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鹏:美式民主自由的虚伪遮不住了
2021年04月30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1747

美国一直自我标榜为世界人权建设的“标准”“示范”。美国《独立宣言》宣告: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其中的自然法痕迹和天赋人权局限性姑且不论,追求幸福的模糊性也可暂时搁置,仅自由和平等两项,就可以在美国的历史和现实之中找到非常明显的悖论。

美国政府和一些政客总是标榜其国家和民众的“自由”。如果将这种主张照进美国社会生活的现实,不难发现种种主张背后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伪自由”:“新闻自由”背后潜藏着诸多收买、打压、控制甚至恐吓;“选举自由”渗透着信息的不对称、程序的不透明;“言论自由”背后掩盖着对待表达的双重标准;“市场自由”背后充斥着大资本家、大财阀游说政府以及不少侵害广大消费者权益的伎俩。难怪有人说,美国已经到了各项“自由”纷纷沦陷的至暗时刻,一个文明社会所需的基本航标在美国都模糊了。

2020年以来美国政府疫情防控措施之迟缓、行动之乏力、政令之废弛,凸显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的治理能力短板。美国大量民众在疫情中付出生命和健康的沉重代价,就已鲜明揭示出美式民主自由的虚伪性。美国人自己也承认,免于恐惧是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美国政府一度鼓吹所谓“行动自由”,毫不顾及由此导致的生命与健康代价及其带来的真实恐惧,这也是典型的“伪自由”。

在言辞上,美国也很重视“平等”。如果不讨论自由与平等两种价值之间存在内在张力这样的哲学问题,美国自身的历史也已有力证明,它所主张的平等很大程度上仅仅是有产者可以去参加经济竞争和政治竞争的机会平等,真正广泛的平等远远未能建立起来。

对待北美大地上的原住民印第安人,美国是不讲什么平等的。“西进运动”中对印第安人的大规模驱逐和屠杀就是标准的种族灭绝,不仅与平等毫不和谐,而且是永远要受到拷问的历史罪行。同样的,面对19世纪为美国国家建设和发展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华工,美国人也很少怀有感恩之心,反而是发生了数轮排华运动,以法律政令和行动表明其对华裔的歧视和排斥。

时至今日,少数族裔、穆斯林、难民和移民仍然难在美国得到公平和公正待遇。“白人至上主义”当前甚嚣尘上,是美国社会心理的顽疾。仅2020年一年,世界就见证了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另一位非裔美国人雅克布·布莱尼被警察在背后连开7枪殒命,以及数以千计的袭击亚裔事件。以致不少美国公民说,“美国是他们的国家,我们是这个国家的流民。”

当我们清楚看到美式“自由平等”的虚伪之后,不禁会追问:既然美国的人权表现如此低劣,它为什么还总举着人权的旗帜和大棒四处挥舞呢?古希腊的特洛伊木马传说提供了有益的启示。美国所说的人权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权,美国也并不真诚地关心人民的自由和平等,它只是把人权作为一个进攻其他国家的木马。表面上看是人权,内核里却是霸权主义、地缘争夺及强权政治。在所谓“人权”的美好言辞之下,美国肆意打压其他国家和人民,掠夺其资源,扰乱其社会,贻害其生活,不达称霸世界之目的不罢休。

前车有鉴,不容忽视。看清美国人权“木马”,不仅有助于我们甄别人权主张和实践的真伪,也能在国际合作与斗争的格局中找到真正的灯塔,保持正确的方向。

(作者是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吉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