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俊蕾:追求技术与叙事的真正合体
2021年04月03日  |  来源:中国艺术报  |  阅读量:3478

       二

       从2016年贺岁档的《小门神》开始,追光动画就开始探索一条古风审美与现代化体感相结合的新技术道路。2017年以文人茶宠为主题的《阿唐奇遇》、2019年旨在为白蛇传说追根溯源的前传式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在不同程度上加入了带有未来科幻意味的“机械金属”画风。而在2021年终于成功进军春节档的《新神榜:哪吒重生》中,影片主题曲《如此大世界》采用爵士曲式,由哪吒转世化身而来的主角李云祥则被塑造为蒸气感十足的赛车迷。

       和很多古风作品摆脱不了日漫风格的潜在影响不同,追光动画的技术追求在业界早有公论。《新神榜:哪吒重生》进一步刷新了数字动画技术在传统经典改编方面的视觉可能,同时开启了新的思考维度,思考在创作水准达到了技术精良与制作精致之后,可以在哪些方面持续发力,重启东方古风的审美路径,让东方古装与奇幻类型的叙事结合解锁新的图像领域,重获市场青睐的视听魅力值。此次《新神榜:哪吒重生》在技术使用上的亮眼表现主要集中在建模绘景与人物造型的虚实呼应之间。

       片中的东海市数字建模具有显而易见的辨识度。弄堂街景与中国电影开端时期的上海市景高度还原,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们甚至能从街头报童的造型上依稀认出流浪儿三毛的原来模样。除了市民聚集居住的市区之外,《新神榜:哪吒重生》还不遗余力地搭建出多种地形地貌:作为练功基地的车辆改装厂埋藏着水帘洞的部分特征,洞天福地、流水潺潺、飘忽飘渺的仙境绘景也时时传达着“斗战胜佛”隐匿面具后的曲折心旅;依山建造的医院,一半取自高山大佛摩崖石刻,另一半又像掳掠自然资源与人口福利的海上油气田。两处战场空间分别是陆上场景的山地无人区和突出水景效果的深海龙宫内外。既然是哪吒与龙王的世代恩仇,水景就是故事中绕不开的特效渲染。动画片《新神榜:哪吒重生》所使用的特效镜头,有一半以上用来制作水景效果,模拟海水质感的流体特效制作要耗费庞大的工作量。东海市遭到海啸威胁的特效画面与动画经典《哪吒闹海》中水淹陈塘关的古老传说形成意义丰富的互文关联,帮助观众们更加顺畅地融入哪吒重生的现代化讲述。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技术团队也是完成《白蛇·缘起》的原班人马,格外重视细节实践,也力图将技术使用更恰切地嵌合在叙事内部。例如,同为使用频率超高的碎裂/聚合技术,在《侍神令》中仅仅被用来表现雪女做法时的冰刺出击,动作回合只是单向度的一击即止,而在《新神榜:哪吒重生》中,碎裂/聚合技术被创造性地使用在哪吒法宝之一混天绫的功能表现上。首先,在李云祥未能获得哪吒元神附体的意识懵懂阶段,混天绫被东海龙王据为己有,缚住江河湖水的淡水龙王们帮自己冶炼龙珠。这合理地解释了东海市水资源匮乏的原因,也为抗恶除暴的正义冲动预备下充分的公理逻辑,进而为哪吒元神的觉醒做足情绪准备。接着,李云祥单身赴险,在不知道具有超强战斗力的哪吒元神会不会加入战斗的情况下,勇敢迎战,决绝地跳下深渊。这个阶段中的混天绫因为交战双方的实力相差悬殊而碎裂成无数断片,灵力消散,造成海平面高涨、海啸来袭的危险绝境。此时的叙事僵局借助技术的灵动变化获得了新的进展可能。昏迷中的少年战士魂灵出窍,终于与哪吒元神合为一体。人神合体之后,战斗值飞升;碎裂成片的混天绫也自动续接恢复,完成整体聚合后冲天而起,带动故事进入新一轮动作展现,并指向哪吒重生后的新一种结局可能。

       通过比较《侍神令》和《新神榜:哪吒重生》的视觉技术表现,目的在于重新反思作为电影类型的古装奇幻影片如何焕发新的审美生机,技术与叙事的真正合体或许是有效的重启路径之一。

1 2
回到顶部