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超: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发展趋向
2021年06月03日  |  来源:当代世界  |  阅读量:4327

自上任以来,拜登政府在中东地区采取了一系列新动作、新举措,引起外界对美国新政府中东政策走向的普遍猜想。从拜登本人及其团队的发言表态和已采取的政策举措看,拜登政府将延续前两任政府从中东进行战略收缩的政策,聚焦结束战争、达成新伊核协议和推行价值观外交三大任务,以恢复美国在中东的领导力和信誉。不过,拜登政府要想实现这些政策目标,前景并不乐观。

拜登政府中东政策的主要内容

自就任以来,拜登政府已就中东问题多次发声,在进行政策宣示(主要是针对伊朗核问题)的同时,还烧了“五把火”:一是宣布愿意重返伊核协议;二是宣布结束也门战争,停止支持沙特的进攻性军事行动;三是空袭叙利亚境内受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强硬回应驻伊拉克美军基地遭袭;四是公布沙特记者卡舒吉遭杀害的美国情报评估报告,指控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并对相关人员实施制裁;五是叫停对沙特和阿联酋的军售。这五大行动既有被动回应之举,也体现了主动谋划之意。

在拜登政府看来,当前美国在中东面临的主要挑战涉及四个层面:一是中东地区持续动荡,美国因领导力缺失而在该地区的声望和信誉有所下降。美国在中东地区实施战略收缩,其留下的权力真空被各种势力填补,这进一步加剧了地区动荡,进而动摇美国的地位。二是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使得中东地区面临的威胁不断增大。美伊关系日趋紧张且对抗持续升级,严重影响美国战略东移。伊朗以部分不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作为回应,加快核技术的发展步伐,日益逼近“拥核”门槛,美国的紧迫感骤然上升。伊核问题导致中东地区核扩散形势日益严峻,沙特、土耳其、阿联酋、埃及等国也纷纷加快了核技术的发展步伐。三是地区“民主化”进程和“人权”状况出现“倒退”,人道主义危机严重。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的政策以及美国地区盟友的“独裁化”趋向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并对西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产生威胁。四是中东地区冲突不断,“无休止的战争”牵扯了美国大量的精力、人力和资源,使得美国始终难以摆脱中东泥潭,进而迟滞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拜登明确指出,“在无法取胜的冲突中固守根基,只会削弱我们在其他需要我们关注的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的能力,也会阻碍我们运用重建美国力量的其他工具。”

基于对中东地区挑战的基本认识,拜登政府明确了中东政策的基本目标:纠正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恢复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领导地位和信誉;结束中东战争;确保核不扩散,重新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捍卫“民主”和“人权”;维护地区盟友的安全。围绕这些目标,拜登政府中东政策将主要从三个方面展开:一是结束战争。拜登多次明确指出要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只保留少部分兵力用于反恐,同时提出了结束也门战争的新任务。二是聚焦伊核问题,与伊朗重新谈判,以达成新的伊核协议。三是推行价值观外交。以下围绕具体地区问题来分析拜登政府的政策趋向。

一是伊朗问题是拜登政府中东政策的重中之重。奥巴马政府将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视为最大外交成就,特朗普政府则称之为“史上最糟糕的协议”并退出该协议,同时恢复和加强了对伊制裁。对拜登政府而言,伊朗问题具有多重意义,不仅事关核扩散和美国全球战略调整,而且关乎美国国际形象,还涉及奥巴马政府的外交遗产以及美国国内两党政治斗争。拜登政府多次明确提出,如果伊朗遵守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美国将重返该协议;宣布允许伊朗动用在韩国的资产缴纳联合国会费;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伊朗贷款助其缓解新冠肺炎疫情。目前看,美国重返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仍存在诸多障碍:美伊两国为谋取谈判筹码相互较劲、加大对抗,谁也不肯率先让步;美国不仅未首先解除部分制裁释放善意,反而提出新条件,希望达成新的伊核协议,而不是简单重返旧协议;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以色列和沙特强烈反对拜登政府的伊朗政策,反对美国重返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要求将弹道导弹和所谓伊朗破坏地区稳定两大议题纳入谈判。为威逼拜登政府并恫吓伊朗,以色列还释放出军事打击伊核设施的强硬信号。

二是在也门问题上以结束战争为主要目标,缓解也门的人道主义危机。近年来,也门战争在美国国内的关注度日益提升,主要归于四个因素:沙特发动也门战争事先未与美国协商;战争造成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和大量平民死伤,酿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战争导致也门陷入长期动荡,恐怖主义势力抬头,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关系过于亲密。拜登以及民主党人一直对沙特主导的也门战争持批评态度,指责特朗普政府支持沙特的军事行动,呼吁结束也门战争,停止对沙特军售。拜登在上任后的首次重要外交政策讲话中明确提出要结束也门战争,强调战争造成了“人道主义和战略灾难”。拜登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措施以推动结束战争,包括支持联合国领导的停火以及恢复和谈的倡议 ;任命职业外交官蒂姆·伦德金为也门事务特使,推动外交解决也门问题;撤销特朗普政府对胡塞武装的“恐怖组织”认定;要求交战各方停止侵犯平民的行为;宣布停止对沙特在也门进攻性军事行动的支持;暂时叫停对沙特和阿联酋的军售;宣布新增1.91亿美元人道主义援助,使2021年美国对也门的援助达到3.5亿美元。

三是推行价值观外交,关注“民主”与“人权”问题。拜登政府将“民主”“人权”问题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与奥巴马、特朗普两届政府有着明显不同。针对“民主”在全球范围内“退却”,拜登发誓将采取一系列步骤来“纠正”外交政策,把“民主”价值观与外交领导力更好地结合起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更被视为奉行自由主义的国际干预派,在“民主”和“人权”问题上十分强硬。拜登和布林肯多次发声批评伊朗、埃及、沙特和土耳其等国的民主人权政策。2019年12月,拜登指责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独裁者”,甚至呼吁“支持土耳其反对派领导层通过选举击败埃尔多安”。2020年7月,拜登发推特批评埃及政府“逮捕、拷打、驱逐人权活动分子或威胁他们的家人是不可接受的”,声称“再也不能对特朗普‘最喜爱的独裁者’开空白支票了”。2020年10月,布林肯称拜登政府计划对美国和沙特关系“进行战略评估”,“以确保这一关系真正推进了我们的利益,符合我们的价值观”。

拜登上任后,在“民主”“人权”问题上向中东地区国家发出了一系列强硬信号:宣布结束对也门战争的支持;公布被特朗普一直扣押的卡舒吉遇害案调查报告,指控沙特王储是责任人并对沙特实施制裁;批评土耳其政府镇压博斯普鲁斯大学抗议活动;在与土耳其、埃及、沙特等国领导人和外长通话时强调“民主”“人权”问题的重要性,并要求对方改变政策。布林肯和沙利文在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和土耳其总统首席顾问卡林通话时表达了拜登政府对支持民主制度和法治的广泛承诺以及民主体制、包容性治理和尊重“人权”的重要性。布林肯在与埃及外长舒克里通话时指出,“人权”问题是美埃关系的“中心问题”。拜登政府对沙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立场更为强硬。拜登致电沙特国王萨勒曼时强调了“美国对普世人权和法治的重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称,美方已向沙特领导人明确指出,“人权”问题会破坏美沙关系和两国间合作。美国公布卡舒吉案旨在“重新校准”美沙关系,确保此类犯罪不再发生,并使两国关系在“正确基础”之上实现可持续发展。美国强调将督促沙特继续改革,释放“人权”分子。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