。不过,他对两国关系的走向略显悲观,认为在由现代科技、全球化传播和经济全球化造就的时代,达成合作共识变得极其困难,这要求双方要付出比以往更大的努力。

后一句话切中要害。现代科技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会对一国经济结构和部分行业的人士带来冲击。但拥抱科技和全球化的利益巨大,问题在于政府如何适应和有效治理这种改变带来的风险与挑战。美国社会的撕裂和民粹主义政治抬头,反映出经济全球化时代美国政治当局没有能够有效治理并最小化因经济结构变化而带来的社会成本。特朗普的当选,既是当时这些深层矛盾的体现,又将社会撕裂推向了新高度。

进一步分析,现代技术,特别是移动革命具有摧毁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力量。移动互联网普及前,主流价值观和世界观深受传统主流媒体的影响。而长期以来,主流媒体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最佳策略是,尽量向“中位投票人”靠拢,以留住大多数的观众和读者。但移动革命使传统主流媒体被定制化或个性化的意见表达取代,向“中位投票人”靠拢的霍特林式竞争逻辑被颠覆,追求极端化的和充满个性的意见表达成为网络传媒的主导竞争策略。这深刻影响了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一旦“中位投票人”假设不再成立,政治的分裂也就是迟早的事。

近几年美国的状况显示,将中国视为敌人并从全球化中退缩,不仅不是解决美国国内矛盾的可靠方案,还会使情况更糟。对美国而言,真正威胁其未来的不是中国的经济崛起,而是如何弥合社会和政治的撕裂,找回主流价值。

(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